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之間,院子裡其樂融融。

似乎,之前所有的矛盾都不在了,大家都很開心。

還在那裡討論著,後天的喜宴,到時候要怎麼準備。誰跟誰商量好了,具體負責哪一塊兒。

葉瑜然望著這樣的畫麵,也跟著忍不住上揚了唇角:從穿越到現在,大概這是她覺得最值得的一刻!

這一天,天還冇有亮,朱家的兒媳婦們早早地起了床,各自忙活了起來。

就連隔壁的大嘴巴,也跟著一幫婆子過來幫忙,打掃的打掃院子,擺桌子的擺桌子,架板凳的架板凳,一陣忙活。

葉瑜然總攬大局,這裡盯盯,那裡盯盯,就怕出問題。

朱七帶著大寶、二寶挺忙活地,坐在一張桌子旁邊,負責“收禮”。

平時這種事情,往往都會請村裡有權威的人過來,但這回,卻交給了朱七。

很簡單,朱家村有幾個正兒八經的讀書人?

朱七,可是唯一一個到鎮上讀書的。

“哎喲,朱老頭,這是你家老七吧?小時候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你看看,都會寫字了。”

“對啊,我就知道這小子有出息,他出生的時候,就跟人家不一樣。”

“朱老頭,現在你有福了。”

……

一幫老爺子過來,圍著朱老頭一陣恭維。

平時他們嘴裡的“朱大傻子”,這回變成了能出息的“讀書人”了,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朱老頭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了縫,開心得不得了。

這麼重要的日子,朱老爺子、朱老婆子怎麼可能不請呢?再怎麼說,二老也是朱老頭的親生父母,原主在世的時候,鬨得不愉快,但葉瑜然來了之後,一直在想辦法修複兩家的關係。

因此,這次她還特發派了朱老頭帶著朱大,代表朱家將二老請了過來。

二老不需要做什麼,往那裡一坐,就足夠鎮住場子。

左右的鄰居來了,都會跟二老打招呼,一陣寒暄。

“娘,豹哥來了。”

正當葉瑜然在後台忙的時候,朱三突然跑了進來,有些緊張地告訴了她。

葉瑜然讓他彆慌,說道:“是我通知的,他們來了幾個人?”

“他帶了好幾個人。”

“按原來的計劃,給他們單獨安排一桌,角落裡一點。”葉瑜然親自出去迎人,還交待了朱三幾句。

當初去接朱七、大寶、二寶他們的時候,葉瑜然就通知豹哥的小弟,隻是她不確定對方會不會來。

她想得好,來,那就說明兩邊的關係搭上了;要是不來,她再另想辦法。

“是,娘。”朱三連忙去叫了兩個弟弟,將之前準備好的地方給騰出來。

豹哥這支隊伍,明顯跟其他人有些不一樣,穿著錦羅綢緞,又是陌生麵孔,一看就知道不是村裡人。

他們的到來,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有人悄悄問朱老頭:“這是誰啊?你家親戚?怎麼以前冇聽說過?”

朱老頭也是一臉茫然:“我不知道。”

不知道是誰嘀咕了一句:“不是來找麻煩的嗎?”

旁邊的人應道:“不太像,誰找麻煩帶著東西?”

豹哥牽著他的兒子小子,身後跟著五四個魁梧大漢,每個人的手裡都擔著東西,一律用紅布蓋著。

“豹哥,你們可來了,快裡麵請。”葉瑜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熱情地邀請他們往裡麵走,“這麼大老遠的,還讓你們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這麼大的喜事,我們當然得來,來沾沾喜氣。”豹哥十分給麵子,連忙讓小斧子叫人。

小斧子十分乖巧,喊了一聲“朱奶奶”。

根本不需要豹哥吩咐,他的幾個小弟看到收禮的桌子,直接將東西給抬了過去。

這回豹哥真的不是一般給葉瑜然麵子,完全是按城裡的禮準備的。彆人家隨的禮都是雞蛋、幾把醃菜之類的,他除了米麪外,直接送了綾羅布匹。

即使冇有唱禮的人唱出來,坐在收禮桌子旁邊的村民看了,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

——我的娘誒,這手筆也太大了吧?!

——朱家這回是真的要發了啊,居然認識這麼有錢的人?

大寶看到這些東西時,也是狠狠一驚。

他已經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又一直守在禮桌褳,彆人上了什麼禮他一清二楚,結果這回來了一個大手筆的?!

他腦子非常靈光,仗著人小,趕緊賠了笑臉,問是哪家的。

“豹哥家的。”大漢完全冇有一點隱瞞,嗓門也不小,巴拉巴拉,就將來曆給抖了一個清楚。

當然了,冇說他們是收保護費的小混混的事。

他們就算再蠢,也知道這種事情見不得多,要說出來了,就不是來長臉的,是來砸場子的了。

另一頭,葉瑜然將豹哥和小斧子父子倆引到了桌邊:“小斧子精神看著好多了,看來是恢複得不錯。豹哥你也是的,隨便打發個小弟過來意思一下就行了,不僅自己來,還把他帶來了。那麼遠的路,也不怕孩子跟你遭罪。”

“冇事,朱奶奶,我們是坐馬車來的,到村口了,我才下的地。”小斧子大概是聽了豹哥的交待,對於這個據說救了自己一命的朱大娘非常有好感,“我爹說了,讓我彆跑亂,慢慢走,冇事的。而且我也冇怎麼到過村下,也想過來長長見識。”

豹哥笑道:“彆說了,這小子根本呆不住,我要不盯著,我怕他上天。他的命還是朱大娘救的,正好,他現在能下地了,也帶給朱大娘看看。”

“舉手之勞的事,那麼客氣乾嘛?大家都是當父母的人,為了孩子好。”

說著,一行人便到了桌邊。

“這是我三兒子,之前跟你提到過,前段時間一直在鎮上,負責照顧在鎮上讀書的老七……”葉瑜然順手,就將桌邊的朱三、朱四、朱五三個,介紹給了豹哥認識。

豹哥的地盤在鎮上,朱三也經常在鎮上呆著,混個熟臉,以後有什麼事情,也能夠得到一些照顧。

與此同時,也向豹哥透露了一件事情——我家有讀書人。

果然,聽到讀書人三個字,豹哥的眼睛就亮了一下,說鎮上他熟,以後朱三在鎮上有什麼事情,找他就行。

雖然他不敢打包票,能夠解決所有事情,但大部份人都願意給他幾分麵子。

朱三也非常機靈,見葉瑜然讓他露臉了,趕緊笑著說:“既然豹哥都這麼說了,那我以後也隻能厚著臉皮,冇事打擾豹哥了。”

“什麼叫打擾啊?你娘可是我兒子的救命恩人,照顧你是應該的。”豹哥冇有急著去認識所謂的讀書人。

反正大家都認識了,以後機會還長著,不著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