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三娘屏住了呼吸,看到人群中讓開了一條路來,露出了那個被綁在椅子上,還被人堵上了嘴巴的呂狗才。

呂狗才幾乎目眥,睜著猩紅的眼睛瞪著她。

那一刻,馬三娘感覺呂狗纔要是能夠掙脫開的話,一定會打死自己。

“你這個老虔婆,你居然騙我?!”馬三娘暴怒。

“不用計,又如何讓你說真話呢?”葉瑜然輕輕笑了一下,完全不在意。

馬三娘氣得想要衝起來打人,然而纔剛剛站起來,她就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自己的腿間掉了下來。

她低頭一看,驚叫:“啊,我的肚子!”

呂木一臉冷漠:“報應!”

呂狗才腦袋有點懵:咋又留血了?

他還冇說什麼,他娘到一把愣神的老婆子手裡掙脫開來,拔掉嘴裡的臭襪子,焦急地朝馬三娘跑了過來:“哎喲,我的孫子!”

葉瑜然也看到馬三娘褲子上的血跡,連忙喊了大夫:“大夫呢?快叫大夫!”

“我們呂家村冇大夫。”呂裡正說道。

“冇大夫也不能放著不管,誰有冇有經驗的穩婆,看看是怎麼回事……人命要緊。”

“有,我們村裡有穩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被這種變故嚇了一跳,“案子”也不能再審下去了,趕緊把馬三娘送到屋裡。

送進去的時候,呂裡正他兒媳婦還有些不太高興:“不行,她一個水性揚花的賤貨,怎麼能往我們屋裡抬?”

“不抬你們屋裡,抬我們屋總行了吧?”呂裡正自然也不樂意,不想讓這種人臟了自家屋子,可是人命關天,到時候馬三娘出了什麼事情,才真的有得鬨。

穩婆很快被請了過來,將屋子裡的人趕了出來,留了幾個緊要的人,就開始檢查了起來。

狗才他娘死活不肯出去,她說馬三娘肚子裡揣的是她乖孫子,她要出去了,萬一彆人把她孫子“偷”走了怎麼辦?

裡正夫人有些無奈,隻能讓她留在裡麵。

葉瑜然懶得摻和這種事情,繼續在外麵坐著。

朱四見情形變成了這個樣子,有些擔心,趁著眾人冇注意,小聲對葉瑜然說道:“娘,你看這事可咋辦?都這個樣子了,恐怕呆會兒不好解決……”

“船到橋頭自然直,到時候就知道了。”葉瑜然理了理自己的袖子,一點都不擔心。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彆說馬三娘肚子裡的孩子冇事,就算是有事,又不是她殺的,彆人還能找她拚命?

要是狗才他娘敢拚,她就敢跟她動刀子。

因為是男人,呂狗纔不得不在外麵等著,其實他也挺擔心的。

雖然剛剛馬三娘才“拋棄”了他,可是她的肚子裡畢竟還揣著他的種,說不定就是他這輩子的兒子,再大的怨氣看到這個孩子的份上,他也隻能暫時按下。

相較於他的焦急,呂木就顯得無情多了,坐在一邊,一點也不關心馬三孃的死活。

葉瑜然觀察了一下,便朝呂木走了過去。

“可以聊聊嗎?”

呂木聽到聲音抬頭,有些驚訝:“朱……大娘?”

跟著緊張了起來,不明白朱大娘怎麼會冇事找自己。在這件事情裡麵,其實最無辜的是他吧?

“你彆緊張,我冇有彆的意思,隻是想單獨跟你說幾句話。”葉瑜然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注意到,呂木的娘也注意到了這邊,也在緊張地對這邊看。

她便讓呂木過去,先跟他娘打聲招呼。

呂木過去說的時候,葉瑜然便站在原地等他。

她不知道呂木跟他娘說了什麼,顯然他娘其實是有些不放心的,還在交待著他什麼。

葉瑜然看到他過來,開了一個小玩笑:“在傳言中,我是什麼樣子?”

“啊?”

“抓小孩子的怪物,還是吃人的怪物?”

呂木表情尷尬,他撓了撓臉,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

雖然冇有具體說朱大娘有多可怕,但事實上,他們呂家村嚇小孩子的時候,確實有時候會說:“你要再不聽話,讓小老虔婆把你抓走。”

一句話,剛剛還調皮的孩子,立馬聽話了。

兩個人避開院子裡的人,走到了冇什麼人的外麵。

不過他們也冇走太遠,主要葉瑜然是呆會兒怕有人找自己。

他們往外麵走的時候,除了關注兒子的呂木娘有注意到,林大妹其實也有注意到。

林大妹一直盯著呂木,好幾次都想過來跟他說話,但眾目睽睽之下,她又有些擔憂。

她是想跟呂木過,可她又不想變成馬三娘那樣的“**蕩婦”。

林大妹自己覺得,她清清白白的,根本不是馬三娘那樣的女人能比的。隻要她願意跟呂林過,除了她不會生兒子,她冇有哪一點比不上彆人。

呂狗才害呂木失去了婆娘,而她做為呂狗才的婆娘跟著呂木過,也算是對呂木的“補償”,再合適不過。

對於這些,葉瑜然並冇有注意到,估計就算看到了,也不會放在心上。

她一邊走,一邊對呂木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想要跟你單獨聊嗎?”

呂木搖頭。

“其實我就想問你一件事情,對於馬三孃的事情,你準備怎麼辦?”

呂木沉默。

“也許我這樣說,你可能聽不太懂,那我換一個問法吧——你還想和馬三娘過下去嗎?”

呂木十分乾脆:“不想。”

“那你想報複她嗎?”葉瑜然補充道,“比如讓她進豬籠之類的。”

呂木再一次冇有說話。

“她畢竟是你孩子的母親,就算你再恨她,怕是看在孩子的麵上,也冇辦法對她下特彆重的手。既然這個樣子,我覺得你不用想那麼多,直接休掉她就行了。”

呂木猛然抬起頭來:“休掉她?!”

“嗯!”葉瑜然點頭,說道,“休掉她,全你和孩子一個情麵,讓你的孩子知道——你是一個好父親。至於馬三娘未來的命運,那就跟你再冇有任何關係,清清爽爽,簡簡單單,一了百了。”

呂木咬了咬牙,似乎有些不甘心:“難道,我就這麼放過他們兩個?”

“我覺得,你有些小瞧他們兩個了。”葉瑜然繼續說道,“你可以好好想想,以馬三孃的性子,她會安生跟呂狗才過日子嗎?而呂狗才本來就是圖她能生兒子才娶的,她生的是不是兒子還兩說。就算是了,可那個家裡還有一個林大妹。這後麵的日子,肯定很精彩。”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