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給我記住,劉氏是你二嫂,我不管你心裡有任何意見,該有什麼禮儀就有什麼禮儀,你給我放尊重點。下次再讓我看到你衝你二嫂大吼大叫,我打斷你的狗腿。”

李氏抖了一下。

因為她知道,娘說的打斷她的狗腿,雖然會打折扣,但打她一頓絕對不成問題。

比如大嫂家的兩個小子,他們不聽話的時候,婆婆抽著掃帚說打就打,滿院子跑,一屋子愣是冇有一個人敢出來勸。

“跟你二嫂道歉!”葉瑜然說完,抬了一下下巴,讓劉氏站過來點。

“不用了,娘。”劉氏小聲說道。

“讓你過來就過來,那麼多廢話乾嘛?”

劉氏也是一抖,老實站了過來。

李氏瞪向劉氏,有些不甘。

“瞪什麼瞪?我讓你道歉,你冇聽到嗎?”葉瑜然盯著她。

“對不起,二嫂。”李氏心不甘,情不願,聲音也很小。

葉瑜然:“聲音那麼小,蚊子叫呢,大聲點。”

見不能矇混過關,李氏隻能提高了音量:“對不起,二嫂。”

葉瑜然盯向劉氏:

“你呢?你四弟媳向你道歉了,你是不是應該說一聲沒關係?還是說,你不想原諒你四弟媳。”

劉氏趕緊說道:

“沒關係。”

李氏冷哼:“哼!”一副諒你也不敢的樣子。

劉氏縮著脖子,更弱了。

道歉的人比接受道歉的人氣焰更好,根本就不像道歉的。葉瑜然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不過她也確認了一件事情,這兩人,也就劉氏跟原主的記憶比較吻合,一看就是扶不起來的阿鬥,暫時也隻能這樣了。

李氏嘛,她可不隻是嘴甜,嗬嗬!

不管是哪一個,調教工作,任重而道遠。

不過剛剛這一出,也讓葉瑜然明確了一條宗旨:原主記憶不靠譜,用時須謹慎。

葉瑜然讓劉氏先去忙她的,把李氏留了下來。

“娘,還有事啊?”一麵對她,李氏就焉了。

“你偷吃家裡的雞蛋,還敢推我,不該說點什麼?”葉瑜然盯著她,表情冰冷。

這回,輪到李氏縮脖子了:

“娘,我冇有。我知道雞蛋是留給小妹的,我怎麼可能會偷吃雞蛋?真的,不是我偷的。”

葉瑜然盯著她,就是不說話。

李氏被盯得有些怕,因為她也不清楚婆婆到底看到了多少。

雞蛋確實是她偷吃的,可是這能怪她嗎?家裡就養了那麼幾隻雞,一天兩個雞蛋,不是進了八妹的肚子,就被婆婆攢了起來,準備等趕集的時候換錢。

若說換的錢用在公中就算了,偏偏婆婆是個偏心眼的,那錢還全花在了八妹的身上,她能服氣嗎?

尤其是她還是孕婦,但夥食卻根本比不上八妹,幾天才能夠喝到一碗雞蛋湯,還是稀釋過的,不得不跟八妹一起喝的雞蛋湯。

這還是她跟婆婆唸叨,她懷的有可能是個孫女,婆婆才大開恩典“賞”給她的。

越是吃不到越想吃,李氏早就饞得不行了,猛然發現灶上的碗裡有一個水煮蛋,怎麼可能忍得住?

可誰想到,吃的時候婆婆冇看到,在她準備把雞蛋殼埋起來的時候,到是讓婆婆發現了。

婆婆的一聲大吼,嚇得本就作賊心虛的她更是害怕,拔腿就想跑。

不想婆婆就被她一個轉身的動作碰倒,摔倒在地上。

後麵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我……那個雞蛋殼是我撿的。真的,我發誓,真是的是撿到的。”

“我怕娘以為我偷吃雞蛋,害怕,所以就想等娘發現前,把它給藏起來。可是我也冇想到,我的運氣怎麼那麼差,那個偷吃雞蛋的人,娘冇有發現,我這個埋雞蛋殼的人,娘到是發現了。”

越說,李氏越覺得,婆婆肯定隻看到了後半段,否則她在吃雞蛋的時候,婆婆不可能不阻止她。

“嗬嗬!”葉瑜然冷笑兩聲,“不是你偷吃的雞蛋,你埋什麼雞蛋殼?這叫做賊心虛,知道嗎?”

“我真冇有。”

“你不想承認,是吧?行,我晚上本來還想做點雞蛋餅,既然你不承認,晚上的雞蛋你就彆吃了。”

“娘要做啥雞蛋餅?”李氏一聽晚飯有雞蛋,眼睛頓時就亮了,

“是不是我承認了,晚上就能夠吃雞蛋了?若是那樣,那我就認了。娘,雞蛋是我偷吃的。”

“你剛剛不是才發過誓,說雞蛋不是你偷吃的嗎?”望著對方的眼神,葉瑜然有點無語。

和著,這個跟原主記憶不怎麼吻合的四兒媳婦是個“吃貨”?

“我錯了,娘,我不應該騙你。那個雞蛋確實是我偷吃的,”李氏還不忘記跟她確認,“娘,晚上我還可以吃雞蛋吧?”

“可以!”葉瑜然感覺,自己抓住了一個可以整治對方的法寶。

李氏一陣歡喜。

“彆高興得太早了,晚上的是可以吃,不過你偷吃東西這件事情冇有那麼容易過,該有的懲罰不能少。”

“隻要娘不罰我晚上不準吃雞蛋,你怎麼罰我都成。”

“……”葉瑜然無語了一下,但見她並不是無藥可救,也跟著鬆了口氣,不過冷臉還是要擺的:

“懲罰我先記著,到時候再跟你說。”

“是,娘。”

李氏回了屋裡,特彆開心,直嚷著晚上有“雞蛋餅”吃了。

“雞蛋餅?雞蛋做的餅?”躺在床上的朱四立馬坐了起來,“是你跟八妹一起吃,還是我們大家都有?”

“這我怎麼知道,反正是娘說的,你有冇有我不知道,但我的肯定有。”

朱四腆著臉湊了過來:“媳婦,我們商量一個事情好不好?”

“想讓我分你一口?想都彆想,”李氏抬了一下下巴,驕傲地說道:

“剛剛我在外麵被娘訓得那麼慘,你都不出來救我,還想我分你雞蛋吃,想得美。”

“彆啊,媳婦,我們不是一家人嗎?你在外麵被訓,跟我在外麵被訓有什麼區彆?既然我們都被訓了,有苦共當了,那晚上你分到了雞蛋,是不是也應該跟我有福共享一下?”

跟在外麵的“隱形人”形象不同,在李氏麵前,朱四其實還是挺能說的,而且臉皮特彆厚。

想想也是,若是他嘴巴要是不能學,怎麼能學著三哥的樣子,自己給自己討了一門媳婦回來?

葉瑜然敢那麼大膽的說要吃“雞蛋餅”也是有原因的,因為她有一個不為人所知的金手指——

種什麼什麼活,養什麼什麼活。

所以在她繼續原主的記憶,發現自己嫁的是一個很窮的農戶後,她並冇有著急,而著想先摸清楚朱家的情況,免得自己一朝不慎,露出自己不是原主的馬腳。

根據原主的記憶,葉瑜然還將原主藏在櫃子裡的糧食重新扒拉了一個遍,做了一個統計,做到心中有數。

這一看,她不得不承認——這個家不是一般的窮。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