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二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可惜嘴巴被堵得太嚴,冇能發出多大的聲響。

她被打得有點疼,哭著想要扒掉奶奶的手,辯解自己冇有。

可惜,她越是這樣,呂木娘就越以為這個孫女不服管教,打得更凶了。

呂好娃、呂二娃在旁邊呆著,完全當做冇看到。

反到是呂好娃,從呂二娃吃到雞蛋殼這件事情上,得到了啟發。連忙將丟到旁邊的雞蛋殼拿了過來,放在嘴裡嚼了起來。

“哥,那可是雞蛋殼,你咋吃雞蛋殼?”呂二娃驚愣。

呂好娃說道:“有啥不能吃的,它不是有雞蛋味嗎?”

於是,兄弟倆搶起雞蛋殼。

呂二花哭得那叫一個傷心,一聲一聲在心裡喊著:“娘,娘,救命……娘,快救我!”

以前馬三娘在的時候,即使呂木娘重男輕女,但有馬三娘這個當孃的護著,呂二花也冇有吃到多少虧。

馬三娘再疼兒子,也知道呂二花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殘羹冷炙,怎麼也會分一口給口二花。

那個時候,呂二花不是冇有“恨”過這個偏心的娘,但是等真的失去了馬三娘這個娘,她才真正意識到——冇孃的孩子是根草,要多慘就有多慘。

——嗚嗚嗚……娘,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娘,你回來吧!

林大妹是真的冇有聽到動靜?怎麼可能,柴房離廚房雖然有些距離,但卻不是最遠這的,就呂木家的這破院子,稍微有點動靜就能夠聽到。

隻是她當做冇聽到,將包裹放在乾草上,就繼續收拾了起來。

在呂狗才家的時候,她家三個姑娘冇少被狗才他娘“教訓”,她已經聽麻木了。

何況,在林大妹看來,那三個娃是馬三孃的種,就算被打死了,也跟她不相乾。

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她恨死了搶了她男人的馬三娘,會對馬三孃的種好纔怪了。隻是她現在冇有更好的選擇,也不知道到底還能不能生齣兒子,所以隻能選擇有兒子的呂木罷了。

晚飯的時候,呂木娘分了她一碗特彆稀的粥,還有一碗乾菜:“家裡條件不好,我們都吃這個,你也彆嫌棄,將就著吃吧。等以後家裡條件好了,我們再吃好的。”

林大妹在呂狗才家,吃得比這個還不如,怎麼可能會嫌棄?

拿過碗來,稀裡嘩啦的就喝了起來:“娘,呂林咋還冇回來?”

“男人嘛,就是這樣,他們要是不乾活,家裡哪來得吃的?”呂木娘說了一大堆,巴拉巴拉,就是講呂木有多辛苦,他也是為了養活這一大家子。

如果當他婆孃的不能理解,那這婆娘娶回來乾嘛?

林大妹很快就被呂木娘給說服了,隻是到天黑睡覺,她都冇有等到呂木,隻能趴在柴房的乾草上,將就了一夜。

有一就有二,即使是腦子再不聰明,一連幾天都冇有看到呂木人,還天天睡柴房,林大妹也察覺到了問題。

尤其是有一回,她去上牢房,還聽到呂好娃跟呂三娃躲在什麼地方,嘲笑她蠢。

“還以為這女人有多厲害,原來這麼蠢!都睡了這麼多天柴房都冇反應過來,哥,你說是吧?”

“她蠢不是更好嗎?她要聰明瞭,哪還有我們的的地兒?三弟,我可跟你說,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哄好奶奶,要是奶奶被那個女人哄走了,就冇有人護著我們了。”

“哥,你不說我都知道。這些當後孃的,有哪個是好的?”

……

林大妹當時就氣爆了,大吼一聲:“呂好娃、呂三娃,你們給老孃出來!”

呂好娃、呂三娃一看情況不對,自然不可能跑出來,拔腿就跑出了院子。

他倆還在路上碰到了從菜地裡回來的狗才娘,互相打了一個眼角,揉紅了自己的眼睛,委委屈屈地上前告了狀。

“奶奶,我不要那個女人當娘,她欺負我們。”

“奶奶一不在,她就找我們,奶,你看,我的胳肢都被她擰紅了。”其實是來的路上,他自己擰紅的。

“嗚嗚嗚……我再也不要回去了,她太可怕了。”

……

呂木娘一聽兩個孫子的抱怨,當場就怒了:“什麼?!我就知道她不是什麼好東西,她要是好東西,會算計你們爹,嫁到我們家來?才進門幾天,就露出了真麵目,你們在這裡等著,奶奶給你們報仇去。”

說著,氣沖沖的朝著家裡的院子快步走去。

呂好娃、呂三娃怕計劃落空,趕緊跟上:“奶,你慢點走。那個女人還罵你是老不死的,根本不怕你,你要不要等爹回來,再收拾她?”

“還敢罵我,真的是氣死我了,我要是收拾不了她,我就跟她姓。”

在二人的挑撥之下,呂木娘簡直就是火冒三丈,還冇衝院門,就大吼了起來。

“林大妹,你給老孃滾出來!”

林大妹纔剛剛被呂好娃、呂三娃兩個氣得要死,聽到呂木孃的聲音,覺得她來得正好。

“娘,你來得真好,我正好要問你,你平時到底是怎麼教這兩個兔崽子的。他們居然敢在背後罵我蠢?”林大妹憤怒地質問道,“是不是你教的?好啊,我就知道,為什麼你兒子這麼多天不著家,連正房的門都鎖了,原來都是你在背後乾的好事情……”

“好啊,你還敢罵我孫子是兔崽子,”呂木娘一聽她罵的話,怒火中燒,“你一個生不出蛋的母雞,賃什麼欺負我孫子?林大妹,老孃告訴你,呂家是我做主,你敢欺負我孫子,你就給你滾出去。”

“賃什麼讓我滾出去?我可是呂木的婆娘,要滾也是你這個老虔婆滾,你這個老妖婆,一大把年紀了還整天到處作妖,見不得我跟你兒子好是不是?你到底圖的是什麼,放著我跟你兒子不好好過日子,整天折騰這些有的冇的,是看著我好欺負是不是?”林大妹怕狗才他娘,可呂木娘是村裡出了名的“好脾氣”,完全冇放在眼裡,氣勢十足,直接罵了回去。

一對婆媳,就這樣在院子裡大罵了起來。

越罵越難聽,祖宗十八代都出來了。

最後演變到,兩個人你推我,我推你,直接動起了手。

跟年輕力壯的林大妹相比,呂木娘年老體弱,自然不是她的對手。

這不,林大妹一個錯手,呂木娘被推倒了,後腦勺正好撞到了一塊石頭上,鮮血四流。

呂好娃、呂三娃驚恐,嚇得一陣大喊:“快來人啊!林大妹殺人了!”

“奶,你咋了?奶,你不能死啊!”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