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沉吟片刻,說道:“這事你先彆急,我跟裡正、族長先商量一下。”

“啊,為什麼要跟裡正、族長商量?”李氏有點不太明白。

按她的想法,有那麼多人進他們家的貨,這不是好事情嗎?

具體的,葉瑜然冇跟李氏解釋。

她其實主要是怕,朱家村的人都覺得他們家是靠這點生意賺的大錢,蓋的新房子。然後一窩蜂的跑來做生意,又不講究什麼方法,你賣我也賣,最後弄出一個惡性競爭,反而把朱家村現有的平靜給打破了。

之前她就像裡正、族長承諾,要帶著朱家村一起“賺錢”,她當然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臉。

“你的意思是……”對麵,裡正疑惑了一下。

葉瑜然點頭,說道:“對,我就是這個意思。既然我家靠這點小生意賺了點錢,村裡人眼紅,都想要賺錢,那就乾脆一起合夥好了。”

“但是醜話要先說在前麵,生意可以做,但朱家村的男人不能做,隻能女人做,賺的也隻是女人的胭脂錢。”

“國法有雲,商者不可科舉。我們必須為自己的後代子孫留一條退路,不到萬不得已,但凡朱氏子孫,男者不可為商。”

這一點,葉瑜然堅持。

上次呂家村的事情,讓她再一次“認識”到了家族的力量。

如果她隻為朱家人立下這條規矩,結果整個朱家村都在經商,那麼對以後的朱氏子孫來說,肯定會是一個特彆大的“打擊”。

她反覆跟裡正、族長強調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其他村人更注重眼前的利益,看不到那麼遠,可他們做為裡正、族長,是朱家村德高望眾的“長輩”,他們應該比普通人看得更長遠。

本來裡正、族長冇想那麼多,被她這麼一說,骨子裡頓時燃起了一股熱流,好像他們在做什麼特彆重要的事情。

裡正、族長紛紛點頭:“你說得對,是該有這條規矩。不過,你確定,這做生意真的能夠賺錢?”

“如果真那麼容易,商人不應該早就發了嗎?”

對於他們的疑惑,葉瑜然也有些不好解釋。

自古到今,最賺錢的就是商人。

隻是一般人冇有那樣的腦子,小商小販,一輩子就這樣過雲了。

可有的人,短短幾年、十幾年,就能夠賺彆人一輩子賺不到的錢,這就是區彆。

她冇辦法保證每個人都能夠賺到錢,但讓大多數人嚐到裡麵的甜頭,絕對是可以的。

何況她的內心深處,還有一個宏偉的計劃,正等著她去實施。

“上麵就是怕商人太發了,所以纔不讓商人科舉。”葉瑜然直接點出了這條“真相”,“你想啊,商人手裡捏著錢,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如果權在握在他們手裡,又是經商,又是當官的,彆人還怎麼活?”

裡正、族長想像了一下:“好像是這樣。”

“我也不是說,要讓所有人都賺錢,做生意這種事情,就跟種地似的,有人一教就會,有的人天生愚笨,教了半天也冇有彆人做得好,這能有什麼辦法?”

葉瑜然舉的例子,太恰當了。

裡正、族長管轄著整個朱家村,可不就知道村子裡誰誰誰學種地,一學就會;誰誰誰學了好幾年,就是種得冇彆人了。

“也是,這種事情也要看天賦。”

葉瑜然點頭:“就是啊,所以我才找你們,希望你們能夠幫忙出麵。他們想要賺錢,行,可以,讓家裡的女人出來,跟我們立一份契約,自負盈虧,是賺是虧,都是他自己的,不能到時候冇賺到錢,又找到我們頭上。”

找裡正、族長出來,自然是想借用對方的“權威”,讓他們當“公證人”。

這樣以後生意上有什麼問題,按照契約的條條款款,再讓裡正、族長一出現,什麼都解決了。

就算有人想要找朱家的麻煩,也冇辦法找了。

葉瑜然還強調,想要經商冇問題,但絕對不能影響地裡的農活。

畢竟朱家村是耕讀傳家,

不是經商傳家。

對於葉瑜然的“深謀遠慮”,裡正、族長佩服不已,表示讚同。

冇有一會兒,三個人就將“契約”的事情給定了下來。

葉瑜然也冇讓他們白忙活,表示每當一次“公證人”,他們可以收取一定的“公證費”。

裡正、族長心裡當然樂意賺點“外快”,但嘴上還是笑著措辭了一下:“都是一個村的,哪還收什麼公證費,低頭不見抬頭不見的,多不好意思。”

“哎,裡正、族長,話可不是這麼說的,”葉瑜然一臉嚴肅,立馬糾正了,“一個銅板,兩個銅板,又不多,那就是一個意思,該收的,還是得收。要不然,每次契約的時候,都要麻煩裡正、族長跑一趟,時間長了,大家怎麼好意思老麻煩你們?”

裡正、族長一聽“時間很長”,確實猶豫了一下。

本來為村裡麵的人服務是應該的,不收取任何費用的,但葉瑜然的這種提法,說實話,算是“提”到了他們的心坎上了。

每次村裡一有什麼事,他們就得“忙活”。

要是懂點禮的,回頭送點什麼雞蛋、小菜之類的到他們家,也不算白忙活;但要是哪家不高興了,什麼也不送。

他們也不是貪那點東西,但活他們乾了,還落不著好,誰心裡好受了?

但現在不一樣,葉瑜然直接表明瞭,當一次公證人就要交公證費,這收得光明正大不說,也杜絕了某些人冇事找事,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把他們叫過去。

一場交易,三方歡樂。

葉瑜然離開後,裡正、族長很快讓家裡的老婆子傳出了口風,說他們家可以幫村裡人跟朱家搭線,合夥做生意,但要立一份“契約”。

一開始聽到的時候,大家還有點懵:“好端端的,咋還要立契約呀?”

“就是,我們跟朱家人做生意,關裡正、族長啥事?”

“你們聽說了冇有,好像還要交什麼公證費,這到底是什麼?”

……

葉瑜然可不管這些嘀咕,反正她把這件事情的“關卡”設好了,以後誰想找朱家說道,她也有話說了。

“以後誰要再找你說這件事情,你就推到裡正、族長那,讓他們上裡正、族長那裡交了公證費,把契約立好,就可以來我們家進貨了。”

李氏瞪大了眼睛:“娘,你這動作也太快了吧?!”

前腳纔有人跑到她這裡唸叨,婆婆居然就已經把所有事情給擺平了?!

真的,她非常佩服。

也不知道婆婆是怎麼搞定裡正、族長的,一下子將責任“推”到了裡正、族長那裡,既不得罪人,又給了裡正、族長足夠的麵子,漂亮。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