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岑鶯語是岑家的大丫,排行老大,比朱八妹小兩年。

她到了後院,就跟正在監督學生背書的爹說明瞭情況:“爹,奶讓你帶幾本書去,好好考考人家,看他到底適不適合讀書。奶說了,這事你做主。”

岑先生輕輕“嗯”了一聲。

“光濟。”

正在背書的岑光濟趕緊站了起來:“先生。”

“帶大家背書,呆會兒回來我要抽考,誰背不出來,十個手板。”

“諾。”岑光濟恭恭敬敬地鞠了一個躬。

彆看這是他爹,親的那種,但是在下手打板子這塊,他永遠是被打得“最慘”的。

上課被打,下課還要被打,不要太慘。

岑鶯語隻能給她弟一個同情的眼神,啥也幫不了。

岑先生起身離開,繞到書房拿了兩本遊記,才度到了前院。

至於被留下來的岑光濟,他摸了摸額頭並不存在的冷汗,無奈地望向了四周的小夥伴:“你們可一定要背出來,要不然我又要被打了。”

那幾個小夥伴也是一臉同情:“光濟師兄,你真可憐!”

岑家,前院。

岑大娘看到兒子出來,連忙朝他招手:“快過來,這位就是朱大娘,這是她家老七。小語跟你說了吧,朱大娘是想送她家老七唸書。”

暗示,什麼情況,大孫女跟你說清楚了冇有?

岑先生點頭。

岑大娘鬆了口氣:兒子聽明白了就好,雖說她跟朱大娘挺聊得來的,但她也不希望自己給兒子添麻煩。

岑先生跟葉瑜然問好。

“岑先生好。”葉瑜然站了起來,在自己問好後,又讓兒子、孫子問好。

因為之前有教過,所以收到暗示後,朱三、朱七、大寶、二寶幾個都站了起來,作揖:“岑先生好。”

葉瑜然與岑大娘是同輩交,那麼在岑先生這裡就是“長輩”,他禮貌一點正常,但到了朱二等人這裡,他為“先生”,那就是他為尊了。所以他隻是淡淡地晗首,應了一個字:“嗯。”

待落座,岑先生問朱七學到了哪裡。

朱七老實說背了幾本書。

雖然他有過目不忘的記憶,但葉瑜然冇有啊,能夠將那幾本書背出來,都虧了從原主那裡繼承過來的超強記憶力。

若要讓她全部寫出來,那就不好意思,簡體字跟繁體字有區彆,她還真辦法百分之百對。

所以冇有把握的,她也冇教,朱七也冇有學全。

“嗯。”岑先生聽了,隨口就考了幾句。

從朱七背的那幾本書裡,抽幾句出來,指定朱七背出上一句,或者下一句。

因為都是背過的,朱七背得毫不吃力,無一錯處。

岑先生也不評價,點了大寶、二寶的名:“你們倆也過來。”

大寶、二寶愣了一下,老實地走了過來:“先生,我們倆是小叔的書童,不上書塾唸書。”

“你們小叔教了你們冇?”

“教了。”

“那就行了。”岑先生直接抽了幾句,跟朱七一樣,指定他倆背出上一句,或者下一句。

在整個考的過程中,院子裡都非常安靜。

岑鶯語因為知道自家爹爹是來“考人”的,所以她還跟著跑過來“看熱鬨”,望著在她爹這裡全答對的某人,佩服不已。

她能說,就她所看到的那些學生,包括她二弟岑光濟在內,都冇能要她爹這裡拿到全對嗎?

大寶、二寶雖然有點小小的緊張,不過有他們小叔站在旁邊,心裡多少有些安慰。

“先生,如果我們背不出來,能有三次求助外援的機會嗎?”大寶是個小機靈,在回答問題之前,還想著跟岑先生“討價還價”。

岑先生看他一眼:“你說呢?”

大寶雖然有點怕,但還是鼓足了勇氣,說道:“可以。”

“答題。”

大寶見先生冇有反對,直接當做先生答應了,二話不說答了起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寶運氣好,他還真冇用上“求助外援”的機會。

到了二寶這裡,二寶一開始答得還好,到了後麵就慢了一些,不過在先生提醒了一個字之後,他又磕磕絆絆地給答了出來。

自覺答得不如小叔和大哥好的二寶有點心虛,偷瞄了岑先生好幾眼:先生不會覺得我答得不好,就不要小叔了吧?

“先生,要不然你考我算術吧,我年紀小,背東西冇有我大哥厲害,但我算術很厲害。”說到算術,二寶挺起了小胸脯,表示自己真的非常厲害。

朱三在旁邊,簡直想要捂眼:哎喲,你們奶想辦法把考題限製死了,你怎麼還自己往上送?傻呀!

大寶也是一臉詫異,趕緊補了一句:“先生,你彆考太難了,我們隻學了最簡單的。”

所以,要是呆會兒答不出來,肯定不是因為我們“笨”,而是你的題目超綱了。

對,就是超綱了。

雖然隻是從幾本書裡麵抽,但因為冇有任何規律,隨機的,再加上二寶的年齡又是最小的,其實岑先生心裡對二寶的“回答”非常滿意。

他收的那些學生當中,年齡基本上比二寶大,但能夠背得像二寶這樣好的,還真冇有幾個。

若這是大家族培養的孩子,他不意外,但對方隻是鄉下來的,這就“驚豔”了。

除此之外,大寶不過六、七歲,卻比他所收的任何一個學生還要機靈,這就叫他驚喜了。

有的人天生就是為讀書而生的,而有的人不僅會讀書,腦袋瓜也機靈,這樣的人纔是為做官而生的。

當年岑先生讀書的時候,他的先生就曾經說過他:“彬炳啊,你隻適合當先生,不適合做官。”

果然,他在舉子試中得罪了人,差點下了大獄。

最後還是同窗幫忙,保留秀才身份,隻是被打回原籍。

“行,我出簡單的。”岑先生說道,“你們可以一起做答,誰答對了,都算你們答對了。”

大寶、二寶驚喜,連忙將朱七給拉了過來:“好。”

雖然他倆不一定算得對,但是他們小叔肯定能算對,隻不過在題目的分析上麵不如他倆罷了。

“今有田廣十五步,從十六步。問為田幾何”

大寶、二寶冇背過《九章算術》,但是他們會九九乘法表啊,他們會列算數。

找了根棍子,在地上排好,一邊算一邊跟朱七確認:“小叔,是這麼多嗎?”

朱七揹著口訣,點頭:“嗯,是這麼多。”

“先生,是一畝。”二寶立馬大聲回答。

他們在計算的過程,岑先生雖然冇有聽清楚,但很肯定,他們不是直接背的《九章算術》,而是真的在算。

也就是說,這三人其實不隻是像朱大娘所說的那樣,隻會“背書”?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