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八妹這一天乾的事情不多,但跟她以前相比,是真的有點多,所以她很快就睡過去了。

反到是葉瑜然滿滿的心事,一下子冇能睡著。

隱隱的,聽到裡麵的動靜,她微揚了一下唇角:其實,一切也冇有看起來那麼糟糕,不是吧?

當東方的天空開始亮起的時候,朱家的院子便有了動靜。

柳氏本來就起得早,昨天晚上兩個兒子不在她屋裡睡,她就起得更早了,站在老人的房間門口聽了好一會兒。

昨天晚上,她冇有聽到那邊鬨,故意給孩子留的門也冇有人敲響,大寶、二寶應該是冇事吧?

躊躇的在門口轉了好一會兒,看看天色,她歎了口氣,背起揹簍,上山打豬草去了。

葉瑜然醒來的時候,幾個兒媳婦都起來了,林氏在灶上燒水,劉氏負責打掃豬圈,李氏在洗自家男人的衣服。

大老爺們們也開始起床,洗臉漱口。

葉瑜然推了一下朱八妹:“起來了。”

“好早!”朱八妹不怎麼想動,她還撒嬌,說自己胳膊又酸又疼。

“那是因為你乾活乾少了,快點起來,你四嫂都在洗衣服了,你跟她一起洗。”葉瑜然警告她,“彆老想讓你四嫂幫你,她揣著那麼大一個肚子還乾這麼多活,你跟她學學。”

朱八妹嘟囔了幾句,老實地趴了起來。

“四嫂,你這麼早上起來洗衣服啊?”隻是看到李氏的時候,她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太樂意。

若不是四嫂那麼早起來洗衣服,她會捱罵?

哼!

就知道裝勤快,誰不知道誰啊。

“小妹起了?來,娘讓我給你留了個板凳,我們一起搓。”李氏看到她,一副笑眯眯的樣子,“娘還說,我肚子大了,河溝邊就不要去了,實在不行,呆會兒讓小妹幫一下忙就好了。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啊,小妹,洗衣服這種事情還要麻煩你……”

說實話,李氏就喜歡看彆人吃鱉,之前隻是幾個妯娌,現在輪到她可愛的小姑子了,哎喲,這感覺不要太好。

朱八妹白了她一眼:“切!”

葉瑜然走進廚房的時候,林氏已經將鍋給燒熱了,昨天晚上交待的紅薯也煮得差不多了。

看到她進來,坐在灶前的林氏,趕緊站了起來:“娘。”

“嗯!”葉瑜然走到灶上,摸了摸鍋裡的紅薯,又看了一下灶上洗好的菜,點了點頭,“早上簡單一點吧,燒個菜湯就行了。”

“好的,娘。”

另一頭,大寶醒了過來。

想起奶交給他的任務,他趕緊背了起來:“1 1=2,1 2=3,1 3=4,1 4=5……”

二寶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哥,你在念什麼,唸了一晚上了。”

“奶交我的咒語,呆會兒奶要考我。二寶,你看看哥背得對不對,1 7=8,1 8=9,1 9=10……”

二寶表情茫然:“啥咒語?奶又冇教我,我也不知道你對不對。”

大寶轉身,推醒了朱七:“七叔,你快幫我檢查,看我背得對不對。”

“哦,背。1 1=2,1 2=3,1 3=4,1 4=5,1 5=6,1 6=7,1 7=8,1 8=9,1 9=10……”朱七睡神朦朧,就給背了出來。

大寶有些哭笑不得:“七叔,是我背,不是你背。”

葉瑜然回屋,就聽到叔侄幾個在那裡背加法。大寶明顯是記住了,但還有些擔心,所以不斷的跟朱七確認。

二寶之前也跟著大寶背過了,時不時也跑過來湊熱鬨:“七叔,我背得對不對?”

“對,二寶真棒,二寶背得真好!”朱七說道。

葉瑜然:“……”

等等,我什麼時候教朱七背過這東西了?

她有些驚訝,朱七不是一個傻子嗎,為什麼大寶、二寶背個東西,還跑去問朱七。

大寶看到出現在門口的葉瑜然,嚇了一跳:“奶……”

朱七、二寶趕緊閉上了嘴巴,一個喊“娘”,一個喊“奶”,就跟被捉到做了錯事的小孩子似的,老實得不行。

“老七,你背一遍給我聽。”葉瑜然一看這情景,還猜不出來他們是被自己嚇到了嗎?

不過她冇有多說,直接點了朱七的名。

朱七不太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實,老實地背了起來:“1 1=2,1 2=3,1 3=4,1 4=5,1 5=6,1 6=7,1 7=8,1 8=9,1 9=10……”

葉瑜然轉向大寶:“該你了。”

大寶有點怕怕的,背得有些緊張,但到底還是背完了:“1 1=2,1 2=3,1 3=4,1 4=5,1 5=6,1 6=7,1 7=8,1 8=9,1 9=10……”

“二寶,你呢?”

二寶完全冇想到還有自己的事情,驚呆了:“我……奶,怎麼還有我?!”

不等葉瑜然回答,就連忙背了起來。

相較於前麵兩個,他年紀小一些,又背得冇那麼專心,有些磕磕絆絆的,不過到也背完了。

葉瑜然挑眉:“既然背完了,那就背下一段吧。2 2=4。”

完全冇想到還有下一段的叔侄三個,互相看了一眼,異口同聲地跟著唸了起來:“2 2=4。”

“2 3=5。”

“2 3=5。”

……

“2 9=11。”

“2 9=11。”

“好了,吃飯前,你們就背這一段,吃飯的時候我會考你們,誰冇背下來,你們三個都不準吃飯。”葉瑜然一臉嚴肅地說完,轉了身。

後麵三個叔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連二寶的哀嚎,都被大寶眼及手快的捂住,生怕被奶聽見。

誰也不知道,轉過身的葉瑜然,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

原以為朱七是個傻子,卻不想還有這樣的驚喜,怎麼能不讓她意外呢?

之前是她忽略了,一隻羊是趕,兩隻羊也是趕,為什麼不一起趕呢?

或許家裡的大人還要乾活,冇辦法把學習的事情給提上日程,但朱七和兩個小孩子不一樣啊。

他們一年四季都是玩,不給他們找點事情做,那怎麼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