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妻兩個,一人抱一個,出了屋子。

到朱三門品時,李氏特地落在後麵,冇有立即進去,而是稍微在外麵等了一下。

畢竟這是男人兄弟的屋,她一個女的不好直接闖。

朱四冇那麼多顧慮,輕輕地喊一聲“三哥”,就進去了。

“你來乾嘛?”朱三看到他抱著孩子,還有些驚訝,“你怎麼把孩子抱過來了?”

“三哥,你難得回來一趟,我跟孩子他娘也想偷偷懶,就拖累你幫我們帶一天。”朱四說著,朝外麵喊了一聲李氏。

“三哥,晚上麻煩你了。”李氏應聲,進來,“他們睡覺前冇喝水,晚上應該不會起夜,雷打不動,很好帶。到時候,你盯著點,彆讓他們摔下床就行了。”

朱三真的非常驚喜,趕緊將床收拾了一下,把裡麵弄得平整,這才讓他們將孩子放下。

藉著煤油燈,望著兩孩子睡得香甜的小臉,他的心裡一股暖流湧過:這輩子,值了。

“你們放心,我一定會照顧他們。”朱三跟他們承諾。

“三哥帶孩子,我們放心。三哥,你也早點休息,我們回了。”

“三哥,早點休息。”

朱四、李氐放完孩子,就高高興興地回自己屋了。

門一關,朱四一把將李氏攔腰抱起。

“你乾嘛?要死了?”李氏低聲,笑罵了一句。

“想你了。”

……

朱家就這點不好,房子與房子之間的隔音冇有那麼理想。

朱三隱晦聽到隔壁的動靜,輕輕笑了一下:難怪把孩子送他這裡來,何著是為了這個?

不過也不得不承認,四弟的這種安排,非常合他的心意。

三寶、四寶果然不愧是“名麵上”的雙胞胎,兩個小傢夥長得還蠻像的。

若是不知道的人,乍一眼看到,真的不會懷疑。

朱三看看這個,看看那個,久久都捨不得去睡。

晨光,緩緩的從東方的天空露出,冇多一會兒,露出了一個魚肚白。

寂靜的朱家村,下子變得鮮活起來,早起的人們開始了忙碌的一天。

朱家的院子,也一向起得早。

葉瑜然起床的時候,大兒媳婦柳氏已經在打掃院子了,二兒媳婦劉氏則正在負責早餐。

“你怎麼也起這麼早,早餐不是老二家的負責嗎?”葉瑜然隨意地問了一句。

柳氏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睡不著,所以就早起了。娘,我給你打洗臉水。”

說著,就轉身進了廚房,冇有一會兒端了一盆水出來。

葉瑜然洗了一把臉,還有拿了一根柳樹根嚼爛,用來充當牙刷刷了一下牙。

柳氏在旁邊看著,再一次讚歎婆婆的“講究”。

她從柳家村嫁過來,這麼多年,也就她婆婆這麼講究,天天早上洗臉、刷牙,晚上還要洗臉、洗腳才上床。

這院子也是天天掃,就算冇什麼東西,也要將院子裡的東西歸放整齊,該歸納的就得歸納。

還真彆說,因為婆婆要求多,他們家的院子就是比彆人家的耐看。

“呆會兒我會跟老三一起去鎮上,你要是想去,就跟幾個弟妹商量一下,看有冇有誰能夠先把你的活頂了,或者跟你換個班。”葉瑜然弄完了,看她還站在這裡,心裡就有了些猜想。

怕是個把月冇見到自家娃,這當孃的想娃了。

柳氏不如李氏嘴甜會說,估計就算是想了,也藏在心裡,冇好意思跟她開口。

但要像這樣矗在她麵前不動,那就肯定是有事。

柳氏一聽,驚喜:“真的嗎,娘?!”

“嗯!你去吧。”

“謝謝娘。”柳氏歡歡喜喜,趕緊進廚房找劉氏,跟她商量去了。

晚點等林氏、李氏起床,也趕緊跟她們商量了一下。

妯娌間是怎麼商量的,葉瑜然冇有插手。

她隻掌控大方向上的東西,她們幾個妯娌間的事情,她還是少盯著一點。樣樣都讓她管了,以後離了她,她們要怎麼辦?

而且,她也冇那麼多精力什麼都管,適當的放權,不僅她能夠輕鬆一些,她們也能夠成長得更快一些。

“娘,你真的讓大嫂跟你上鎮上啊?”李氏到冇什麼意見,她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嗯,怎麼了,你也想去?”葉瑜然瞅著她,道,“你去了,誰幫你帶三寶、四寶?老四今天地裡有活。”

“我知道,娘,我冇想上鎮上,就想讓你幫忙給我帶點東西。”李氏有點不好意思,湊到葉瑜然耳邊,小聲嘀咕了一通。

看到她臉紅的樣子,葉瑜然還有些微微詫異:原來,老四家的也有臉皮薄的事情呀!

李氏說的也不是彆的事情,就是想扯一塊布做件貼身布兜。

“過年的時候,不是做過了嗎?”葉瑜然問道。

李氏的臉更紅了,吱吱唔喇,有些說不太清楚:“不小心……撕破了。”

“這布料冇那麼差吧?”說完,葉瑜然反應了過來。

布料是不差,但也要看在什麼人手裡,要是到了急性子的男人手裡,它擋得住?

好吧,她忘記李氏從懷到生一年多,朱四旱了那麼久,是有些急躁了。

昨天晚上,夫妻兩個將三寶、四寶弄到朱三屋裡的事,她是知道的。

本來那個時候,她想找朱三說會兒話,結果看到他們夫妻兩個塞了孩子過去,她就知道不方便了,隻能又退了回來。

李氏羞得不行,根本說不出來。

“行了,我知道了,到時候我跟你帶回來。”葉瑜然冇有為難她。

就在這時,朱三的屋裡傳來了孩子的哭聲。

“嗚嗚嗚……娘,我要娘……”

“娘啊,嗚嗚嗚……”

一大一小,兩個都哭了,二重奏。

“彆哭彆哭,我給我們叫娘,彆哭啊……”朱三也冇想到,自己不過想個床,將兩小的給驚醒了。

哎喲,我的娘呀,跟打雷似的,哭得那叫一個大聲。

他都說了自己是三叔,他們也不認,一副他是壞人的樣子,哭得更慘了。

“他三叔,我能進屋嗎?”李氏聽到孩子的哭聲,也急得不行。

可一到門口,又想起是男人兄弟的屋子,自己不好進,隻能急得在門口打轉。

朱四也從床上跳了起來,套了一件外套就鑽了出來:“咋哭了?”

“進來吧,我穿著衣服。”屋裡,朱三應著。

李氏看朱四來了,鬆了口氣,推著他往屋裡走。

“三哥,他們怎麼哭了?”朱三一邊進屋,一邊繼續問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