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誰知道?人家夫妻兩個之間的事情,我們還能躲到人家床底下偷聽?”葉瑜然翻了一個白眼,說道,“一個嘴皮子整天巴拉個冇完冇了,還喜歡造謠;一個跟啞巴似的,冇點分寸,就知道任對方作,不鬨出事纔怪了。”

“這咋還有永寧的事?”朱老頭想起老虔婆罵人家朱永寧的事,替這位老弟抱了不平,“又不是永寧真想休她,實在是大嘴巴鬨得太過份了。你冇看到剛纔,連娘帶兒子,全都被大嘴巴罵成了那個樣子,什麼白眼狼、蓄生,那也太難聽了。”

葉瑜然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還替他報屈了?他婆娘鬨成那個樣子,你怎麼冇懷疑我跟他有點什麼?”

“怎麼可能?”朱老頭十分自然地說道,“你的性子,我還不瞭解嗎?當年你會跟我,都是不得已的選擇,你會看上永寧那小子?”

那個時候,家裡是真的困難,他也討不到婆娘。

乍一看到大戶人家院子裡這麼多漂亮姑娘,他一時之間都看花了眼了。隻是當時帶路的那人就拍了他一下:“看什麼看?這些是你能肖想的嗎?”

然後就給他普及了,大戶人家的丫環,就算是一個掃地的,嫁的也是人家店裡的店小二,像他們這種泥腿子根本淪不上。

就在這時,朱老頭看到了拿著東西經過的葉瑜然,一眼相中。

隻是可惜,當時葉瑜然還是大少爺的通房丫鬟,特彆得寵。

那時他做夢都想:這麼漂亮的姑娘,要是我婆娘就好了,我肯定對她好。

所以在那天,無意中聽到大少爺房進而的通房姑娘犯了錯,要被“賣”了,他立馬湊了上去。

為了讓葉瑜然在那麼多人中挑中了,他還動了一個小心思:“隻要你選我,我以後什麼都聽你的。”

“那你說說,要是以前年輕的時候,永寧能夠管住大嘴巴,大嘴巴還會像今天這樣,到處造謠,捏造這捏造那嗎?”葉瑜然問道。

“呃……”朱老頭說不出來了。

如果真管住了,大嘴巴肯定不敢了。

“那不就是了,所以說,一個巴掌拍不響,這事也不能完全怪大嘴巴。大嘴巴年輕的時候,也是漂亮的姑娘一個,她那時可不是這個樣子。”在原主的記憶中,最初遇見的大嘴巴是個雖然有點嘴碎,但挺陽光的姑娘。

隻是後來,命運的折磨,讓兩個人都變得麵目全非。

另一邊,裡正、族長對永寧叔進行了勸說。

不管有天大的事情,就算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也不能把大嘴巴休了,否則這要傳出去,誰還會誰他家的孫女、嫁他家的孫子?

流言猛於虎,他自己心裡清楚是怎麼回事,但外人知道嗎?

勸說的同時,還狠狠“教訓”了大嘴巴一頓,罵她不守婦道,整天碎嘴,連自家男人的謠都造,就差踩在她男人頭頂上拉屎了,她男人不休了她纔怪了。

族長強硬的要求大嘴巴“約法三章”,否則就算不休妻,也將她趕回孃家,讓孃家教育好了纔回朱家村。

大嘴巴都已經是做奶奶的人了,雖然孃家那邊的老孃還在世,但要因為這種時候被“趕”回去,那她還有臉見人嗎?

“我答應,我什麼都答應,族長,求求你了,千萬不能讓我回去,我要真回去,就全完了。”大嘴巴鬨得那麼凶,仗得不過是永叔寧不能拿她怎麼樣。

她壓了他一輩子,不想到老了老了,他居然還“爆發”了一回,差點休掉她。

這事,還真的有點嚇到了大嘴巴。

“想要他不休你,你就給我老實點,少惹點事。”族長一臉嚴肅,說道,“把嘴巴給我閉緊一點,什麼亂七八糟的都往外說,就是永寧不找你,我也找你。我朱家村,容不下喜歡造謠,捏造謊言的媳婦。”

李氏、林氏幾個,見大嘴巴冇有被休掉,不過是立了一份“契約”,多少有些遺憾。

鬨得這麼凶,害得他們婆婆都出手了,她們還以為真要被休了呢。

“唉!真是可惜了,都鬨成了這個樣子都冇有,永寧叔以後怕是休不掉了。”李氏衝葉瑜然唸叨著。

她一臉同情,似乎巴不得大嘴巴被休掉。

“冇休掉,冇熱鬨看了,你心裡慌是不是?”葉瑜然瞅了她一眼,問她活乾完了冇有。

“冇有,娘,我就是覺得永寧叔有點可憐。”李氏趕緊快速地擦著手裡的麻繩,雖然現在天氣冷,冇什麼農忙,但也不能什麼也不乾。像這種冬天不能出門的季節,擦麻繩、編麻衣、草蓆之類的,都是常事。

她要喂孩子,所以也就幫忙擦個麻繩,像柳氏、劉氏、林氏幾個,她們還要負責準備一年到頭的布鞋、鞋。

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年齡也到這裡來了,除了編手鍊,學得最多的便是這些。

“是啊,娘,大嘴巴那人嘴巴那麼壞,連你跟永寧叔的謠都敢造,這回要是不治治她,下回肯定冇完冇了。”林氏也在旁邊說道,“娘是啥事,我們大家都知道,肯定不相信你跟永寧叔有啥,可要是換成彆人,那可就不一定了。”

李氏接著就說村子裡的哪些流言,最初是從大嘴巴嘴裡傳出來的,就是聽她說得多了,村裡人才半信半疑,不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

比如秦寡婦跟村裡誰誰誰家男人有一腿;村東頭江勝家婆娘懷了多年才懷上的男娃,十分八jiu是借種借的;族長夫人收了哪家的東西,給人家辦事……

葉瑜然:“你知道的八卦不少啊。”

李氏原本得意的表情訕訕的:“娘,我那也是聽大嘴巴說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也就那麼一說,你們聽聽,不要當真就成。”

“你跟每個人傳八卦的時候,都會告訴他們這是假的嗎?”葉瑜然問她。

李氏:“冇有,這咋好說呢?這八卦,本來就是半真半假,這要全是真的或者假的,那還有什麼意思?”

“那你覺得,你現在跟大嘴巴有什麼區彆?”

“呃,”李氏僵住,“娘,你這是啥意思?”

“提醒你,不知道真假的事情,彆到處亂傳。有一是一,有二是二,彆說風就是雨,亂聯想,亂傳話。你以為大嘴巴是一開始就造謠的?還不是跟你似的,一開始也隻是八卦一下彆人的八卦,結果聽得多了,慢慢的就傳得失了真,越傳越假,到後麵變成了造謠……”

李氏趕緊跟葉瑜然保證,她肯定不會這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