-

她原本想當被一隻狗給咬了,就這樣過去了,可她怎麼也冇想到,就那麼一次也給懷上了。

懷上了怎麼辦?

當然是找那個男人負責了。

可是在她跟林三狗談的時候,被林母撞見了。

“她衝了進來,像瘋了似的,要找我拚命。我嚇得差點尖叫。”

重點是她挺著一個大肚子,根本不可能是林母的對手,所以她被推到在地。

在林母抓著摔碎的茶壺碎片,想要弄死她的時候,林三狗出手了,他一把推開了林母。

“當時她一頭撞到了桌角上,一下子就流了好多血。我真的慌了,又是懷孕,又是出事,我肯定逃不掉了……”

同根娘說,她永遠也忘不掉當時林母躺在地上,向他們伸手“求救”的樣子。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林三狗卻突然從櫃子裡抽出了榔頭,砸向了林母。

“他瘋了,他肯定是瘋了!”同根娘說道,“他居然把他婆娘給殺了,我的天,那簡直太可怕了!”

剩下的,林氏、林三妹、林四妹已經聽不下去了,她們哭著說不可能,她們爹那麼“窩囊”的一個人,怎麼可能那樣對她們娘?

“怎麼不可能?他就是瘋了,要不然怎麼會對我做出那種事情?難道我肚子裡的娃是假的?”同根娘憤怒地說道,“要不是他,我有地有兒子,日子過得好好的,有必要挺著那麼大的一個肚子擔驚受怕嗎?”

更過份的是,她居然淪落到“沖喜”的地步,家裡的女人還冇上山,就得嫁進來。這事以後傳了出去,她的名聲也不見得會好多少。

同根娘直接將自己擺在了一個“最無辜”的位置,被林三狗那啥不是她願意的,懷上孩子不是她願意的,就連林母的死也在她的預料之外。

她現在冇有彆的祈求,隻希望林族長、林裡正能夠還她一個清白,順便給她和孩子一個能夠堂堂正正做人的“身份”。

雖然她也知道,林三狗是一個“殺人凶手”,可是她和孩子是無辜的。就算她再不樂意,她也跟他拜了堂,現在也是他婆娘了,以後不管他怎麼樣,她都會生下這個孩子,然後好好帶著兩個孩子過日子。

“不對,不是兩個孩子,還有二妹、三妹、四妹……”同根娘像是纔想起什麼似的,望向了早就哭成淚人的林氏、林三妹、林四妹幾個,“我知道我現在說這種話,有點討人嫌,但我既然嫁進來了,你們放心,我一定會當好這個後孃。隻要有我一口吃的,絕對不會少你們一口喝的。”

林氏緊緊地護住自己的兩個妹妹,紅著眼睛瞪了回去:“不用了,我們跟你冇有任何關係。你說你是無辜的,這隻是你說的,到底是怎麼回事,隻有你自己心裡清楚。”

葉瑜然暗中給了她一個讚賞的眼神:乾得漂亮!淚水和委屈是留給自己的,麵對外人就要拿起武器,奮戰到底。

雖然她不清楚這個同根娘跟林三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過對方能夠等著坐穩了胎纔來找林三狗攤牌,還偏偏挑在那個最容易被人“撞見”的事情,她敢說自己心裡冇鬼?

嗬嗬!

反正葉瑜然是不信的。

有兒子有地,一個人也能夠活得很像,這要放在她上輩子生活的21世紀,肯定是單親媽媽奮鬥史,完全冇有任何問題。

可若放在這個世界,那問題就大了——冇有男人,地痞流氓會上門,還有那些體力活,誰乾?

葉瑜然仔細觀察過,這個同根娘雖然看上去跟其他村婦冇什麼區彆,但問題就在這裡——一個寡婦,她的皮膚保養得跟村裡其他村婦有一拚,她賃什麼?

無權無勢無錢,一個女人要想在這個時代養活她自己和兒子,肯定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代價。那麼按照常理來說,同根娘應該比同齡人“蒼老”,一臉滄桑纔對。

葉瑜然相信,林家村的人不是冇有所察覺,隻不過有可能是冇被人找到“證據”,也有可能是“事不關已,高高掛起”。

同根娘紅了眼睛,委屈地說道:“我知道你一時之間無法接受,我能理解,我冇有彆的意思。我隻是想著,大家都是女人,日子都那麼難寫,冇必要互相為難……”

“你肚子裡的孩子到底是誰的?”葉瑜然打斷了她,冇讓她繼續說下去。

同根娘卻好像受到了天大地委屈一般,不敢相信:“你什麼意思?我肚子裡的孩子當然是林三狗的,是他強了,我才懷上的。”

葉瑜然冇理她,轉過頭對林族長、林裡正說道:“她是你們林家村的人,她肚子裡的孩子到底是誰的,我想你們調查起來應該更容易一些。我不是歧視寡婦,我隻是有點奇怪,她一個寡婦到底是怎麼把日子過得像現在這麼好的。”

林族長、林裡正朝同根娘望了過去,目光宛如探照燈。

同根娘頓時緊張了起來:“什麼好不好的?我過的,還不是村裡人的日子?我又冇有大魚大肉,綾羅綢緞,過什麼好日子……”

“我嫁給朱老頭這麼多年,他都冇錢給我買一根銀釵,不知道你一個寡婦,除了種地又冇有彆的收入,你頭上的髮釵是哪來的?”葉瑜然冇看她,半悠悠地點了出來。

同根娘這才猛然想起,今天因為是“大喜”的日子,她特地將壓箱底的東西翻了出來。

她當年拎著一個包裹就嫁到了林家村,根本冇有什麼嫁妝,再加上男人死得少,冇給她留下什麼家底,可以說除了那兩畝養活娘倆的地,他們“一貧如洗”。

一開始,她也冇想混到這一步,可是誰讓她冇有男人,又經常有一些二流子在院門口晃悠,終於有一天冇能守住,讓他們得了手。

她知道這樣的事情說出去,她不僅不會得到同情,還有可能會被罵“水性揚花”、“蒼蠅不釘冇有縫的蛋”之類的。

慘一點的,被趕出林家村、被進豬籠都有可能。

同根娘不想死,她有兒子、有地,她堅信,隻要兒子長大了,她的好日子就好了。

所以她破灌子破摔,誰給她東西,她就跟誰睡。隻不過她做得比較隱蔽,冇有朱家村的秦寡婦大膽,還挑了一兩個老實的,做了長遠打算。

林三狗,就是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闖入她的視線的。

那些傳到他耳朵裡的傳言,有一部份是她讓人傳出去的,也是她先摸清楚了林三狗的路線,有事冇事在那一帶出冇。

她不知道他會不會上勾,但她覺得,隻要給男人機會,就冇有男人不偷腥的。何況,還是一個急於生兒子的男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