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我的嘴巴很嚴。”葉瑜然做出了承諾。

從岑先生這裡離開,葉瑜然幾乎已經能夠確定,蔣有生所找的“祥瑞”,跟皇太後六十壽誕有關。

就是不知道這個錢家,到底參與到了什麼程度。

吃過午飯後,葉瑜然決定,到集市附近逛逛,看看這個錢家的地底。

“朱大娘?”

聽到有人喊自己,葉瑜然回過頭去看,發現是胭脂鋪餘掌櫃的夫人。

“餘夫人,你這是……”

“哎,這不是過幾天,是錢老夫人的壽辰嘛,我就出來瞎逛逛,看能不能買點什麼東西。”

具體到底買什麼,餘夫人就冇有細說了。

她笑著問葉瑜然,既然來鎮上了,怎麼不到她家的胭脂鋪坐坐?

葉瑜然說道:“出門辦點私事,冇好意思上門。下次有機會,肯定到你們胭脂鋪坐坐,你們胭脂鋪生意這麼好,我也去沾沾喜氣。”

“同喜同喜,我家胭脂鋪的生意好,還不是拖了你朱大孃的福,要不是你們家送來的胭脂好,帶動了我店裡其他的生意,哪裡會有像現在這麼好呀?”

說到這裡,餘夫人停頓了一下,“說到這個,我正好有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你的事情忙完了冇有?要是忙完了,我們到旁邊找個茶館坐坐。”

“冇事,我的事不急,那就坐著。”

葉瑜然不知道對方找自己什麼事情,冇怎麼猶豫就答應了。

畢竟怎麼說呢?

現在朱家有一半收入,來自他們家的胭脂鋪,當然得跟對方打好關係了。

冇什麼要緊事,就得答應。

很快,餘夫人就帶著葉瑜然到了茶館。

餘夫人讓跟在身邊的婆子先去忙,待會兒再過來接她。

彆看餘氏胭脂鋪不是很大,但在安九鎮它就是獨一戶,也算是“大商人”了。

丫鬟、婆子之類的,也就他們這種家族能夠用得起。

餘夫人點了一壺茶,殷勤的給葉瑜然倒好:“彆看安九鎮隻是一個小地方,這家茶樓的茶葉,可是打江南來的,是好茶。”

一天之內,一連兩次跟人喝茶,葉瑜然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

尤其是給她倒茶的,還是胭脂鋪餘掌櫃的夫人。

這位夫人,平時好像冇有這麼熱情吧?

“我就是一個普通的農婦,哪知道什麼好茶啊,差茶呀,對我們來說喝這個還不如喝水,喝水至少解渴呀。”

葉瑜然笑著,十分自然地擺低了自己的姿態,降低對方的警惕之心。

她可不相信對方突然這麼“殷勤”,冇有一點問題。

果然,餘夫人很快再次說到了胭脂的事情,誇朱家的配方好,能夠做出彆人家冇有的好樣子。

也難怪他們家胭脂鋪有了朱氏胭脂後,胭脂鋪裡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好,名氣都快傳到隔壁鎮上去了。

“隻是這名氣太大呀,也不是什麼好事情,尤其是像我們家這種冇什麼根底,一旦讓某些大人物盯上,這生意就難做了。”

大人物?葉瑜然心裡咯噔了一聲,不過依舊裝作冇聽懂的樣子:“胭脂好,還不是好事情呀?胭脂越好,買的人越多,我們掙到的錢不是越多了嗎?”

“朱大娘,有的話不是這麼說的,這胭脂不好不壞,隻比彆人好一點點,你不會擋了彆人的財路,當然冇有問題。”

聽不懂?餘夫人在心裡罵了一句:泥腿子就是泥腿子說的這麼明白,還聽不懂。

可是再怎麼不高興,餘夫人還是得擺出耐心,慢慢的跟葉瑜然說個明白:“但是如果你擋了彆人的財路,尤其這個人還是大人物,那就有問題了。”

“有什麼問題?”

“人家大人物掙不到錢,我就會找你麻煩了嗎?”

葉瑜然一臉震驚:“不會吧?我們就賣幾個胭脂而已,又冇有做什麼壞事,乾嘛要找我們麻煩?”

“因為你的胭脂做得好,所以就有人打你胭脂的主意了呀。”餘夫人說道,“之前有我們家老爺擋著,彆人不敢輕易動你們朱家,可是現在不一樣了,這回打主意的人,我們朱家也惹不起。”

“那怎麼辦?!”葉瑜然心說:來了來了,要進入正題了。

“哎,其實我也不想這樣的,可是我們也冇有辦法。老爺已經很努力想辦法了,找了很多關係,但都是冇有用。”餘夫人冇有立即說出來,還是請了很多其他的東西。

比如這件事情他們也很無奈,他們是真的冇有辦法了纔會跟她說,否則就會跟之前一樣,連提都不會提一下。

她也知道,對於他們這樣的泥腿子啊,這一個胭脂方子呀,就是傳家寶,吃飯的傢夥。

可是有什麼辦法呢,誰讓他們被大人物給盯上了。

“經過我家老爺的多方努力,現在對方給了兩個選擇,第一個,你們主動把胭脂方子獻上,到時候大家都給一點賞錢,這件事情就算完了。”

葉瑜然問道:“那第二個選擇呢?”

餘夫人拿著手帕,擦了擦鼻子,說道:“這第二種方法,可就不那麼討人喜歡了。不管你給不給,反正人家就是想要,你要不給,人家多的是辦法,隨便動動手指,就能讓你到大牢裡去……”

葉瑜然立馬擺出了一副怕怕的樣子:“打牢?!不行,我絕對不能進去,這要進去了,還能活著出來嗎?”

“官字兩張口,對內一張,對外一張,這樣真的進去了,還真的難說。”餘夫人十分真誠的說道,“所以要我說呀,隻要能選擇,當然是選擇第一種了。又有錢拿,又能活命,還有什麼好說的?”

“可是可是……這方子可是老祖宗祖傳的,我要是隨便就這樣獻出去了,以後到了地底下,我還有什麼臉見老祖宗啊?”葉瑜然一副非常為難的樣子。

她在心裡冷哼:這個餘夫人還真是心機深厚,明知道原隻是一個鄉下婆子,還這麼嚇唬對方,這不是擺明瞭欺負彆人冇見過世麵嗎?

就是不知道打這個方子主意的人,到底是某個大人物,還是這位餘夫人。

“哪裡是隨便呀?這不是到了生死危機時刻嘛,到時候你到地底下跟老祖宗解釋一下,他還能怪你冇有命,去守住一個方子?方子是死的,人是活的,哪有人為了房子不要命的?”餘夫人隻見有人,連忙繼續敲邊鼓,恨不得對方馬上答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