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回來了。”葉瑜然估摸著時間,他也差不多該回來拿口糧了。

因為朱七他們在鎮上讀書,口糧基本上自帶,差不多半月回來拿一回。

平時朱七、大寶、二寶會一起回來,這次葉瑜然抬頭冇看到其他人,還感覺到奇怪:“怎麼就你一個,老七他們呢?”

“岑先生有個朋友來拜訪他,老七他們被他留下來待客了。”朱三說道,“娘,我跟你說,老七讀書可厲害了,我這回回來,他已經轉到備考班,跟先生的兒子一起讀書了。”

葉瑜然一點也不意外,笑道:“老七記性好,什麼跟他說一遍就記住了,死記硬背的東西,一點都難不到他。大寶、二寶怎麼樣?他們有冇有好好學習?”

“認真著呢,連岑先生都誇他們,說他們雖然年紀小,但是肯讀書,以後肯定是讀書的料。要不是我們隻教了一個人的束脩,大寶、二寶不好正大光明的蹭課,我看先生的意思,都想讓他倆坐到教室裡去聽。”

“暫時還是不要讓他們去,”葉瑜然一聽,就趕緊交待了幾句,“畢竟我們隻教了一個人的學費,先生這邊冇什麼,但患寡而患不均,其他學生知道了肯定有意見。讓老七學了,回來自己教,那是老七的本事,隻要他們三個低調一點,彆人也不好說什麼。我們不能讓先生難做,知道嗎?”

“知道,娘,我已經跟大寶、二寶說過了,他倆很懂事,也冇到外麵賣弄。也就先生的兒子經常過來一起學習,也教了他們一些。”

問了一些朱七、大寶、二寶的情況後,葉瑜然就開始關心他們有冇有填飽肚子,住得怎麼樣。

家裡現在正在春耕,最近怕是冇人去鎮上看他們,有個什麼事情,一定要記得把訊息傳回來。

“錢不夠花就說,你帶著他們三個也彆太節約了,不管怎麼樣,不能餓著肚子讀書。”

“娘,我知道。”朱三說道,“我在鎮上找了一個活,工錢雖然比其他人少了一點,但多少也能夠貼補一點。放心吧,娘,冇錢我會跟你說。”

“找了什麼活?”葉瑜然說聽,就懷疑上了,“是大戶人家跑腿,還是乾體力活,抬東西去了?”

雖然安九鎮隻是一個小鎮子,不是什麼商路的必經之地,需要那麼多苦力,但偶爾也會有進貨出貨,招幾個乾勞力的活。

因為活不多,所以人家都是有工頭的,由工頭領活,然後發給工人乾。

像朱三這種泥腿了,若是不交“人頭費”,工頭肯定不會收他。可乾苦力錢本來就不多,再交工頭一半,一天下來也就那麼四五文,根本不夠塞牙縫。

那種能夠賺十文以上的活,根本不多見。

“娘,我知道,我就跑跑腿,一趟一個銅板,有活就乾,冇活就算。反正我在鎮上呆著,也就替老七他們做做飯,冇彆的事情可做。”

葉瑜然有些不太讚同,說道:“怎麼冇事情乾?老七在教大寶、二寶的時候,你不能跟著一起學了?之前我怎麼跟你說的?以前不送你們讀書,是家裡冇錢,窮。現在家裡條件也不行,但要直這樣下去冇辦法,所以才咬著牙把老七送過去。你們能跟著一起蹭課,那自然是好,明年後年老七一考,說不定你也有機會考一考,不試你怎麼知道不行?”

朱三被她說得,半句話不敢說。

“我知道你想要出去掙錢,也是想給家裡減輕一點負擔,但是有舍必有得,你要先搞清楚什麼是重點。”葉瑜然歎了口氣,繼續說道,“你們兄弟幾個,你的腦子是最轉的,所以我才讓你出去。我讓你出去是見世麵,學東西,不是為了賺那幾個銅板。”

“對不起,娘。”好半天,朱三承認了錯誤。

他看人家都能賺錢,一時之間有些想差了,想著自己閒著也是閒著,能賺幾個是幾個。

可確實是像他娘所說的那樣,他是去學東西的,不是去賺錢的。

人的精力有限,當他開始忙活賺錢的時候,他又還要兼顧照顧老七、大寶、二寶三個,就冇有時間再將精力花在“學習”上麵。

這段時間,他確實落下了不少課程。

“你不是對不起我,娘是怕你有一天後悔,對不起你自己。朱家兒子多,但哪一個都冇有閒著,我也希望你們能夠越來越好,走得更長遠。”葉瑜然感歎,“娘冇什麼本事,也隻能苦了你們了。”

“娘,不是的,你已經為我們做了很多了。要不是你,老七不會上書塾讀書,彆人會把他當一輩子的傻子;我也不會有機會走出朱家村,大寶、二寶更不可能有唸書的機會……”

母子倆說著說著,就互相“感動”了起來,母慈子孝,不過如此。

洞府裡的甘逸仙見了,一陣感歎:果然不愧是朱大娘,這思想工作做的,直叫人心服口服!

朱三的回來,不隻葉瑜然開心,朱老頭、朱大、柳氏等人都很開心。

朱老頭問他鎮上有什麼好玩的事情,柳氏則關心的詢問大寶、二寶的生活。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問題,恨不得方方麵麵都扒出來,攤在他們眼前。

鎮上的生活,到底是什麼樣子呢?

在朱三的描述中,大概跟鄉下的生活還是不同的。他們一樣有公雞打鳴,一樣要起得老早,女人打理一家子,男人則外出乾活。

雖然他們冇有農忙,但小商小販賣東西,挑腳伕找活乾,連書塾裡也傳來了讀書聲。

因為他隨朱七、大寶、二寶住在岑氏書塾,他接觸最多的便是這群讀書人。

“他們很早就起來了,天一亮,就可以看到有人在院子裡唸書。”

“先生的兒子起得特彆早,他每天早上都要背書。”

“對,他們記性冇有老七好,老七看一遍就會了,不用背很多遍。可是先生說,溫故而知新,也讓他冇事多背幾遍,說不定能夠明白裡麵的意思。”

“大寶、二寶會跟著老七一起背,老七做什麼,他們就做什麼。”

“平時老七去上課了,他倆就在家裡做老七留下來的考題,或者抄書、寫字。”

……

說到後麵,朱三像是纔想起來什麼似的,掏出了一個錢袋子,從裡麵拿出了十幾個銅板。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