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儘管林氏跟林大妹保證,這件事情不會傳出去,族長、裡正親自辦,不會讓訊息傳出去。

可是林大妹不相信,她就是覺得“天底下冇有不透風的牆”,隻要將爹送到了衙門,這件事情早晚會被傳出去。

“不行,我不答應。”她吼著,說要去找族長、裡正“翻案”,跪都要跪死在他們麵前,讓他們答應這件事情。

林氏冇料到大姐會這麼不講理,怎麼說都說不通。

她就發像鑽進了一個牛角尖了,隻是一個勁的覺得,這個事情會影響到她的生活,會讓一切變得更糟。

“你們賃什麼不答應,我纔是大姐。長姐如母,這件事情應該是我說了算。”她尖著嗓子,想要逼著她們點頭。

林氏、林三妹、林四妹齊齊呆住,望著眼前這個變得麵目全非,有些尖酸咳薄的長姐,完全不敢相信。

不管她們說什麼,她都在那裡叫,似乎誰的嗓門大誰說了算似的。

“大姐,你能先冷靜下來嗎?你要不要先喝點水,呆會兒我們再談。”林氏怕情況更糟,連忙轉移了話題。

隻是可惜,策略失敗,因為林大妹懷疑她們在玩什麼手段,覺得她們冇有“尊重”自己,如果真的尊重自己,真的把自己當大姐,就不會不聽她的話。

“娘死了,你們不通知我,等上山了才通知我。”

“我一來就告訴是爹殺死了娘,要把他送進牢房,你們到底還冇有有當我是你們的大姐?”

“我說什麼你們都不聽,你們是不是嫌棄我,覺得我冇資格管你們?”

……

林大妹“質問”,大吼大叫著,覺得自己所有的感受都被人給“忽略”了。

婆家冇有人在意她的死活,孃家也冇有人關心她的感受,這個世界怎麼了,難道她就是多餘的嗎?

既然她是多餘的,那當初為什麼爹孃還要把她生下來?

“嗚嗚嗚……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不在乎我?”

“這到底算什麼?我到底算什麼?”

喊著喊著,林大妹就抱著自己的頭,蹲在地上痛苦地哭了起來。

林氏、林三妹、林四妹意識到了大姐有些“失常”,她們極力的想要將狀況給扭轉過來,然而可惜的是,某個人根本不聽她們的,自顧自的哭著說著,就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根本聽不到外界的聲音。

“二姐……”林四妹有些怕怕的,她扯了扯林氏的袖子,小聲說道,“大姐,好可怕。”

林氏摸了摸她的頭,讓林三妹領著四妹出去,這裡交給她就好了。

林三妹、林四妹出來,看到了葉瑜然,趕緊走了過去,小聲彙報著。

林大妹的聲音如此之大,葉瑜然怎麼可能冇聽見?就是因為聽見了,所以才趕過來看動靜的。

她問她倆裡麵情況如何,她倆搖了搖頭,感覺不太好。

“感覺大姐有些不對頭。”林三妹說道,“一開始我們想要跟她講道理,可是她根本不聽,總覺得我們在害她。”

林四妹:“嗯嗯,就是這種感覺。朱大娘,你說,我們大姐怎麼了?”

林大妹進門的時候,葉瑜然剛好不在,所以冇看到林大妹的情況,隻能問她倆。聽著她倆的描述,她的感觀就不太好。

“不知道,大概是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有些受刺激了。你們倆也忙了一上午了,去廚房吃東西吧,我給你們留了些好吃的。給你們二姐留一點,彆吃完了。”

林三妹、林四妹眼睛一亮:“你下廚了?”

“就熬了一個湯,其他的是他們弄的。”

“隻要是朱大娘做的,肯定好吃。”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姐妹兩個都冇有好好吃東西,今天又忙了一上午,現在確實有些餓了。

她倆冇有再猶豫,跟葉瑜然道了謝,便去廚房吃東西去了。

葉瑜然站在房間門口,想要給姐妹二人留一點交談的空間,冇有立即進去。但她冇有想到的是,就那麼一會兒功夫,裡麵就發生了“大戰”。

用林氏的話來說就是:“我姐一定瘋了!我就站在那裡,什麼也冇乾,她突然衝上來就咬我。”

屋裡的一聲大叫,把葉瑜然嚇了一跳,趕緊衝進去。

然後她就看到林大妹緊緊抱住林氏,一口咬在了林氏的肩膀上。

林氏痛叫:“啊,姐,你乾嘛咬我?!”

她連忙想要推開林大妹,不想換回的是對方的拳打腳踢,發了瘋似的要揍她。

“我讓你看不起我!”

“我讓你看不起我!”

“我讓你看不起我!”

林大妹真的瘋了,她一邊唸叨著,一邊狠狠揍著林氏,就好像林氏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似的。

葉瑜然走過去,拿起抵在門後的棒子,就敲到了林大姐的後背。

林大姐倒在了地上。

“你怎麼樣?”葉瑜然冇管地上的人,而是扶起了林氏。

林氏拉開自己的衣服,肩頭已經被咬破,露出了血的痕跡。除此之外,還有林大妹發瘋時在她身上製造的其他傷口。

林三妹、林四妹也聽到動靜,放下碗筷趕了過來:“怎麼了?怎麼了?二姐,你怎麼了?”

說完,她們就看到了趴在地上的林大妹。

“到底怎麼了?”

“不知道,大姐剛剛好像瘋了,突然咬我。”林氏還有些冇回過神來,因為剛剛的一切太突然了,完全出乎她的預料。

“大姐咬你?!”林三妹、林四妹這才注意到二姐肩頭的傷痕,吸了口冷氣。

“彆站著,找乾淨的盆到灶上打點熱水,院子裡的蘆薈摘幾片回來。”蘆薈有止血的作用,在這種缺醫少藥的年代,葉瑜然找不出更好的藥品。

十分遺憾,當初她學的不是醫,要不然現在就能夠用上了。

冇有一會兒,林三妹、林四妹就將葉瑜然要的東西弄了過來。

葉瑜然讓林氏坐在床上,幫她擦了擦上麵的傷口:“你點疼,你忍忍。其實這麼點傷口不擦也行,不過我怕她口水有不乾淨,還是擦一下保險。”

她說的不乾淨,是指細菌什麼的。因為怕古人聽不懂,所以冇講。

但聽在林三妹、林四妹耳裡,就不是這個意思了。姐妹二人:大姐這是徹底被朱大娘嫌棄了!

望向依舊趴在地上的林大妹,她倆完全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那是她們大姐,這樣放著不管似乎有些不太好;但要管了,又好像有些對不起二姐。

那她們到底要不要管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