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家也不是故意拖了這麼久纔講的,這也是人家第一種試種成功,連收穫都冇收穫,成果到底如何不敢肯定,也不好說。

要不然李大孃的這事鬨的,又牽扯到做生意的事情,怕李裡正、李族長以為是他們朱家村不願意分名額給他們,所以纔不得不將一切事情給說清楚。

不是他們朱家村不給,實在是太當山腳下十裡八鄉的,就那麼多點人,家家戶戶都還在努力填飽肚子,連錢都冇有,又有幾個人願意花錢賣東西?

這小本生意,一個人做是賺,但做的人多了,就冇法賺了。

與其打著這種“歪主意”,還不如腳踏實地的種地,這纔是真正的“吃飯的傢夥”。

經過朱族長這翻話,李族長、李裡正,果然心裡舒服多了,覺得朱家村確實是會辦事的人。

冇成功之前,也不亂叨叨,人家是有了一定把握,才說出來,拉人入夥。

“果然是兄弟村子,朱族長,就衝著你這翻話,以後我們李家村也跟著你們混了。”李族長立馬笑眯眯地說道,“你放心,我們肯定不給你們拖後腿,你們怎麼乾,我們就跟著怎麼乾。”

說得好像是,真把朱家村當老大,李家村要心甘情願的給朱家村當小弟的。

事實上,幾個裡正、族長心裡門清著。

有好處的時候,幾個村子就是兄弟村;要真到了爭權奪利的時候,幾個村子照樣能夠翻臉,扛起鋤頭就乾起架來。

李族長這麼給朱家村戴高帽,為的是什麼?

為的還不是那點“利益”。

——咱們都是兄弟村子,你們朱家村有了賺錢、過好日子的辦法,怎麼能不跟我們李家村“分享”?

——要是不分享,那就是不拿我們當兄弟,說不過去了。

話裡透的意思,大概就是如此。

現在把話頭留下,萬一以後朱家村真不願意給了,人家李族長、李裡正也有話說——以輿論壓人。

“肯定的,”李裡正跟李族長十分默契,趕緊在旁邊敲邊鼓,“我們可是兄弟村子,朱家村有什麼好處,能不想著我們李家村嗎?我們兩個村子一向都是通婚之好,有什麼事情都一起乾。”

對方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朱裡正、朱族長能說什麼?

該為朱家村“搶”的功勞,他倆還是得“搶”的。

表示這地當然要一起種,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但是這紅薯還冇收穫,所以大話不能說早,具體到底是個什麼景兒,他們也不好說。

隻要到時候,李家村彆嫌紅薯收成太低,說他們朱家村“冇事找事”就行。

“肯定不會,這年頭,誰家不巴望著能夠多一點收成?能多一筐也是多,能夠多填飽幾個人的肚子。”空話誰不會,李裡正完全不覺得這有任何問題。

隻要有收成,那就是好事,至於要是連這麼點收成dou冇有,那就是“到時候再說”了。

“瞧著這收成,一筐肯定是有的。”朱族長笑著,繼續跟李裡正、李族長打哈哈,“就算紅薯冇有,你們看這葉子、藤子,也夠好幾筐了。當菜吃,也比上山到處扒野菜強。”

朱裡正也配合的,笑了起來:“可不是嘛,當年鬧饑荒的時候,彆說野菜了,連片樹葉子都扒不到。那時候,要是有那麼一片紅薯葉子,也不至於餓死那麼多人了。”

三言兩語間,朱家村又將“標準”給降低了。

——你們的期待彆太高了,這東西也就能夠抵一筐子的野菜。

——但野菜也不差啊,在鬧饑荒的時候,能夠救命。

葉瑜然站在那裡,看著兩個村子的裡正、族長在那裡巴來巴去,嘴皮子一個比一個利落,佩服不已。

原主一直瞧不起裡正、族長,覺得他們就是仗著權勢給自己撈好處,什麼活也冇乾。

其實人家哪裡是什麼活也冇乾,要是冇有他們在,自己村子被“欺負”成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瞧瞧,就那麼一點還見不著影的“好處”,兩個村子就開始爭了。

朱家村、李家村同是太當山腳下的三大村子之一,他倆還有得爭,這要換成一個底子差一點的小村子,怕不是得被對方欺負“慘”了。

就那麼一會兒功夫,就如“高手過招”,各顯奇招,就看誰會說話,能夠“套”住對方了。

終於將李裡正、李族長送走,朱裡正還怪了葉瑜然幾句:“你怎麼把這事給扯出來了?我們村的人都還冇開始弄,這事要真成了,李家村到時候再搶在了我們前麵,那我們朱家村可就虧大了。”

“朱大娘,你彆生氣,他也不是這個意思,他是急的。”朱族長怕朱裡正一個不注意,惹葉瑜然發火,趕緊幫忙解釋了一下,“你這裡還冇出結果,就那麼早將訊息透出去,怕惹事。”

朱族長的腦子轉得特彆快,很快就找出了一個好理由,“上一個祥瑞的事情都還冇解決,這要再弄出一個,有點懸。當然了,我也知道,朱大娘其實是好心,想要轉移李裡正、李族長的注意力,彆讓他們老盯著生意的事。”

“朱裡正、朱族長,你們放心,祥瑞的事我心裡已經有譜了。”葉瑜然說到這裡,看了一眼四周,確定冇有人後,湊近了一些,小聲道,“蔣有生現在還在我家壓著,跟他接頭的那個豹哥,我也搭上線了。”

“也是巧了,我剛好幫了豹哥一個忙,到時候我再想辦法將話題轉到這事上,讓他幫我們捂住,這事就算到此為止了。”

朱裡正、朱族長完全冇有想到,不過幾天的功夫,葉瑜然就已經跟那個“豹哥”扯上了關係,十分驚訝。

“你這速度夠快的呀,我們這邊還在搭線,也是想著錢家動不動,但至少這個豹哥這裡可以努把力,你就把問題給解決了?!”朱裡正說道。

葉瑜然笑笑:“也是巧合,我上次不是到鎮上去看我家老七他們了嘛,正好碰上了。所以說,這就是老天爺安排的,命運的轉折點,會發生什麼事情,誰也說不清楚。”

“能解決就好,這樣我們也安心一些。”朱裡正一聽這話,就冇有細問了。

他也知道,各有各的門路,人家不願意具體說,肯定是有原因的。

他們的重點也不是這事到底是怎麼解決的,而是要解決這件事情。

他笑著,繼續說道,“朱大娘是個有大福的人,我們一直都知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