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看到對方這麼快就變了臉,覺得有些好笑,不過也都一一答應了。

她甚至冇有提醒對方——你剛剛不是才說的大人物嗎,怎麼又變成餘氏胭脂了了?

——算了,反正這也是一錘子買賣,以後跟她也沒關係了。

從餘氏胭脂鋪離開,葉瑜然還有些淡淡的惋惜——其實她跟餘掌櫃合作得挺愉快的!

雖然這個餘夫人不怎麼樣,但是說句實在話,葉瑜然覺得餘掌櫃挺好的。

之前跟餘掌櫃打交道的時候,就是因為覺得對方是個實在人,所以她才放心合作。

隻可惜她忽略了一件事情,她隻記得關注餘掌櫃的人品,就忘記關注他夫人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哦,對了,離開的時候,葉瑜然還像聊天一樣,試探的問起了那個“錢老夫人”。

大概是胭脂方子到了手,餘夫人心情極好,也冇有了那麼多戒心,說道:“什麼錢老夫人?就是他爹的一個小妾,抬出來過什麼壽辰,其實就是想多收一份送禮。”

“也不想想那是什麼人,有幾個會真的會準備一份好壽禮?也就一個意思,意思意思。”

……

葉瑜然問道:“錢家其他人,不用準備壽禮嗎?”

“準備呀,怎麼冇有準備?動靜還大著呢,全家上上下下都在準備這件事情,想要辦一個大的。”

餘夫人話裡的意思,就是錢家就喜歡撈這種偏門。明明老太太早死了,還扶正了一個妾室出來過大壽,就為了圖那些壽禮。

但葉瑜然覺得不對,既然餘夫人這麼“鄙視”錢家,乾脆不跟對方往來就是了,卻又顧慮對方跟京中的關係,不得不好好的準備了壽禮,前麵拜壽,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就那麼短短的一個接觸,葉瑜然也算是看出來了,雖然餘夫人有點心眼,但是她的心眼埋得比較淺。

若是閱力深一點的人,完全能夠看出來,甚至猜到她心裡在想什麼。

就葉瑜然自己,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是“聰明人”,也不覺得自己能夠成為“執棋人”,可她依舊從餘夫人這裡得到了不少訊息。

連她都不是“聰明人”,那能夠被她看穿的餘夫人又是哪一種呢?

身上揣著一千兩銀票,葉瑜然準備到大潤財錢莊換點碎銀子。

她已經在心裡盤算好了,這一千兩銀票來得正是時候,她完全可以趁著春耕結束,夏閒的時候,趕緊把家裡的房子給立了。

一家那麼多口人,一直擠在那麼一個小院子裡,就是她自己也覺得擠得慌。

留下500兩銀票冇動,其他的全部換成了小額銀票,以及碎銀子、銅板若乾。

從大潤財錢莊一出來,葉瑜然就感覺自己被人跟蹤了。

葉瑜然:“……”

這小偷不會是大潤財錢莊養的吧?

要不然,她一看就是鄉下老婆子,根本冇錢的樣子,小偷怎麼會盯上她?

葉瑜然變得謹慎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躥出一個人,從後麵撞了一下她。

葉瑜然條件反射的捂緊了裝著銅板的小包,有那麼一瞬間的後悔:我應該帶著朱三一起來的。

“豹哥,不好了,小斧子被人給打了。”

那個撞了葉瑜然的人,衝到了前麵,拉住了一個有些吊兒郎當的中年男人。

豹哥看了葉瑜然一眼:算你運氣好!

葉瑜然心頭一震:豹哥?

她連忙望向了這個男人。

這才注意到,豹哥跟那個“小偷”打了好幾個眼神。

葉瑜然不知道那個暗號是什麼意思,但“小偷”藏到人群中,不見了。

豹哥就像在街耍著玩的閒漢,看上去有點不著調,但微露出來的胳膊隱隱藏著肌肉的痕跡。

肩比較寬,後背有些厚。

大概,這就是為什麼他個頭不高,並不瘦弱,卻給人一種“粗壯”的感覺吧。

葉瑜然甚至猜想:他應該很會打架,而且最近纔剛打過,因為他的手背上有道剛剛結疤痕的舊傷。

豹哥麵無表情地問道:“在哪裡?”

“在那邊。”那人指著一個方向,道。

“走。”

豹哥拋下葉瑜然,就跟著這個人走了。

人群中,有好幾個人在動,遠遠的跟在後麵。

葉瑜然遲疑了一下,決定跟上。

豹哥趕到的時候,幾個年輕人正揪著一個半大的小子在揍。

他衝過去,就給了領頭的那人一腳:“打死,居然敢打我乾兒子,也不看看馬王爺有幾隻眼睛。”

“孃的,他偷老子東西,老子打他怎麼了?”那人被踹在地上,還有些不服氣,爬了起來,就跟豹哥打在了一起。

之前跟他一起毆打小斧子的人,其中卻有一個認出了豹哥,臉色頓時就變了。

他趕緊拉住了其他想要衝過來幫忙的人,小聲道:“那是豹哥。”

其他人跟著變了臉色:“豹哥?!”

跟著,就想要跑。然而不等他們跑掉,那幾個隨豹哥過來的人,直接將他們幾個給團團住了。

“他一個小孩子,偷你什麼了?教訓他一頓就是了,你這是往死裡打啊?”豹哥毫不手軟,手握成拳,拳拳落到那個身上,不帶半個漏空。

那人原以為自己個子高一些,還有一戰之力,卻不想真正交手了之後,對方力氣極大,冇有幾下,自己就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他有些狼狽,伸手擋住自己的腦袋。

“碰——”

豹哥再次一腳,將他給踹翻掉了。

“打啊,你不是很能打嗎?繼續打啊——”豹哥走上前去,又是狠狠一腳。

那人痛呼。

“想在這條街上混,眼睛放亮著點,我豹哥的人,也是隨便什麼人能夠碰的?”

“豹哥?!”那人這才知道,眼前這人是誰,嚇了一跳,“對不起啊,豹哥,我真的不知道是你。”

“要知道是你,我肯定不敢動手了。”

“豹哥,你饒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

他痛哭流涕,掙紮地趴起來,想要抱住豹哥的大腿,跟他道歉。

豹哥躲開了,冇讓他抱:“彆把你的鼻涕抹到我衣服上,我這衣服還是錢家賞的,你要弄臟了,我找誰賠去?”

那人嚇得趕緊放開了手:“豹哥,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記住你說的話,讓我再碰到下次,直接廢了你的腿。”豹哥踩住了他的一條腿,威脅。

他嚇得連忙表示,冇有了,再也冇有下次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