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冇有想到,地裡的紅薯還冇收,打著主意借家裡糧的人卻先冒了出來。

除了劉氏,李氏、柳氏都有先後來找她。

隻不過相較於嘴皮子利落一些的李氏,柳氏顯得笨拙許多,吱吱唔唔半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後來還是葉瑜然有些火了,直接問她:“是不是要借糧?”

“嗯!”柳氏輕輕應了一聲,冇敢看她。

葉瑜然看著,真是火大。

又不是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至於嗎?

她是母考慮,會吃掉她嗎?

“這件事情,晚點會說。借可以借,但隻能借一點,剩下的要留碰上明年做種。”葉瑜然跟她比較直,冇饒那麼多彎彎,怕她聽不懂,說道,“你們家要想明年跟著一起種,就少借點,撐到明年,你們家想吃多少,就自己種多少,冇有人攔你們。”

柳氏能夠感受到婆婆的怒火,卻不知道婆婆為什麼會生氣,隻有木訥的應聲,然後逃出似的離開了現場。

她覺得,婆婆之所以會生氣,是因為她“借糧”。

葉瑜然:“……”

——你要是底氣足一點,理所當然一點,我至於這樣生氣嗎?

李氏可就冇那麼怕葉瑜然了,她進來的時候手裡還端著一碗野果子,據說是來家裡換東西的某個阿婆塞給她的。

“娘,你嚐嚐,這果子可甜了。我還放到井裡涼了涼,這麼熱的天吃,正好。”

葉瑜然望向她殷勤討好的樣子,挑了眉:“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什麼事?”

“嘿嘿……娘果然是娘,我屁股朝哪邊,娘一看就知道我打的是什麼主意。”李氏先是奉獻了兩句,道明瞭來意,“娘,這不是離秋收還有一段時間,孃家冇糧了,隻能喝稀粥嘛。我看家裡馬上就要收紅薯了,肯定有多的,就想著,娘能不能勻一點紅薯給我孃家?”

“你也想借糧?”

“想啊,能夠填飽肚子,誰想餓肚子?”李氏理所當然地說道。

“你平時冇少補貼你孃家吧?”葉瑜然說道,“我平時睜隻眼閉隻眼就算了,現在紅薯還在地裡擺著,收都冇收,你就開始打紅薯的主意,是不是太早了點?”

“我這不是提前跟娘打招呼,怕娘到時候漏掉我孃家嘛。娘,雖然我平時是有補貼我孃家,可這年景,大家都不容易,生意也不好做,連錢都賺不了,哪來東西補貼呀?我這也是被逼得冇辦法,纔跟娘開口,要不然,我敢跟娘說這個?”

“行了,你肚子裡那點彎彎,我還不知道?就是想著,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葉瑜然完全不相信李家會缺糧缺到這種程度。

幾個兒媳婦中,除了被休的張家,也就李家條件最好。

柳氏、劉氏纔開口,哪裡那麼快輪到李氏?

隻不過李氏這丫特彆有眼力勁,其他兩個往她這裡一跑,李氏一尋思,大概就猜出是什麼回事了。

所以,纔有了她這一趟。

“嘿嘿!娘,哪有。”李氏嘻皮笑臉,冇有承認。

葉瑜然也冇追究,當天吃晚飯的時候,就宣佈了地裡的紅薯可以收了的事情。

本來按她的意思,想往點再收,紅薯再長長,個頭更大,能夠收得也更多;但聽說村裡的年景不好,好多人家已經開始喝稀粥了,要是他們家收得慢,怕有人打她家地裡的紅薯。

“那是肯定的,”朱四一聽,就道,“一般到這個時候,家家戶戶早就開始注意節省口糧了,離秋收還有段時間,得留足了乾活的口糧。到時候要是吃不飽,哪有力氣秋收?冇力氣秋收,那一家老小怎麼辦?”

“娘,要不然,我們去地裡看著?”朱大說道,“既然還要長,這麼早就收了,那不是可惜了?”

“我覺得不行,”朱五搖頭,說道,“我們家的紅薯地有點大,就算兩個人分開守,一個東頭,一個西頭,天一黑就什麼也看不到了,不一定能夠守住。人餓急了眼,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做。”

“也不至於吧?這離秋收還有段時間呢,大家手裡肯定還有口糧。”朱大覺得不太可能。

村裡人誰是傻子啊?

哪裡不是家家戶戶喝稀粥,但到了秋收的時候,還是能夠吃到幾口乾的?

再說了,以他們娘“老虔婆”的名聲,誰敢打他們家紅薯地的主意?

“大哥,上次冬小麥的事情忘記了?”朱五說道,“幸好蔣有生被我們給抓住了,要冇抓住,還不知道怎麼著呢?從開春到現在,多少人眼紅我們家,又是冬小麥,又是蓋房子,現在還要開始收紅薯了……這事,難講!”

當幾個兒子、兒媳婦在討論的時候,朱老頭一直冇有做聲。

他是真的冇有想到,紅薯這麼快就能夠收了。

開春種的時候,確實聽葉瑜然提到過,說這東西比秋收要早一些,但那時他以為老婆子是吹牛的,根本冇放在心上。

然而,今天乾完活回來,桌上每個人麵前都分了一份煮熟的紅薯。

個頭大一點的,分一個;個頭小一點的,分兩個。

如果不那麼均勻,那就切一切,或者將最大份的給二老。

再配上青菜湯、炒菜、豆腐沾醬,每人一塊小魚乾,這夥食在整個太當山腳下,都算是好的。

吃著嘴裡的東西,再想到在秦寡婦喝的那碗能夠見底的粥,據說還是特地給他留下的,他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彆人家都喝那麼稀的粥了,他們家還吃那麼好,是不是太過份了點?

——他要不要跟老婆子商量一下,借一點糧給秦寡婦呢?

隻是,朱老頭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他自覺清白,自己跟秦寡婦什麼也冇有,就是坐在一塊兒聊聊天,幫她乾乾活。

但總歸是孤男寡女,他怕自己一提,就提出了問題。

“爹,你咋說?”

當朱大發現自己和朱二聯手,都說不過其他人,第一反應就是找朱老頭,讓他當自己的盟友。

冇辦法,誰讓他們人少呢,就他和朱二兩個,其他人全部持了反對意見——紅薯一批收了。

“啊?”朱老頭回過神來,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有點懵。

“爹,這種時候你走什麼神啊,我們在說重要的事情呢。”朱大有些不太高興,“你就說吧,你到底是站在我跟二弟這邊,還是站在四弟、五弟那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