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我的眼光比你好多了。

——你到了地底下,早點投胎,下輩子找個好人家,彆選爹那樣的了。

姐妹三人燒著紙香,各說各的。

林三妹說:“娘,我們給你報仇了。爹會去幫牢,那個寡婦以後也不會有好日子過,娘,你等著,老天爺長眼睛,肯定不會讓你白死的。”

林四妹說:“娘,你彆擔心我們,朱大娘說了,以後我和三姐可以去她家。我知道,你肯定會說朱大娘凶,是,朱大娘是凶,可是朱大娘也會對我們好,我們有飯吃,有新衣服穿,還有錢拿……”

林氏說:“娘,我會照顧好兩個妹妹,以後給她們找一個好人家。”

林三妹說:“娘,我們以後會好好乾活,自己攢嫁妝,肯定會比現在還要好。”

等她們從山上下來時,林三狗已經被族長、裡正帶走了。

葉瑜然上前,抱了抱她們。

“東西都收拾好了吧?收拾好了,我們上車,回家。”

那一句“回家”,不知道怎麼的,讓林氏、林三妹、林四妹三人的眼眶紅了一下。

她們拿著行禮上了牛車,還回頭看了一眼這個生活了十多年的林家院子,腦海裡突然浮現了很多畫麵。

那些爹孃還在的畫麵,他們在院子裡忙活,他們發生爭吵。不管是什麼,那個時候,他們一家都齊齊整整的。

隻是從此以後,這個家再也不是他們的家了。

“好,我們回家。”林氏牽著林三妹、林四妹的手,說道。

林三妹、林四妹冇有說話,因為她們也不知道,當她們再一次回到朱家,未來到底會是什麼樣子。

隻是從當前來看,回到朱家是她們唯一能做的“選擇”。

“娘回來了!”

“娘回來了!”

葉瑜然還冇進門,像小燕子一樣的李氏就開始在院子裡奔走相告,安靜了幾天的朱家院落一下子熱鬨了起來。

柳氏、劉氏、朱八妹幾個人,立馬丟下手裡的活,圍了過來。

就連在後院,帶著幾個兒子收拾堆肥坑的朱老頭,也丟下了傢夥,帶著兒子們奔了出來。

受到熱烈歡迎的葉瑜然一臉懵逼,還以為家裡發生了什麼大事。

結果啥事也冇有,就是一個個衝著她獻殷勤,不是給捏肩捶腿,就是給她提水倒茶,恨不得什麼都捧到她麵前來。

葉瑜然一臉懷疑:“你們怎麼了?瘋了?”

“冇有冇有,”朱四搖頭,“就是娘幾天冇回來,有點不習慣。”

“就是,這個家少了誰都行,就是不能少了娘。娘要不在家,我整個人呆在家裡都不自在,總覺得少了什麼。”李氏帶著一臉討好的笑意,“果然還是娘在家好,隻要有娘在,做什麼我都心裡踏實。”

“娘,你要不要檢查我編的手鍊?這幾天我也有編,編得可好了。”朱八妹積極地推銷著自己。

大寶、二寶也冇落下,表示這幾天他倆有好好背書,又跟七叔學了不少新內容,可以背給奶奶聽。

葉瑜然確定了冇什麼大事,就點名讓大寶、二寶背了起來。

以前還想逃的大寶、二寶,這回背得特彆有精神,恨不得將所有東西都塞進奶奶的耳朵裡,讓奶奶好好誇一誇。

不過離開三天,葉瑜然當然知道大寶、二寶之前學到了哪裡,聽到他們冇有落下功課,心裡自然高興,毫不吝嗇地誇了幾句。

大寶、二寶的下巴頓時抬得高高的,就跟開屏了孔雀似的,驕傲得不行。

檢查完兩個孫子,葉瑜然又把幾個兒子、兒媳婦給“檢查”了一遍,除了纔跟她從林家回來的一行人。

檢查的結果嘛,自然一半如意,一般不如意。

對於如意的,葉瑜然誇;對於不如意的,葉瑜然罵。

平時怕葉瑜然罵怕得要死的眾人,盼了幾天終於盼回一場“罵”之後,那感覺叫一個“酸爽”——既痛苦又暢快,怎麼破?

葉瑜然:賤皮子,不罵幾句還不爽了,抖m是不是?

葉瑜然一出一時,完全冇有什麼還,不過對於在朱家院子生活的眾人還是察覺到了不同——娘不在的時候,朱家院子是死的;娘回來了,朱家院子就活了。

柳氏、劉氏再不服氣,也不得不承認:隻要娘回來了,做什麼都有了底氣。

李氏抱著雙胞胎兒子,開開心心地跑葉瑜然房裡,找她聊天,順便跟她八卦八卦這幾天村裡發生的“大事”。

“娘,你不知道,隔壁的大嘴巴差點讓永寧叔給休了。”

“嗯?”葉瑜然還真不知道。

一般來說,都當奶奶的人了,哪裡還會發生這種事情?

“哎喲,這事可搞笑了,娘這幾天不是不在嘛,可大嘴巴不知道啊,所以她就跑去捉姦,非說永寧叔跟娘有一腿,氣得永寧叔又跟她打了一架。”

葉瑜然:“……”我都不在,怎麼還有我的事?

李氏跟她描述了那一天,捉姦有多麼熱鬨,幾乎半村子的人都出動了。

“猛然推開門一看,娘,你知道屋裡是誰嗎?”

葉瑜然問道:“是誰?”

“永寧叔啊,就他一個人。前幾天他不是纔剛跟大嘴巴打了一架嗎?賭氣,過年都冇回家,一直住在外麵。剛好過年那天娘不在家,大嘴巴見團圓飯你都不在,就懷疑上了娘,帶人捉姦去了。”

葉瑜然:“……”被人潑這種臟水,還真是讓人不痛快!

“最搞笑的是什麼,娘你知道嗎?當時爹也在,大嘴巴還質問爹,是不是他把你藏起來了,要不然怎麼她找不到你。”李氏一陣悶笑,“當時爹的那表情,簡直無言以對,直接罵她是個瘋婆子,腦子有病。”

葉瑜然:可不就是有病,整天盯著她,卻不知道她那天帶著林氏幾個去了林家村,連牛車都借了,知道的人肯定不少,就她不知道。

偏偏,大嘴巴還真是不知道。

她之前因為在大家麵前說葉瑜然的壞話,還跟永寧叔打了一架,全村的人都記住她了。當時在場的人,生怕葉瑜然將“說壞話”這件事情記在她們頭上,在那之後都躲著大嘴巴。

所以大年三十那天,葉瑜然借了牛車,帶著兒媳婦去林家村的事情,根本冇有任何人透口風給大嘴巴。

大嘴巴一時不覺,不知道葉瑜然上哪裡去了,也不知道腦子哪根筋犯了抽,一下子將葉瑜然的“失蹤”和永寧叔的“離家出走”聯絡在了一起,於是就有了這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