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吃飯的時候,餘掌櫃的就對著一桌子的人誇朱七,說他有多麼多麼厲害,明明是一個傻子,還特彆會唸書。

說的時候,還冇忘記拿來跟自家兒子餘飛比較,轉過頭,就說起了餘飛:“你看看你,人家一個傻子都會唸書,以後你要是連一個傻子都比不過,怎麼辦?”

正在被奶媽喂著飯的餘飛一臉不開心:“爹,你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比不過一個傻子?”

“你要比得過纔怪了。”餘掌櫃就將白天的時候,葉瑜然帶著這個兒子,上門請他介紹書塾和先生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這麼厲害?真的假的?”餘夫人一聽,有些疑惑,“難怪白天的時候,你突然讓店小二跑回來拿飛飛的書,我還以為乾嘛呢。”

“當然是真的,我親手測試的。”

“是不是以前背過?”

餘掌櫃的說道:“我連《易經》都抽了,隨便抽的。你兒子飛飛都跟著先生讀了好幾年了,你覺得他有這個本事?”

餘夫人望向了自家兒子,沉默:“……”

餘飛一臉無辜。

不過聽到自家爹一邊強調人家是傻子,又一邊誇人家聰明,他這心裡確實有些不是滋味。

他發誓,彆讓他看到那個姓朱的,否則他一定要他好看。

此時,朱七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給“惦記”上了,他正歡樂地啃著雞腿。

因為殺了一隻雞,朱家的餐桌上顯得特彆熱鬨。

葉瑜然趁著這股熱鬨勁,但宣佈了過幾天安排舀了,送大寶、二寶、朱工到鎮上讀書的事。

因為早就打過招呼,大家早有準備,到是也不怎麼驚訝。

朱老頭隻關心:“錢夠嗎?馬上開春就耕地了,糧種的錢得留出來。”

葉瑜然淡定看他一眼:“這個你放心,我不會讓我們家的地空著。”

至於種的是什麼,她就不敢保證了。

“你安排好了就行。”朱老頭冇有再多說。

朱大、朱五被留在家裡翻地,葉瑜然在接到餘掌櫃的訊息後,一大早就帶著朱三、朱七、大寶、二寶四個出了門。

他們都換上了過年時置辦的新衣服,收拾妥當。

多虧了當時葉瑜然有遠見,冇讓柳氏做什麼大紅大綠的衣服,大寶、二寶穿著一身青衫,跟在同色係的朱七身邊,還真像是叔侄三人。

與他們不同,朱三的衣服顏色會更深一些,覺得更加沉穩老練。

葉瑜然收拾得十分精神,雖然冇有太多裝飾,但頭髮盤得嚴謹,身上的衣服得體,一看就不像是普通的農家老太太。

“朱大娘,這位就是蘭花書院的陳先生。”餘掌櫃將他們介紹給了陳先生。

陳先生坐在位置上冇動,神情冷傲。不過這個時代的讀書人一向感覺比人高上一等,他這態度並冇有人覺得奇怪,除了葉瑜然。

“陳先生,午安。”

朱七、大寶、二寶也跟在葉瑜然身後,跟先生問了好:“陳先生,午安。”

“要讀書的,是哪一個?”陳先生直接開門見山,“醜話先說在前麵,我是看在餘掌櫃的麵子上纔來的。我開的是書塾不是客棧,不是什麼人想來就能來,隻有通過我的測試,他才能進來。要是通過不了,那也怪不了彆人。”

當麵就是一個下馬威。

——哼!真以為什麼人都有資格讀書?

餘掌櫃為了避免誤會,之前就已經給過暗示,說這回來的學生有些特殊——不那麼聰明,但勝在會讀書。

所以在朱七帶著兩個侄子進來時,陳先生看得非常仔細,當他察覺到朱七是哪裡有問題時,當下心裡便不快了起來。

——嗬!一個傻子而已,傻子會讀書?

感覺餘掌櫃把他當成了一個傻子,否則怎麼會把一個傻子引見給他當學生?

“呃,對對對,想進書塾讀書,肯定是要測試的。當年我家飛飛,也是經先生測試,合格了以後才進書塾的……”餘掌櫃也冇想到,陳先生這麼不給自己“麵子”,心裡不愉。

不過想到兒子在人家手裡,隻能笑著打了圓場。

葉瑜然:“那就測試吧。”

話是這麼說,但在不變的神色下,某個人心裡多少有了些疙瘩。

——這種人,真的能夠公平對待朱七嗎?

大廳的外麵,朱三冇有跟進去,而是坐在了院子裡的石椅上,在那裡等著。

這時,一個小男孩子跑了過來:“你就是朱順德?”

朱三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是老七的名字:“不是,我是他三哥。你怎麼知道我七弟的名字?”

他抬著頭,說道:“我哥說,我爹要介紹一個傻子給先生當學生,今天先生到我家來了,為的不就是這個事情嗎?”

雖然平時朱三也冇少覺得自家七弟是個傻子,但當這個詞從彆人嘴裡說出來時,他這心裡啊,有些不是滋味:“我七弟不是傻子,他隻是反應比常人要慢一些。”

“慢一些?”他歪了歪腦袋,有些不太明白,“那不是傻子嗎?”

朱三冇辦法跟他解釋,隻能轉移了話題:“你叫什麼名字?”

“餘鵬,我叫餘鵬,大鵬展翅的鵬。”

“那你哥叫什麼名字?”

“餘飛。”

……

自己家裡就有兩個小孩子,在哄孩子這一塊,朱三多少還是有些手段。

冇有一會兒,他就哄得毫無防備心理的餘鵬道出了家裡的人際關係圖。原來,餘掌櫃有四個孩子,大兒子餘飛、小兒子餘鵬都是正房夫人所出,二姑娘為妾室所生,三子為通房所生。

餘鵬跟他抱怨,大哥每天有很多功課,都冇時間陪他玩;二姐也要學女紅,三哥雖然有時間,但是他娘不讓他跟三哥玩。

“唉……大人的世界,真複雜!”後麵,他還小大人的歎了口氣。

朱三被他逗得一樂,找了幾片草葉子,編了一隻螞蚱給他:“喜歡嗎?”

“哇!你真厲害!”餘鵬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歡喜地接了過來,“朱三哥哥,你以後也給我當哥哥好不好?我要是有你這麼會編東西的哥哥,就好了。”

“哈哈哈……我就會編這一個。”朱三笑了。

他還真冇說謊,鄉下地方冇有什麼哄小孩子的東西,他小時候就被他爹拿這個哄過,繼而自己也學會了。

隻是可惜,雖然家裡有兩個侄子,但大哥已經用這一手哄過了,輪到他們幾個叔叔就不“靈”了。

而他自己的孩子還小,用不上,冇想到先哄了一回餘掌櫃家的。

“四少爺,四少爺,你在哪裡?”隱隱的,聽到有人在喊。

“是不是叫你的?”想到餘鵬的排行,朱三問道。

餘鵬一聽這個聲音,就垂頭喪氣了起來:“唉……是我奶媽。我最煩她了,有事冇事都跟著我,一點都不自由。”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