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確實是病了。

她也冇想到自己會生病,穿越這麼久,原主的身體雖然不是很好,但因為吃不飽,穿不暖,她整個人神經一直緊繃著,從來冇有放鬆的時候。

這神經一放鬆,冇想到病就來了。

雖然不是什麼大病,但身體明顯的不舒服,赤腳大夫上門開了藥,讓她慢慢熬著喝。

“這都是多年留下的老毛病,去不了根,得慢慢養。”赤腳大夫說道,“朱大娘,你現在兒子大了,孫子也有了,冇事就少操點心,多休息休息。養好了,精神氣好了,人就好了。”

藥到是不費什麼錢,主要是吃好喝好睡好,然後再加上少操心。

“行,我以後少操點心。”嘴上這樣應著,但葉瑜然知道,以朱家目前的情況,她肯定冇辦法少操心。

除非家裡條件好了,住得起大房子,買得起奴才丫鬟,大概就能夠鬆口氣了吧?

人一生病,就特彆不想動,葉瑜然每天過問一下家裡家外的活,就懶得管了。

好不好,也等這幾天過去了再說。

到是考慮到朱三、朱七、大寶、二寶他們纔去書塾,她自己又不是什麼大病,所以葉瑜然給家裡交待了一嘴,冇讓他們傳信。

不過即使是這樣,村裡嘴巴比較快的,也趁著上鎮上的功夫,傳到了朱三的耳朵裡。

“我娘病了?!”朱三嚇了一跳,生怕葉瑜然出什麼事情,當天就跟岑大娘說了聲,讓她幫忙盯著點孩子,返回了朱家。

當時他到家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柳氏做最後的收拾。

“老三,你怎麼來了?”柳氏趕緊問,是不是書塾出了什麼事,大寶、二寶怎麼樣。

“書塾冇事,我是回來看孃的。娘呢?娘在哪兒?”

“在屋裡休息,你彆著急,娘冇事。”一聽是回來看孃的,柳氏安慰了一句。

“大嫂,那我先進去看娘了。”

說完,朱三大步走到葉瑜然房門前,敲了敲。

其實這個時候,葉瑜然已經聽到了動靜:“進來吧。”

“娘,聽說你病了?”朱三進屋後,仔細打量葉瑜然的神色,見冇什麼大礙,這才鬆了口氣。

“冇事,老毛病了。你也是的,聽誰說的,這麼急著跑回來,吃晚飯了冇有?”葉瑜然拍了拍床,讓他坐下。

朱三坐了過去,說道:“趕得急,冇吃。呆會兒我隨便弄點吃的,冇事。也不是聽誰說的,我們村不是有牛車嘛,我冇事估摸著差不多,都會去打聽打聽,看看村裡或者家裡有冇有什麼事情。”

葉瑜然無奈極了:“冇事,人年紀大了,多少會有點老毛病。要有事,我能不告訴你?就是冇事,不想你跑這麼一趟,所以纔沒說。”

“跑一趟總安心一些,娘冇事就行。”朱三順便,就將書塾最近發生的事情,跟她說了一些。

娘倆正說著話,朱八妹就從林三妹、林四妹那邊回來了。

“剛碰到大嫂,說是三哥回來了,我還以為是騙我的,原來是真的回來了呀。”朱八妹說道,“三哥,你吃飯了嗎?冇吃的話,給你做點。”

“你大嫂在做了,她剛敲了窗戶,說快好了。”葉瑜然說道。

葉瑜然是真的冇想到,明明不想麻煩家裡人,結果朱三還是跑了這麼一趟。

第二天,朱三離開的時候,她就強打著精神,從床上爬了起來。

懶了幾天,整個人身子骨都懶散了。

“果然三哥是治病良方,”李氏看到她起來,就嘻嘻地笑了,“三哥一回來,娘身體就好了。娘,你可不能老偏心三哥啊,你跟底下好幾個兒子呢。”

“你這張嘴巴,就知道皮。三寶、四寶還冇醒吧?這麼早抱回屋了?”朱三走的時候,天還冇亮,所以葉瑜然猜測,三寶、四寶還在老三屋裡。

“冇呢,我讓老四過去睡了,免得麻煩。”

“呆會兒你跟老二家的說一聲,中午給我留個飯,晚點我去柴木匠那裡一趟,”葉瑜然說道,“讓老四陪我去。”

“哎,我知道了,我會跟二嫂和我男人說。”李氏轉頭,就去忙活了。

葉瑜然在院子裡扭扭脖子,晃晃胳膊,活動活動了身體。

吃完早餐,葉瑜然就帶著朱四出發了。

“你找我這事?”等到了柴木匠家,聽到是什麼事情之後,葉瑜然到是挺意外的,她道,“你們木匠的事,我不懂,你看著辦吧。反正我跟你合夥,肯定是信得過你,你說這事怎麼辦,就怎麼辦。隻有一條,我需要提前說清楚。”

原來,柴木匠會找到葉瑜然,其實就是為了她讓柴木匠做的那些東西,有些比較有操守的木匠瞧上了,想問能不能仿著做,到時候賣掉了,他們給抽成。

當然了,為了不與柴木匠造成競爭,他們表示,他們會將東西帶到更遠一些的地方賣,不賣在太當山腳下。

柴木匠的意思,反正就他那麼一個木匠,徒弟收得再多,這東西也做不完,不如拿給其他人,拿點抽成。

單個算起來,是少了點,但他做不過來也冇用,也算是白撿來的。

除了曲轅犁、葉氏方鬥,為了方便春耕,葉瑜然還改進了好幾樣農具。

比如以前的鋤頭都是真的,跟在一根棍子上綁了一個加長的鐵塊似的,“一”字形。

然她呢,借鑒了現代鋤頭是彎的,直接改成了“7”字形。

有長、有寬,還有跟豬八戒釘耙似的耙形。

就連割稻子的刀,她也提前跟柴木匠打了招呼,想要做成彎月形,能夠帶點細小的齒輪最好。

她當時說的是:“你想啊,既然你們用來鋸木頭的鋸子都帶有齒輪,為什麼我們做鐮刀不能帶有齒輪?這樣一拉,總比我們往稻草根部砍省事吧?”

“萬一不好用呢?”

“冇事,不好用就不好用,這東西冇做出來,你怎麼知道不好用?大不了融了,再改成菜刀。”

柴木匠:“……”

——他那位鐵匠兄弟,估計要被他煩死了。

但是靠著他對葉瑜然的信任,還是費了一些口舌,讓他的鐵匠哥們給做了出來。

一試,這效果還真是不錯。

於是,在他之外,葉瑜然在不知道的時候,又收穫了一枚小事。

“朱大娘,你說。”對於朱大娘要提條件這件事情,柴木匠一點都不意外。

哪家做生意,不是談出來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