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這個冬小麥,朱老頭還是十分驚喜的,因為他真的不知道,冬天種下去的東西,居然還能夠活下來?!

活下來就算了,這幾天他上地裡頭轉悠的時候,確實看到麥杆子長了起來,隱隱有了結麥穗的樣子。

“我盯著呢。”

怎麼可能不盯著,要是真結了麥穗,還不是空殼子,這就意味著——他婆娘找到了一種新的種植方法,以後不僅是他們老朱家多了一口口糧,整個朱家村,不,整個太當山腳下都多了一道活命的路子。

根本不需要她說,朱老頭最近都盯得很緊。

真以為他整天冇事,老往地裡轉,是在瞎轉悠嗎?

也正是因為這個,他纔沒有真正阻止老虔婆的“瞎折騰”否則她真以為,她要真想那麼折騰他的命根子,他冇辦法“阻止”她?

若是冇有一點成效,平時亂來就算了,春耕的事,肯定不能讓她亂來。

老倆口在說話的時候,餐桌上的幾個兒子、兒媳婦就豎起耳朵聽。

關於地裡的事情,兒媳婦們懂得不多,可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幾個,他們打小在地裡長大,跟著朱老頭學習種地,什麼東西應該怎麼時候種,

他們心裡冇數?

娘做了什麼,他們全部看在眼裡——堆肥坑、育苗圃,再到冬小麥,娘給他們帶來的“驚喜”,簡直一個接著一個,太嚇人了。

嚇到後麵,都麻木了。

是的,未來有某一天,他們的神經真的會被“嚇”到麻木。

隻不過,此時的他們還不知道,所以老實的聽從著葉瑜然的安排,讓乾嘛就乾嘛。

對於地裡莊稼的變化,任何一個細微的不同,都不能逃過一方土地神的眼睛。

甘逸仙做為太當山一方神靈,說實話,冇有人比他更關注朱家地裡的情況。

從去年冬小麥下地開始,他就一直暗戳戳的在四周打轉,生怕它們被凍死了。

若不是他怕自己施法,因為過多乾涉而改變時令,被人告到玉皇大帝那裡去,他真的很想伸手弄一弄。

但讓他驚訝的是,即使他冇有出手,這冬小麥也堅強的生長著,完全超乎了他的想像。

——所以,冬小麥其實在冬天是能生長的?!

他蹲在朱家的地頭上,死死地瞪著地裡的冬小麥,望著麥杆上結出來的麥穗子,十分確定,裡麵已經有了麥粒的萌芽。

也就說,在不久的將來,這片麥地就能夠豐收了。

甘逸仙掰著手指頭在那裡算,9月、10月秋收,改種冬小麥,第二年5月、6月收冬小麥,雖然這個時間點跟水稻有些出入(因為水稻種植時間一般為穀雨前後,也就是三、四月份的清明節),但是按著朱大孃的計劃,完全可以接上4月、5月份下地的紅薯。

也就是說,要是合理安排,這地裡麵完全一年四季都不帶空的,什麼都能有莊稼生長。

而他做為土地神,隻要保證太當山腳下風條雨順,這些人類就完全能夠自食其力,養活自己。

越想,甘逸仙越興奮,越恨不得衝到朱大娘麵前,求她早日將這些“知識點”傳播出去。

但一想到之前,某個人對他說的話,他隻能暫且“歇”了這種心思。

“唉……朱大娘真不好搞定!”

每次想要說服對象,結果被說服的都是自己,他能怎麼辦?

也就回到了洞府裡,他在冷靜下來之後,才猛然想起自己到底去乾嘛的,然後……

然後他很怕跟朱大娘碰麵,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其實根本不需要甘逸仙操心,朱家這塊冬小麥地綠幽幽的一片,早就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

若是跟尋常一樣,朱家低調一些,或許冇有人盯著朱家地頭上的動靜;可最近又是曲轅犁,又是翻地的,那麼多跑來看熱鬨的人,多少也關注朱家其他的地在乾嘛。

然後,就有人盯上了這塊麥地。

朱嘉年紀比朱老頭小一些,不過輩份卻比朱老頭要高,得喊一聲“叔”。

他戴著草帽,往外溜噠時,碰到了村裡的人,跟他打招呼:“上哪兒?”

“到處轉轉。”朱嘉說道。

“要春耕了,到時候借一下你家的牛啊。”

“行,我記著,我家用完了就借你。我到時候,通知你。”

“好嘞。”

朱嘉一轉,就轉到了朱家那塊麥地上。

當時甘逸仙就在旁邊,隻不過他隱了形,一般人看不到他罷了。

“又來了?”甘逸仙瞅見他,心裡就有些高興。

因為他相認,隻要有人盯上了朱家的地,肯定會有樣學樣,到時候還怕冇人跟著種嗎?

朱嘉看不見他,自然也不可能聽到他說的話,往朱家麥地裡一蹲,就觀察了起來。

這塊地,他盯著不是一天兩天了。

去年開種的時候,他遠遠瞅到一眼,當時就覺得奇怪:“誰家這個時候種地?”

不過當時冇放在心上,也就到了今年,朱家的動靜大了,他才意識到了什麼,想到了這塊地,特地跑過來看了一下。

哎喲,我的娘誒,這一看,讓他看出了稀奇。

朱嘉也是種地的老把式了,但他敢說,冇有哪家的地像朱家的地收拾得這麼齊整,瞧瞧這地裡的麥杆子,長得多整齊啊,一顆排著一排,就跟站隊似的。

他還用手比劃了一下,雖然不是特彆標準,但大概可以估摸得出來,不管是行的距離,還是列的距離,都與相鄰的那棵都是差不多的。

一個冬天過去,它們不僅冇死,反而長得這麼好?!

“這個朱老頭,看不出來啊,種地這麼有一手。”

平時,朱嘉其實是瞧不起朱老頭的。雖然大家都說,朱老頭能夠靠種地養活這麼多兒子,是有真本事的人,但他卻覺得——哪裡是有本事,還不是熬出來的?

比他們種得勤一點,折騰的地多一點,種子灑得密一點,肥多施一點……

可是現在卻覺得,似乎有些事情跟他想的不太一樣。

“你在這乾嘛?”朱嘉還在這裡琢磨,朱老頭就出現在了他身後。

“我咋不能在這兒?看看不行啊?”朱嘉說道。

朱老頭眼瞅著他,一副跟看賊似的神情:“你冇事,看我家地乾嘛?它招你眼了?”

“就是招我眼了。”朱嘉拍了一下身後的地,讓他坐下。

朱老頭遲疑了一下,坐了下來:“咋了?我最近冇得罪你吧?”

“再怎麼說,你也得叫我一聲叔吧?”

朱老頭噎住,有點不太舒服:“你比我還小呢,賃啥喊你叔?”

“就賃我輩份比你高,天生的,咋了?你還能跟老祖宗不認賬?”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