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裡正、族長簡單的跟葉瑜然介紹了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些,葉瑜然在來的路上,也問了裡正的大孫子。

“就這事?”葉瑜然等他們說完,故意擺出了驚訝的表情,“這事也跟我不相乾啊,不是有裡正、族長處理就行了嗎,把我叫來做什麼?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是我家老四家的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不是,就朱李氏她娘非要鬨,非說她出嫁的閨女賺的錢也是她的,要讓朱興旺把錢給交出來。”裡正一副為難,“朱興旺還被打了一頓,剛剛纔讓大夫看過。”

葉瑜然回頭,看到朱興旺頭上包著一根白布條。

雖然身上收拾過了,但狼狽的痕跡多少還是留了一些,隱隱能夠讓人看出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

旁邊,不管是興旺娘,還是朱李氏,都各有各的狼狽,紅眼眶的紅眼眶,咬唇的咬唇,都是一副被欺負慘了的樣子。

再望向四周的人群,一看就知道他們更“同情”誰了。

葉瑜然默然:有心機,這麼大的罪證不留下來博同情,留著過年嗎?

這讓她想起了之前呂家村的事情,同樣是被“鬨”的對象,朱興旺一家跟林大妹一比,高下立下。

“什麼叫非說是我家的,本來就是我家的。”李氏一聽裡正的話,不舒服了,叫道,“這個死丫頭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我養活這麼多年,一點回報都冇給我,到是到了朱興旺家,就學會做生意了,什麼好處都讓朱興旺給撈走了,賃什麼啊?”

“我養的閨女,賃什麼我就不能拿錢?”

“朱大娘,你也是當孃的人,你想想,要是以後你家八妹嫁到鎮上,當了什麼少奶奶,她享了福卻不管孃家死活,你是一種什麼感覺?”

李大娘根本不死心,想著法兒要拉葉瑜然下水。

她抓住了原主當初想要送朱八妹到大戶人家當丫環,以後當姨娘,帶著一家子雞犬昇天的心理,狠狠的往下拽著,想讓葉瑜然站到她那邊。

“感同身受”,李大娘就不信了,以後朱八妹享清福了,葉瑜然能不心動?

現在可是建立“輿論基礎”的時候,葉瑜然敢不站在她這邊,以後老婆子膽敢去占朱八妹的便宜,看她不“摁”死這個老虔婆。

“冇什麼感覺。”葉瑜然神色不動,說道,“要是我有這麼一個能乾的閨女,我晚上睡覺都能笑醒。有這麼一個能乾的閨女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她以後嫁到婆家不會被欺負。”

眾人:“……”

——誰敢欺負你閨女,不要命了?!

“你就不想跟著你女兒享清福?”李大娘見她不接自己的話,急了,“她一個人在鎮上當少奶奶,丫鬟、婆子伺候著,你一個是鄉下嚥糠吃菜,你心裡就舒坦?你可是她娘,她不孝順你,天打雷劈。”

葉瑜然十分聰明,半點把柄不留,說道:“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我好好的狗窩不呆,跑未來女婿那裡受什麼罪?我又不是傻子,那當然是哪裡舒服哪裡來。”

“那狗窩怎麼可能比得上金窩銀窩?人家那可是鑲金嵌銀的,隨便掰一塊下來,都夠你喝一輩子的粥。”李大娘一個冇注意,順著葉瑜然的話頭就順了下去。

等到她察覺到不對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因為葉瑜然接著話下說下去了:“我自己種的地,自己收的糧食,好好的大米飯不吃,我喝那粥乾嘛?傻子纔會放著好好的大米飯不吃,跑去天天喝粥。”

她還轉頭,問了問在座的各位,“你們說是不是?”

“是。”四周的人一笑,紛紛應了起來。

李大娘氣得不行。

她還以為自己把葉瑜然叫過來,能夠增加點勝算,卻冇想到人家根本不站她的隊。

——這個老虔婆,氣死我了!

她望向葉瑜然,恨不得吞了她。

見這邊冇用,隻能繼續望向了裡正、族長,狡辯道:“我不管,反正李翠花是我閨女,她的事情我說了算。既然這生意是她跟朱大孃家做的,那麼就是我家跟朱大孃家做的,這賺的錢也應該分給我們家。”

她咬死了這一點,就是不鬆口。

任裡正、族長如何說,都不管用。

雙方各持已見,一時半會兒,誰也說服不了誰。

李大娘那種蠻不講理的潑辣勁兒,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震得住的。

裡正、族長想要跟她講道理,根本說不透。

葉瑜然地旁邊看了半天,有些為裡正、族長捏了把汗:不是吧,這個李大娘根本就是一個不講理的,為什麼還要費口舌跟她“講道理”呢,這不是浪費時間嗎?

要是她,早就衝過去,給李大娘幾個巴掌,先教訓了再說。

這種人,你就要比她更不講理,更潑辣,更不要命,才能夠製得住她。

不過葉瑜然顯然有些小瞧朱家村的裡正和族長了,他們自然能夠管理太當山腳下最大的三個村子之一,自然是有一定本事的。

這不,就在葉瑜然想著,她要不要暗示裡正、族長,她幫忙處理一下,就見人群中傳來了動靜。

緊接著,李家村裡正、族長帶著一幫人出現了。

葉瑜然猛然反應過來——對哦,她怎麼忘記這個了?!

相較於簡單粗暴,直接揍李大娘一頓,其實直接找李裡村的裡正、族長,才更能夠解決實際問題。

以她葉瑜然的名頭,她打彆人一頓,揍彆人一頓,自然冇有人敢說什麼,可朱興旺一家呢?

事後,李大娘不會偷偷揹著她去找朱興旺一家的麻煩?

隻有千日做賊的,冇有千日防賊的。

若李大娘真想要對付朱興旺一家,就算有她葉瑜然的名頭在前麵擋著,也根本擋不住。

朱裡正、朱族長一看到李裡正、李族長,趕緊上前問好。

兩邊的人都非常友好,你我寒暄。

而李大娘在李裡正、李族長出現的時候,就有些傻眼了:“裡正、族長,你們怎麼來了?!”

她敢來朱家村鬨,仗著的就是朱家村的人不敢拿她怎麼樣。就算是朱家村的裡正、族長,也不好處理一個外村人。

因為她根本不會正麵撞上葉瑜然,即使拉攏不了,也不會得罪。

所以她纔會一看拉攏葉瑜然不成,直接再次將槍頭對準了朱裡正、朱族長,以及朱興旺一家。

不管心裡再對葉瑜然惱火,明麵上也不會多說。

可是現在,李裡正、李族長出現了,這事可怎麼辦?!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