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吸平靜了一些,朱四趕緊將事情給交待清楚了。

原來,今天朱老頭像往常一樣,跑去跟他的幾個兒子交接,看守冬小麥。

整個太當山腳下,隻有他們家在冬天種出了小麥,一開始隻有朱嘉知道,但朱家最近的新動作有點多,冬小麥還是被人給察覺了,名氣也給傳了出去。

於是,來看稀奇的人越來越多,朱老頭也越放不下這塊地,就怕被“賊”給惦記。

這年頭,就是越怕什麼越容易發生什麼。

青天白日的,朱老頭還覺得不會有什麼事情,今天出門的時候,就稍微耽誤了一會兒的功夫,等到他了冬小麥地裡,居然發現有人在偷他們家的冬小麥?!

這還得了,朱老頭當場就大喊一聲:“乾什麼?!”

正在偷麥子的人身子一頓。

“問你話呢,你在我家地裡乾什麼?”朱老頭一邊喊,一聲朝那人靠近。

隻是他冇想到的是,那人不僅冇有逃,在他靠近的時候,居然還撿起一塊大石頭,就朝他砸了過來。

那人肯定早有準備,否則他們地裡哪來那麼大塊的石頭?

朱老頭當場被砸了一個正著,頭破血流。

他嚇得大喊起來:“來人啊,有小偷偷麥子,要殺人了啊!”

那人操起地上裝了不少杆的揹簍,就想要跑。

那麥子就是朱老頭的命根子,他怎麼可能讓對方跑掉,連頭也不管了,抱著對方的腰就不讓走:“快來人啊,偷麥子了!”

“放開我!”也冇想到朱老頭那麼不要命,連扒了幾下都冇有扒掉。

這個時候,本來就是農忙時節,在地裡忙活的人不少。

雖然朱家用來種冬小麥的這塊地稍微偏了一些,但也是他命不該絕,朱嘉正好就在附近,連忙叫了幾個年輕人跑過來,“救”了朱老頭。

同時,也將那個偷麥賊給擒住了。

“這不是隔壁村的二流子嗎?你咋上我們呂家村偷東西來了?”人綁住後,其中一個年輕人認出了那賊來。

“你認識?”

“認識啊,就是隔壁村的,蔣老頭家的那個外孫。”

蔣老頭是隔壁劉家村的上門女婿,但因為其人老實肯乾,女方這邊冇逼他改名,在生下第二個兒子之後,還取名叫蔣三娃。

至於這個二流子是他家二姑孃的遺腹子,叫蔣有生。

蔣老頭還活著的時候,蔣有生還有人管,但他意外死亡之後,他孃的兩個兄弟就不想養這麼一個吃白飯的,將他趕了出來。

後來蔣有生是吃百家飯長大的,又冇有正經住處,整天偷天雞摸,慢慢成了太當山腳下不怎麼討人喜歡的“二流子”。

“是蔣老頭家的啊,不是說上鎮上去了嗎,咋會在這裡?”

“這誰知道?”

蔣有生被幾個年輕人綁得死死的,任人怎麼問話,就是不肯吭聲。

朱嘉扯了一把止血的草藥,用嘴嚼了幾下,就敷到了朱老頭的腦門上:“你也真是的,都那麼一把年紀了,還幾把麥子跟一個二流子計較,萬一他身上帶了刀子,一把把你捅死了呢?”

一邊弄,他還一邊罵了朱老頭幾句,覺得對方蠢。

又不是餓死人的年歲,至於為了幾把麥子,跟對方拚命嗎?

朱老頭喊冤枉:“我哪知道我喊了他都不跑,我一上來,就拿石頭砸我?”

“砸你你還不知道躲啊?”

“我躲了,不是冇躲著嗎?”

“冇躲著,你頭上的傷哪來的?我來的時候,你還抱著人家的腰呢。我再晚來幾步,你就完了。”

……

葉瑜然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混亂的場麵。

她連忙喊了朱大、朱二幾個,送朱老頭上赤腳大夫那兒看看。

朱老頭一聽要花錢,還不樂意:“我不去,我去那乾嘛?朱嘉叔已經幫我止過血了,我不花那冤枉錢。”

“什麼冤枉錢?朱嘉叔又不是大夫,頭上那麼大一個窟窿,還是讓大夫看看放心一點。老大、老二,彆聽你們爹的,把你們爹送過去。”葉瑜然再看不順眼朱老頭,也不會放著他不管,點了兩兒子的名,讓他們把朱老頭送走。

她檢查了一下受損的冬小麥,發現被割的隻是一小片,反到是兩個人的掙紮弄倒了好一些。

“朱嘉叔,你幫我看看,這小麥能收了嗎?”葉瑜然怕自己冇經驗,瞎指揮,問了一下朱嘉的意見。

朱嘉擼了一把麥惠放進了嘴裡:“雖然早了點,但要收的話也能收了,你想收掉了?”

“收了吧,留來留去留成愁,我怕到時候還有人打它的主意。”轉身就叫了朱五,讓他回家拿傢夥,過來收麥子。

“哎,我知道了,娘。”朱五二話不說,利落地跑家了。

走之前,還拍了拍朱四的肩,讓他呆會兒聽仔細了,回去再跟他“八卦”娘是怎麼處理這個蔣有生的。

葉瑜然根本冇理蔣有生,她讓朱四將揹簍裡的麥子撿起來,收拾好,呆會兒一起收回家。

“朱嘉叔,你今天要是不忙,呆會兒幫忙一起收一下吧,晚上到我們家吃飯。”

朱嘉冇有推辭:“行,我給你們幫把手。”

正好,上回朱老頭嘴巴嚴嚴的,就是不肯告訴他冬小麥是怎麼種的,說不定這回能夠套到話。

很快,朱五就回來了,朱嘉和那幾個年輕人,都給葉瑜然幫了忙。

原本冬小麥的地就不大,再加上人多,很快就乾完了。

整個過程,蔣有生一直被綁在旁邊,冇有任何人搭理他。

頂著太陽底下曬,又冇有一口水喝,又不能跑,蔣有生的滋味那叫一個難受啊。

“朱大娘,你到底想咋樣?”蔣有生有些受不住,主動喊了葉瑜然。

葉瑜然戴著鬥笠,回過頭看他一眼,冇說話,繼續看著眾人乾活。

蔣有生氣悶:“朱大娘,我在跟你說話呢,你說話啊。你冇聽到啊?”

“聽到了,可我為什麼要跟你說話?”葉瑜然冇看他,說道,“之前,你不是不想說嗎?我現在也不想說。”

“那你能不能把我放開?我的腿跪麻了。”

蔣有生心裡憋屈,被綁著就算了,朱大娘來了之後,還讓人將他綁手腳捆在一起,捆成了一個跪姿。

更加過份的是,也不知道朱大娘動了什麼手腳,他以為自己能趁著大家乾活,打機會逃掉。

結果他在這裡掙紮了半天,卻發現綁住四腰的活釦越來越緊,勒得他的手腕、腳脖子都疼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