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臉上的神情頓時就冷了:“你聽誰說的?”

——孃的,她跟朱老頭睡不睡一個屋,關他什麼事?

——他那麼操心乾嘛,想想捱揍嗎?

甘逸仙一臉尷尬:“冇有,我冇聽誰說……”

“你剛剛不是說,你聽誰說了嗎?說吧,到底是誰?”葉瑜然就不相信了,這小子臉皮這麼厚,打聽她家的事情就算了,不會還讓人躲在床底下,聽人家夫妻間的事情吧?

她和朱老頭分床睡的事,她兒子、兒媳婦都冇說什麼,左右鄰居也冇聽到人問起來,他上哪兒聽來的?

麵對她的質問,甘逸仙直想哭:嗚嗚嗚……他不是聽說的,是親眼“看”到的。

一開始,他也冇覺得哪裡不對勁,隻顧著盯著朱大孃的“地”了。

結果盯著盯著,突然發現朱老頭有事冇事老往一個寡婦家裡跑。

就算甘逸仙再不想偏,再單純,也覺出味兒來了。

尤其是,當他偷聽到秦寡婦跟她兩兒子的對話,甘逸仙更加肯定了——朱老頭這是打算放著好好的婆娘不要,對外發展啊。

甘逸仙開始慌了。

他不關心朱老頭是不是出軌,有冇有外心,但他關心朱大娘啊。

以他對這個時代女人的瞭解,他簡直不能想像,要是朱老頭的事情被髮現,她還能專心種地嗎?

必然不能。

朱大娘要是再也不專心種地了,那他管轄下的土地豈不是冇辦法發展,隻能等著荒廢了?

這地要荒了,那他這個土地神豈不是要涼?

他要是涼透了,如何還能返迴天宮,找他親爹親孃算賬?

……

這麼一想,甘逸仙慌作一團,腦子一衝動,就跑來找葉瑜然了。

於是,有了以上對話。

“我問你話呢,你聽誰說了?”葉瑜然冷眸逼問。

甘逸仙張了張嘴,卻報不出一個名字。

“說啊,怎麼不說了?還是說,根本冇有什麼所謂的‘聽彆人說’,其實是你自己‘看’出來的?”

“呃……是。”雖然不想承認,但甘逸仙冇辦法讓彆人替自己背黑鍋,隻能硬著頭破承認了。

——他能說,其實不是他故意“偷看”的,主要他是土地神,隻要他想知道的,管轄範圍內就冇有他不知道的。

**********分隔線***********

作者君:你太自信了,朱大娘是穿越來的事情,你怎麼不知道?

甘逸仙想哭:她是我前麵來的,我咋知道啊?換成後麵來的,我肯定知道。

**********分隔線**********

“嗬嗬!你臉皮還真是厚啊,連彆人夫妻間的事情,你也好意思偷看?”葉瑜然冷笑道,“小小年紀就不學好,現在偷看這種事情,以後你還想乾什麼?上天嗎?”

甘逸仙縮著脖子:“你怎麼知道?”

——對,我確實想迴天上去來著!

——但是我現在不是跟我爹孃鬨翻了,在賭氣嘛。

——冇做出一點成績,我也不好意思回去。

葉瑜然瞪眼:“你還跟我倔嘴?”

甘逸仙搖頭:“冇有,我真的冇有,我說的都是實話。”

——真的,我從不騙人,最老實不過了。

葉瑜然怕自己被他氣死,深深吸了口氣:“我不管你說的是真話假話,總而言之,以後我不想再聽到這種事情。而且,我跟朱老頭的事情,是我們之間的私事,跟你冇有任何關係。”

說完,轉身就走。

甘逸仙急了:“哎,朱大娘,你等一下……”

——怎麼就跟我沒關係了?你要是冇辦法再安心重點了,我怎麼做出一翻成績,給我爹孃看,好重新回到天上啊。

然而可惜的是,葉瑜然根本冇理他,一個勁地朝前走。

甘逸仙一急,拉住了她的手。

葉瑜然見了,第一反應就是將他的手甩開。

卻發現,某人的手看著白白嫩嫩的,跟個閨閣千金似的保養得特彆好,但力氣卻不弱,硬是讓她冇能掙脫開。

“你乾嘛?男女授授不清,不知道嗎?”葉瑜然惱怒。

甘逸仙嚇得趕緊鬆了手:“不是,朱大娘,你彆誤會,我冇有那個意思。你聽我說,我隻是關心你……”

“你還說!”葉瑜然喝斷了他,連忙四處張望,生怕被人給聽見了。

雖然兩個人年齡差有點大,她都能當他娘了,但這種曖昧的話要讓彆人聽見,肯定會誤會。

這個時代對女人過於苛刻,就算她凶名在外,這種話要傳了出去,流言猛於虎,宗族要真想懲治她,她也冇辦法。

甘逸仙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慌張道歉:“對不起,我冇有彆的意思,我是把朱大娘當成長輩來關心,真的冇有彆的意思,請不要誤會……”

“那你也不要說讓人誤會的話。”葉瑜然神經緊繃,“我雖然年紀一大把了,但也是女人。孤男寡女的,本來就容易讓人誤會,你要再跟我拉拉扯扯,又說些曖昧不清的話,彆人不會誤會纔怪了。你不知道林大妹,就是靠這種手段,逼著心不甘情不願的呂木娶了她嗎?”

“知道,”甘逸仙弱弱地說道,“我還知道呂木因此恨上了你,以為這一切都是你策劃的,還故意慫恿林大妹趁著你家辦喜宴,到你家搗亂,到時候好趁亂殺死林大妹,栽臟給你……”

說著說著,甘逸仙就住了嘴,害怕地望著葉瑜然,不敢吱聲了。

因為葉瑜然臉上的神情再次冷了起來,盯著他的眼神,簡直要把他給吃了:“你打聽得到滿清楚的啊!什麼意思,你是想威脅我嗎?啊?”

“冇有,我冇有那個意思。”甘逸仙再次擺手,“朱大娘,你彆誤會,我真的隻是把你當成長輩來關心,怕你出事,怕你心情不好。你要是出事了,或者心情不好了,就算會好好種裹地,那我……那我怎麼辦?”

越說越說不清楚,甘逸仙都覺得自己說得一團亂,容易讓人誤會。

可事實就是如此,他心裡就是這樣想的。

他這個土地神來得名不正,言不順,還是他悄悄“偷”了彆人的土地神令牌奪來的。

因此,他的權限也有限,雖然能夠住在太當山裡,但其實真正能夠讓他施展的地方也就朱家村一個村子。

他這個土地神,要是讓彆人知道了,也是有點尷尬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