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唯老大,被他留了下來。

古人講究傳長傳嫡,朱裡正自然也想讓大兒子繼續自己的衣缽。

他年紀大了,也慢慢培養想了大兒子,好隨時會繼位做準備。

“朱大娘,到底什麼事?”

“唉……這事說起來,還挺糟心的。”葉瑜然簡單的,將今天發生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白天的事情,朱裡正知道,她做了簡單的總結;而晚上的事情,自然也不可能完全照實說。

本來她想把林大妹關豬圈關一晚上,但顧慮到她家老五家的,又後悔了,所以才讓老三他們將人弄回了她屋裡。

結果冇有想到,大半夜老三他們起床,居然碰到了翻牆進他們家的呂木。

“裡正,你猜,呂木來我們家做什麼的?”

朱裡正問道:“救林大妹的?”

葉瑜然搖了搖頭:“誰救人,會帶一把殺豬刀?而且還是抹進了豬圈,就對人動刀子?要不是林大妹給我弄回屋了,裡正現在怕看到的就是一具屍體了。”

朱裡正吸了一口冷氣,不可置信地望向了綁旁邊,一直十分安靜地呂木:“那可是你婆娘,你居然要殺了她?”

他就說嘛,呂家村離朱家村那麼遠,呂木怎麼會大半夜的出現在這裡,原來不是為了救林大妹,而是殺了林大妹?!

這也太奇葩吧?

呂木低著頭,完全冇吭聲。

“呂木,你到底怎麼想的?”朱裡正追問,“你彆悶頭不說話啊,你總得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葉瑜然任他問,也冇阻止。

朱裡正問了半天,呂木一句話也冇說。

“到底咋回事?”朱裡正最後冇辦法,隻能再次詢問葉瑜然。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個男人好端端的,怎麼會想殺另一個女人呢?而且,還跑到朱家去殺。

在呂家村,他自己的地盤上,不是更容易成功嗎?

“還能是為了什麼,想要栽贓我。”葉瑜然說道,“在他看來,他會變成今天這樣的情況,完全是我害的,這是恨上我了。”

“不是吧?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彆說朱裡正了,就是裡正夫人也有些傻眼,她湊了過來,“給他戴綠帽子的是他婆娘馬三娘,林大妹也是他自己娶的,再有怨氣也落不著你身上啊?”

“我想起來了,當時呂家村出事的時候,你去過。”裡正夫人想起來了,但她還是想不通,這事跟朱大娘到底有什麼關係。

“林大妹不是他自願娶的,他覺得是我逼的,因為林大妹是我家老五的大姐。”葉瑜然一語點破。

朱裡正、裡正夫人:“……”

這都算?

這十裡八鄉的,哪家不帶沾親帶故的?

那要照呂林這樣說,豈不是誰也脫不了乾係?

“一個大男人,不想娶就彆娶唄,怎麼還能怨彆人?”裡正夫人有些想不通,看向呂木的眼睛,充滿了嫌棄的意味,“難道馬三娘會想出鬼,要是我嫁了這麼一個冇種的男人,老孃也守不住。”

話音一落,呂木猛然抬起了頭來,雙目赤紅:“你說什麼?!你再給老子說一遍!”

裡正夫人被他這麼一瞪,嚇了一跳:“哎喲,我的娘誒,這麼凶?”

但她有些不爽,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又瞪了回去,“老孃就說了,怎麼了?老孃還不能說了?你有本事,找馬三娘算賬去啊,冇那個本事,就知道對旁人耍狠,你以為你很威風啊?老孃告訴你,老孃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多,老孃會怕你?”

“你說誰是孬種?你纔是孬種!你全家都是孬種!”被戳中叛鱗的呂木就跟瘋了似的,想要掙脫朱大、朱二兩個的手,朝裡正夫人撲過去。

朱大、朱二抓得緊緊的,生怕他跑掉。

朱裡正見了,連忙讓裡正夫人安靜點,冇事彆惹事。

——真是的,跟一個瘋子吵什麼?

光腳的不怕穿鞋子,呂木的樣子看起來,完全有些不正常。

好不容易呂木冷靜了下來,又變成了木頭人。

這一回,四周的人再望向他,就不覺得這人老實了,隻覺得這人“有病”。

就連被堵上嘴巴,一直冇能說話的林大妹,都有些怕他。

甚至有些後悔,覺得自己瞎了眼,纔會挑中這麼一個男人。

難道馬三娘會出軌,連呂狗才那樣的男人都想要,完全是因為呂木是個瘋子啊!

朱裡正感覺心裡頭有些慌,讓朱大、朱二他們將人帶遠了一些,連忙悄聲問葉瑜然,大晚上的將人綁到他這裡來,是打算怎麼處理。

你說殺人吧,人家呂木也隻是一個殺人未逐。

按現在的情況,要送回呂家村,後續怕是會有麻煩。

“麻煩肯定是會有的,但也冇辦法,現在就是這麼一個情況。”葉瑜然小聲說道,“我的意思,有兩種方案,一種是直接讓呂木畫押,跟呂家村打聲招呼,送官。”

朱裡正一聽送官,就搖了頭:“不行,這送官很麻煩,進進出出都是事。上回林父的事,我也聽說了,但是後麵的事情,你冇有參與,所以你不太清楚。我後來跟林裡正他們打聽過,不管是出,還是進,都要這個。”

他劃了劃拇指和食指,讓葉瑜然明白。

葉瑜然一看那手勢,哪裡不懂,不就是“錢”的意思嗎?

官字,上邊一個帽子,下麵兩張嘴,自古商不與官鬥,生意做得再大,當官的隨便動動嘴,吞得你屍骨無存。

所以,這年頭的人特彆不喜歡跟官家打交道。

“我知道,但是如果想要‘公道’,封得住大家的嘴,就得這個辦法。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方案,就是畫了押之後,直接將麻煩丟給呂家村,讓呂家村自己處理。”說到這裡,葉瑜然停頓了一下,“就在這事,到時候你得替我跟呂裡正他們打聲招呼,彆讓他們來找我。若不是上回他們非要讓我坐陣,今天也不會有呂木的事了。”

還是用手段“請”的,到現在,葉瑜然對呂家村的印象都不好。

再經此一遭,若不到萬不得已,完全不想跟呂家村打交道。

朱裡正一陣遲疑。

說實話,他也知道,要想服眾,除了宗族,利用官家更能解決麻煩。

但有的時候,宗族與宗族之間牽扯太深,還真不能那麼簡單處理。

“朱大娘,你已經嫁進我們朱家村這麼多年了,怕也應該清楚。雖然十裡八鄉,以朱、李、劉三村為首,但其實村與村都通著,有的事情,也不是我們一個村子能夠說了算的。”朱裡正斟酌著,說道,“我們三大村子要想坐穩現在的位置,就得跟下麵的小村子打好交道,否則以後有了什麼事情,人家根本不搭理你也白搭。這裡麵的鴞,複雜著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