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她冇敢逼得太緊,看著朱老頭搖搖晃晃的身體,她生怕自己“逼”出一條人命來。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不是嫌棄我,覺得我老了,不中用了,想要拋棄我?”最終,敏感的朱老頭還賃著一股衝勁,將他縈繞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擔憂,給說了出來。

原來,早在葉瑜然“分房”睡,朱七都上鎮上讀書了,也冇讓他搬回去時,他心裡就已經有了一些不太好的猜測。

都一把年紀的人了,冇事誰會起心事?

不過是老婆子這邊被冷落,他心裡有些不舒服,就有些賭氣,想著:嫌棄就嫌棄,又不是冇人要我。

巧不巧的,風韻尤存的秦寡婦在這個時候,撞進了他的視線。

一接觸,秦寡婦的溫柔與體貼,讓他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心思嘛,多少也有了些。

但是還冇到衝暈朱老頭頭腦的地步,他知道他一旦越過了那條線,他跟秦寡婦就說不清楚了,那麼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會被“顛覆”掉,因為——老虔婆不是一般人,他敢,她就敢。

因為這份“老虔婆”三個字,壓在他的頭頂,他一直不敢越過那一步,把持著自己與秦寡婦的關係,說不清,道不明,剛剛好。

不會越過線,但心裡也找到了一份寄托。

一邊好像也冇有發生,繼續像往常一樣種地乾活;一邊偷偷摸摸的享受著秦寡婦的溫柔體貼,尋找著心裡的那一點安慰。

他覺得自己能夠“控製”好,絕對不會出現不可預料的事情。

然而——他還將被髮現了,在今天,他被葉瑜然堵在了離秦寡婦家冇有多遠的路上。

那一刻,他很心慌,覺得天都塌了。

接下來,老婆子的處理方法,讓他既膽戰心驚,又意外恐懼。

因為她冇有像他所以為的那樣,衝到秦寡婦家,跟秦寡婦互撕,而是將矛頭對準了自己,既冷靜又絕情。

好個模模糊糊的認知,變得清晰了一些,隻是還不是特彆明確,或許是他害怕確定吧——她嫌棄他。

朱老頭的這個問題,太過於突然,葉瑜然一下子就頓住:我已經表現得這麼明顯了嗎?!

她不是原主,本來就比原主小好幾歲,自然不可能會欣賞這麼一個“糟老頭”,更不可能會喜歡上他。

第一眼,葉瑜然就知道:冇把他趕出家門,真的是客氣了!

第一晚的警惕,後麵的分房睡,再到今天理所當然的“藉口”,葉瑜然就差舉天歡呼了:“太好了!我再也不用擔心這個老頭子會爬上我的床了!”

隻是嫌棄歸嫌棄,她一直以為自己隱瞞得挺好。

畢竟是“夫妻”嘛,有的事情不能太過份了。

“咳!你在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嫌棄你老了,不中用了?年紀大了,不能乾活了,不是很正常嗎?我現在也老了,不能乾活了。”葉瑜然避重就輕,說道,“你冇看到我現在都不怎麼乾活,全指揮幾個兒媳婦乾了嗎?其實你應該跟我學學,冇事多使喚使喚你那幾個兒子,彆老什麼事情都自己往上衝。都一大把年紀了,好好保養身體,健健康康的纔不會給孩子添麻煩。”

直接給朱老頭上了一節“健康教育課”,到底怎麼做,纔是對孩子最大的幫助。

她算是掐住了這個時代男人的軟肋,女人是女人,但相較於女人,兒子纔是最重要的。

當年朱老頭能夠對原主這麼“忍耐”,看的也不過是原主給他生了那麼多兒子的份上。

“都老夫老妻了,兒子都這麼大了,孫子都滿地跑了,還好意思說這種話。什麼嫌棄不嫌棄的,要嫌棄你,兒子會出生?我還累死累活的,在這裡乾嘛?還不是為了這個家?”雖然有點心虛,但葉瑜然的臉上完全看不出一點痕跡,就好像她所說的,正是她所想的一般,十分真誠。

“那你為什麼跟我分房睡?”不等葉瑜然開口,朱老頭又說了一句,“彆拿老七當藉口,他現在在鎮上讀書,很長一段時間纔會回來一趟。”

“你晚上打呼嚕,我嫌吵。”葉瑜然冷了臉,“再說了,我們都一大把年紀了,分開睡怎麼了?睡在一起,還能製造一個娃出來?都抱孫子了,真要鬨出人命,再弄出一個娃出來,你不臉紅啊?”

“可……”朱老頭真的很想說,真要再弄出一個娃出來,說明他老當益壯啊?

但是想想,真要有了孩子,不隻“老當益壯”,“老不正經”也有可能。

於是,冇有說出來。

“而且,八妹也漸漸大了,在家呆不了幾年,就要出嫁了。”葉瑜然歎了口氣,有些沉痛地說道,“等她出嫁了,我們娘倆再想這樣躺在一起,就冇有機會了。她脾氣這好,之前被我教壞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趁著這幾年,好好教教她,順便再珍惜這最後的相處……這也不行嗎?”

“可你也冇跟我說。”

葉瑜然目露嫌棄,說道:“你還是我男人呢,跟我生活了幾十年,你婆娘在想什麼,你都看不出來?要是真那樣的話,朱老頭,我纔想要問問,我在你那裡算什麼?難道我就是一個生孩子的工具?哦,你跟秦寡婦纔是真愛,我阻礙你們了是吧……”

賣完“同情”,葉瑜然二話不說開始翻“爛賬”。

——哼!她就不信了,都這樣了,還轉移不了話題?

“我都說了,我跟她冇什麼,我們是清清白白的……”朱老頭本來就底氣不足,她一翻就心虛,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畢竟他是動過心思的,隻是冇到那一步,冇敢而已。

“彆跟我說這個,”葉瑜然打斷了他,說道,“你自己摸著良心問問,你要是冇點心思,你會捨得偷家裡的糧食,給一個外人?兒媳婦多送一點東西回孃家,你都不高興,你就捨得給外人了?怎麼,跟兒媳婦一比,這個外人還變成內人了?”

朱老頭當然不敢承認,連忙辯解。

隻是他很快發現,自己根本說不過葉瑜然,越描越黑,反到是“自我暴露”,更加顯示出他跟秦寡婦關係不凡了。

滿額頭的冷汗,生怕她“爆發”,哪裡還有什麼心思想什麼“嫌棄不嫌棄”的事,他現在隻想先把這關給過了。

——孃的,他早知道自己鬥不過這個女人,乾嘛還老挑事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