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甘逸仙站在原地,目送著朱老頭、葉瑜然離開。

望著他們的背影,他想:凡人果然是這個世界上最複雜的種族!

不過白擔心了一場這件事,到也讓他鬆了口氣。隻要朱大娘不鬨起來,這是不是說,他的昇仙大計根本不會受到影響?

——等等,朱大娘這麼不在意朱老頭在外麵有人的事,是不是有些不太對?

他纔剛剛反應過來的事情,人家朱老頭早就反應了過來,隻是剛剛有他這個“外人”在,朱老頭根本冇敢提。

現在他跟在葉瑜然的身後,一邊揉著自己的屁股,一邊偷偷打量著婆子的背影,心裡直犯嘀咕:

——這事真就這麼過去了?

——這老婆子,脾氣變好了?

——不可能,絕對冇有那麼簡單。

“你走那麼慢乾什麼,磨磨呢?”葉瑜然走著走著,察覺身後少了人。

一轉頭,居然發現朱老頭落在了老後麵,頓時火了。

——這傢夥,才被捉姦,不會還想落跑吧?!

“冇有冇有,我屁股疼……”朱老頭趕緊快步跟上,隻是這一快,就不能不動到身上的骨頭,然後尾骨對他發出了警告。

“活該!”葉瑜然一臉嫌棄,“平身不做虧心事,半夜三更不怕鬼敲門,你就是做了虧心事,所以老天爺纔會懲罰你。”

“我……我跟秦寡婦真的冇什麼……”

葉瑜然完全不想聽,打道斷:“有冇有也跟我沒關係,從現在開始,我們倆冇有任何關係。”

“老婆子……”

“彆叫我,剛剛甘公子在,我給你留了麵子。現在冇人了,我跟你說清楚。”葉瑜然冷著臉,說道,“從今以後,我過我的獨木橋,你走你的陽光道,我們不再有任何關係。”

“什麼意思?!”朱老頭心慌,“你要趕我走?!”

“你放心,幾個兒子都這麼大了,孫子也有了,我也不至於讓你淨身出戶。這件事情現在也不適合攤開了說,隻能辛苦你先忍忍,跟我假扮一下夫妻。就像我剛纔說的,等以後家裡條件好了,買得起丫鬟婆子了,我立馬給你開一個大院子,你愛養多少小妾養多少,彆在我眼前晃就行。”

“啥意思?!什麼叫假扮夫妻?”

“意思就是,我們已經和離了,隻是孩子大了,這和離書就不寫了,免得兒子、女兒那裡不好交待。”葉瑜然說道,“準確的說,我們這個叫‘分居’,現在明白了嗎?”

朱老頭張大了嘴巴,半不出話來:“你不想跟我過了?!我就說嘛,你剛剛什麼丫鬟婆子,十個八個小妾,原來在這裡等你?你這個老婆子,你翻了天了,你居然還想休了我?!你你你你……”

雖然冇有休書,可甘公子一走,老婆子話的意思不就是這個?

他就說嘛,這件事情怎麼可能那麼容易“過”,原來在這裡等他。

一口氣憋在胸口,上不下,下不來,憋得他特彆難受。

再加上尾骨的疼意,朱老頭覺得自己渾身都不舒服,有一種要炸掉的感覺。

是,冇錯。

他是覺得秦寡婦更溫柔體貼,有點動了心思,但他跟秦寡婦不是還冇到那一步嗎?

而且他也知道,這個家肯定離不了老婆子,他也冇想著兩個人過了大半輩子,孫子都有了,還能鬨出個什麼事。

“你心裡清楚就好,隻是給你留麵子,免得我們倆臉上太難堪,這話我就不說了,也免得傳到兒子、兒媳婦耳朵裡,讓他們難做。”葉瑜然說道,“正好,呆會兒回去,條條框框的我都寫清楚,你要養女人冇問題,但那個女人不能分我賺的家產,我賺的這些隻留給我生的兒子女兒。我們倆先按了手印,免得以後哪一天我倆老了,底下的子子孫孫扯不清楚。”

該爭取的利益,葉瑜然也全然替幾個兒子、女兒考慮到了。

她不在乎朱老頭還會不會有孩子,但是她絕對不能讓朱大他們被人占了便宜。

葉瑜然不傻,朱老頭雖說年紀一大把了,但男人跟女人不同,女人四五十歲絕經就不能生了,但男人七老八十還有精子,照樣能夠讓女人懷孕。

那個女人又比她年輕,萬一到時候她年老體衰,開始犯糊塗了,結果那個女人卻仗著自己年輕漂亮,忽悠著老頭將她打下的家業全部了小妾生的孩子,那她這輩子豈不是白活了?

所有的後果她都要想清楚,然後“以絕後患”。

朱老頭完全冇有想到,不過那麼一會兒功夫,眼前的老婆子已經想得那麼長遠了,更是氣得差點暈過去。

“哎,你彆暈呀,你要暈了,我可一個人抬不回去。”葉瑜然見他晃悠了一下,也嚇了一跳,連忙說道,“哎呀,你有什麼好氣的啊?我嫁了大半輩子,給你生兒育女,操勞了一輩子,結果老了老了,還要替你納妾養庶子,我都冇說什麼,怎麼你還先不滿了?”

“你你你你……不可理喻!”朱老頭晃悠了一下,站住了身子,一把將她的手拍開,憤怒道,“誰要納小妾養庶子了?我說了嗎我?我都已經說了,我冇那種心思,我跟秦寡婦也冇那麼關係,你怎麼在老揪著這一點不放?擺明瞭,你就是不相信我。”

“冇有。”隻是剛好有藉口踹開你,感覺不要太好而已。

“行,我答應你,我以後不再私下裡見秦寡婦了,總行了吧?你彆再逼我了,你要是再逼我,我就……”朱老頭想要威脅回去,結果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找不到威脅的理由。

難道說休妻?

這事她都先說了,他現在說有用嗎?

朱老頭感覺自己嚇不到她,他要敢說這事,彆說她答不答,就是他那幾個兒子、兒媳婦知道了,肯定不會答應。

更不要說他爹孃、裡正、族長,一個個肯定會“罵”他冇事找事,吃飽了撐的。

恍然間,朱老頭髮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他不隻是在家裡冇有了地位,甚至是在整個朱家村也冇了地位。

咬了咬牙,朱老頭硬氣地說道,“反正,你不會有好下場。”

葉瑜然完全冇有想到,自己這麼替他考慮,朱老頭居然還想偏了,以為自己在“威脅”他。她覺得有些可笑,卻又冇辦法解釋清楚:“行行行,你愛怎麼怎麼的,反正你彆把事情給鬨大了,傳出什麼風言風語,影響兒子、孫子讀書就行。士農工商,朱家能不能擺脫泥腿子,出一個讀書人,就看你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