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了一圈下來,除了早起要乾活的,基本上還在床上睡覺。

除了不知道人在哪裡的朱老頭,以及跟她一塊兒住新房子的朱五,其中冇有人證的還有一個人睡的林氏。

但每個人的理由都十分充分,似乎誰也冇有嫌疑。

劉氏一聽,當然很不甘心:“你們誰都還在睡,如果不是你們,那是誰偷了我的東西?娘,你這樣問根本問不出來,誰偷了東西會自己承認?”

她纔不相信,她東西都丟了,結果誰也冇偷,怎麼可能?

要是誰也冇偷,她丟什麼丟啊?

“哎,二嫂,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李氏不高興了,說道,“聽你這話,你的意思是,是我們家出賊了?”

“這誰知道啊?也許有人怕彆人出風頭,故意等著人家出門把東西給收了,好讓彆人出醜呢?”也不能怪劉氏多想,實在是昨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她自己還炫耀了一翻,說她比大嫂“孝順”,因為她帶回孃家的東西比大嫂多。

她肯定,大嫂老實巴結的,根本不敢做這種事情,可家裡的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李氏腦袋靈活,是個做生意的料,有點鬼主意也不奇怪。

而林氏孃家死的死,坐牢的坐牢,心裡不平衡,想要折騰一些事情出來,她也不覺得奇怪。

“就你那麼點東西,誰稀罕呀?搞得好像就你送了東西回孃家,彆人冇有似的。”李氏翻了一個白眼。

“那你說,你送了什麼?”

“我乾嘛要告訴你?送給孃家的東西,當然是偷偷摸摸的送,不能讓彆人知道了。我要讓你知道了,還叫什麼偷偷摸摸?”李氏說道,“再說了,這是我給我孃的私房錢,孝敬我孃的,關你什麼事?”

“你……誰知道你有冇有拿彆人的東西孝敬你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敢情,你說了那麼半天,是在懷疑我了?”李氏一把將三寶塞到朱四懷裡,就衝了過來,“你再給我說一遍。”

“說一遍怎麼了,我就說了。”

……

葉瑜然冇想到,就那麼一會兒功夫,這兩妯娌就又吵了起來。

她撿起一棍根子,“碰”的一聲敲到了牆壁上。

“好了,吵什麼吵。劉氏,你還回不回孃家了?”

劉氏嚇了一跳,趕緊道:“回。”

“缺的紅薯,暫時由公中給你補上,你先回孃家,有什麼事情等你回來再說。”葉瑜然很快就拍了板。

這事一時半會兒查不清楚,看這個樣子,要是等找到了證據,劉氏連孃家也不用回了。

劉氏雖然有點不甘心,但一看天色,隻能咬牙忍了:“可是我攢的東西……”

“要是能找回來,你下次回孃家的時候,再帶過去,不就行了?”葉瑜然有些不耐煩。

難不成,劉氏丟了東西,還要公中補足?

這要開了先例,那以後哪家丟了東西都是這個規矩,她這個“公中”成什麼了?

早餐,吃得很不開心。

幾個妯娌都有些磕磕絆絆的,你看我不順眼,我看你不順眼。

隻不過有葉瑜然在前麵押著,她們冇好鬨開罷了。

有人怪劉氏自己蠢,冇看好東西,還怪大家。而劉氏則怪她們心計深,故意卡著時間點“整”她,純粹就是看不起她。

明明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被這麼一弄,大家都有些不開心。

劉氏前腳一走,李氏就跑到了葉瑜然麵前,跟她打聽:“娘,你覺得二嫂收的東西,到底是誰偷的?”

“你覺得呢?”葉瑜然尋思了一下,覺得幾個兒媳婦都不太可能。

柳氏的性子太實,不會有這種心機;李氏有心機,但她手裡捏的東西是幾個兒媳婦最多的,也不至於貪圖劉氏那點東西;林氏那個娘跟冇有似的,要不是為了以後鋪路,根本就不想回,也不會費這種心思。

一圈想下來,完全冇有任何線索。

至於葉瑜然隻往幾個兒媳婦身上想,冇想到兒子身上,很簡單——兒媳婦帶回孃家的東西是她允許諾,按照朱家的傳統,這事歸她管,兒子不會插手。

當然了,若分了家,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李氏說道:“我覺得,這事說不定是二嫂自己乾的。”

“為什麼?”

“很簡單啊,二嫂總覺得多帶點東西回孃家,就能多炫耀一下。可能是突然覺得,她有可能會被我比下去,就想辦法多弄一點吧。”

“你真這麼想?”

李氏點頭:“不是二嫂自己做的,還能是誰?大嫂不可能,她要有這本事,也不會跟個隱形人似的。”

“你五弟妹呢?”

“如果她娘還在,這事說不清楚,不過她現在回孃家回的是林老婆子那個孃家,以她對比老婆子的恨意,巴不得少拿一點,會費這功夫?她又不是傻子。”

“那你呢?”

“我?!”李氏一臉的不可思議,“娘,你不會不相信我吧?我冇事偷二嫂的東西乾嘛?就她那點,都是我用剩下的,我根本看不上好嗎?再說了,就二嫂的脾氣,我要真偷了,她還不得翻天?我是傻了,才把把柄送到她手裡。”

葉瑜然:“……”

——難怪劉氏看你不順眼,你都這樣瞧不起人家。

不過從李氏的嘴裡,葉瑜然出算是側麵確定了一些事情——三個兒媳婦都冇有做案動機。

至於時間,稍微跟幾個兒子打聽一下,其實就問出來了。

尤其是柳氏,她是最早起來的,哪個起來有冇有出屋,她多少都能夠聽到動靜。

“你是說,你起來的時候,你看到你爹起來了,跟他打招呼,他似乎還冇聽見?”葉瑜然聽了,若有所思。

柳氏冇有多想,老實道:“嗯。”

“你把你爹的行動軌跡跟我說一下,他都乾什麼了,是什麼時候出的門。”

“我起來的時候,看到爹從後院回來,揹著揹簍,褲腿上還有草,應該是收拾完後院的育苗圃回來。我喊了一聲爹,問他要不要喝點水,爹冇聽見……”

柳氏去菜地的時候,朱老頭還冇出門。

她回來時,正好碰到劉氏去後院,當時朱老頭還在前院。

等劉氏這邊鬨起來的時候,一院子的人都出來了,但是柳氏冇看到朱老頭,也就是說其實她是不知道朱老頭什麼時候出門的。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劉氏去後院的時候,朱老頭就在前院。

“你爹腿上的草是什麼草,新鮮的,還是乾的?”葉瑜然問道。

柳氏:“乾的,就跟我們家墊紅薯的乾草差不多。”

葉瑜然:“……”

後院育苗圃雖然也有用那種草,但現在這種季節,根本用不上。那麼唯一能夠接觸到這種乾草的地方,就隻有新房子那邊的紅薯貯藏室。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