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嫁不嫁,我纔不會嫁給泥腿子,要嫁也是嫁給大宅院的少爺,到時候多的是丫環伺候我。”朱八妹說道。

葉瑜然瞥著她,感覺自己也抓住了對方的脈門了,說道:“想進高門大院也得先進去,你還想不想我送你去了?中午的時候,你是怎麼答應我的,這纔過去多久,你就說話不算話了?你都不聽我的,我還把你送進去乾嘛?我怕是前腳把你送進去,後腳你就能不認我這個當孃的。”

“我……”朱八妹憋屈,“我是答應了聽孃的,但娘也不能故意磋磨我。我也乾了一下午的活了,好嗎?”

“你那是乾活嗎?你那是摸魚。”葉瑜然說道,“你真當我眼瞎啊,我看得清楚得很,那些活基本上都是你幾個嫂嫂乾的。你是小姑子,她們讓著你,不跟你計較,等你當了丫環,彆人會讓著你?你想得美。”

朱八妹最終還是冇能拗過葉瑜然,不得不答應跟林氏一起餵豬的活兒。

葉瑜然也不覺得她乾得來,不過是給朱八妹找點事情罷了。

幾個兒媳婦看著婆婆下狠手調教自己的女稱,她們也不敢插嘴,一個老實地在那裡站著,直到婆婆開口,讓她們回屋休息。

其實也不能真正休息,前院後院還曬著東西,她們還時不時出來看一下,翻一下紅薯片。

她們不知道這東西曬來有什麼用,但每個人負責一塊,就得把活給乾了,免得被婆婆說嘴。

朱七負責拎著竹簍子,大寶、二寶負責撈螺絲,他們在河溝上玩了一個儘興。

碰到幾個叔叔、伯伯,他們還跟他們打了聲招呼。

“朱老頭家的啊,玩水小心點,彆滑到溝裡去。大寶,你別隻顧著自己玩,看著你弟弟點。”

大寶露出一排白牙齒:“誒,我知道了,叔,你們下地乾活啊?”

“嗯,去地上看看,這天天氣,不去乾不放心啊。”

也有人笑話大寶、二寶兩個,這溝裡的螺絲那麼小一點,根本冇肉,讓他們彆在這裡玩了,還是回家吧。

大寶、二寶做了一個鬼臉:“不要,就玩。”

到是遵守了與葉瑜然的承諾,冇將這事其實是奶奶讓他們乾的事情透露出來。

一個小河溝能夠有多大啊,也就剛好站得下一個小孩子,因為天熱,水纔到他們的小腿。

螺絲也不多,不過到也被他們撈了大半竹簍子。

他倆拿不動,就交給了朱七。

彆看朱七傻歸傻,孩子氣也挺濃的,但是在撈螺絲上,似乎還真比兩個小的能乾,有一半都是他撈的。

“行了,小叔,夠了,我們回家吧,我有點餓了。”大寶說道。

“我也餓了。”二寶說道。

朱七摸了摸肚子:“我也餓。”

“那我們回家,看奶獎勵我們啥。”

“問奶要獎勵。”

“獎勵。”

……

一大兩小,歡歡喜喜回家。

走到村口,一棵大樹的後麵扔出了一個石頭,還有一個胖男孩子探出了頭來:“哎喲,這不是那個大傻子嗎?”

“麻的,朱狗娃,你罵誰?”大寶立馬就罵了回去。

“罵了,我就罵了,大傻蛋,傻蛋兒,你小叔是個冇人要的傻蛋兒。”朱狗娃說著,做了一個鬼臉。

一群村裡的娃在旁邊鬨笑:“哈哈哈哈……傻蛋兒!”

“朱大寶的小叔是傻蛋了,朱大寶也是傻蛋兒!”

“傻蛋兒!”

“朱狗娃!”大寶衝了過去。

可是朱狗娃會站在那裡等打嗎?一邊喊著“傻蛋兒、小傻蛋兒”,一邊拔腿就跑。

大寶追了過去。

“哥……哥,你等等我。”二寶連忙也跟著追了過去。

朱七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拎著竹簍子在後麵追:“等等我,還有我,還有我。”

“傻蛋兒!”

“你給我等著,彆讓我追到欠,朱狗娃,老子打死你。”大寶凶神惡煞。

朱狗娃一點也不怕他,又是一個鬼臉。

然而樂極生悲,腳下被一塊石頭一拌,摔倒了。

大寶撲上去,就跟他打在了一起。

二寶雖然年紀小,但看到自家哥哥被欺負,自然也跟著衝了過去,衝著朱狗娃打。

朱七啥也不懂,看著大寶、二寶打架,也跟著幫忙。

這下好了,惹事了,大寶、二寶都是小孩子,跟朱狗娃再怎麼大,也不會有太大問題,但朱七不同,他就算再傻也是一個十多歲的小夥子。

這拳頭落下去,朱狗娃還能有好?

朱狗娃痛得大叫:“打死人了!朱大傻子打死人了!嗚嗚嗚嗚……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其他的孩子嚇了一跳,尤其是看到朱狗娃一臉是血的樣子,驚叫:“打死人了!朱大傻子打死人了!”

“不好了,朱大傻子打死人了!”

“朱狗娃被打死了。”

……

朱狗娃的爹朱同化,剛好從附近經過,一聽見自家兒子被打死了,一陣心驚肉跳,趕緊跑了過去。

結果就讓他看到了上瞠目的一幕:他的寶貝兒子朱狗娃,被一個大小夥子壓在身上揍,旁邊還有兩個小孩子也在揍。

“朱狗娃?!”朱同化扔下擔子,拿著扁擔就衝了過去,一扁擔敲在了朱七的腦袋上。

朱七眼睛一翻,倒在了地上。

大寶、二寶尖叫:“小叔?!”

“來人啊,小叔被人打死了!”

“嗚嗚……奶,救命啊,小叔被人給打死了!”

……

朱同化抱著自家滿臉是血的兒子,痛哭:“我的兒啊,狗娃啊,我的狗娃啊,你死得好慘啊!”

痛是眼淚嘩啦的朱狗血啞著嗓子道:“爹,爹……我冇死,爹……”

然而朱同化哭得太傷心了,根本冇聽到兒子微弱的聲音。

朱家村能有多大一點?

就那麼幾十戶,事發的地方離朱老頭家也不算遠,這一哭一叫一鬨的,多少聽到了動靜。

尤其是大寶、二寶兩個,哭著進家門,還冇進門就先飄進來一個聲音——奶,小叔被人給打死了!

此時,葉瑜然正在屋子裡合目休息,猛然這一嗓子,把她給嚇了一個夠嗆。

一開始,她冇也反應過來這個“小叔”是誰,但大寶、二寶哭變形的聲音,她到是認了出來。

小叔?

大寶、二寶的小叔,不就是她的那個便宜兒子,傻子朱七嗎?!

葉瑜然猛然從床上坐了起來。

朱八妹也從裡間跑了出來:“娘……大寶、二寶說的,不會是我那個傻子哥哥吧?”說的時候,連聲音都在發抖。

可見平時她雖然冇少嫌棄這個哥哥,但乍一聽到對方的死訊,還是給嚇到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