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了,他倆不敢當著葉瑜然的麵說,怕捱罵。

當朱五整天忙活著尋找答案時,葉瑜然這邊也冇閒著,朱三嬸、朱四嬸之前才說要讓她幫忙掌掌眼,這不“活兒”就來了。

“行,跟你三嬸說一聲,我收拾一下就過去。”

朱八妹應了一聲,過去跑腿了。

葉瑜然加屋,換了一件齊整一點的衣服,還不忘讓正在院子裡做手工活的林三妹、林四妹看好家。

畢竟家裡收著那麼多紅薯,要是冇人看著,也不安全。

朱家的幾個兒媳婦也冇閒著,柳氏、劉氏、李氏、林氏回了一趟孃家後,就開始忙活著曬紅薯片的活計了。

相較於生紅薯,這種季節,還是曬乾的紅薯片更好存放。

她們不知道葉瑜然還有下一步計劃,隻是照做。

新院子比舊院子更寬敞,除了切紅薯的活放在舊院子,曬晾的活都放這邊了。

林三妹、林四妹兩姐妹的活計就是,一邊做手工活,一邊看東西,時不時再翻撿一下正在曬當中的紅薯片、紅薯條之類的。

除了生紅薯片,還有一部分是屬片的紅薯條,後者是用來做零嘴的,可以自己吃,也可以拿來賣。

李氏負責的生意裡,已經有了紅薯條的身影,隻不過因為年景不太好,買的人少,她拿出來賣的也不多罷了。

葉瑜然走的時候,還不忘記拎了一個籃子,裝了一點紅薯條。

既然是“相看”,多少要準備一些能夠讓對方看得上眼的東西,這纔算有誠意。

“大嫂,你過來,咋還帶東西了呢?”朱三嬸接過葉瑜然的籃子,多少有點不好意思。

上回送了兩次紅薯,這回臨出門,要跟她們去相看了,還另外給帶了東西,這說明什麼?

說明老虔婆是真的打算跟他們來往,恢複關係了。

“既然是去相看,多準備一點也是應該的。”葉瑜然說道,“裡麵曬了一些紅薯條,都是新鮮貨,也給三壯長長臉。”

說著,就問朱三壯在哪兒,給她看看。

“在屋裡呢,我喊一聲。”朱三嬸轉頭,就衝屋裡喊,“三壯,好了冇有?你大伯母出來。”

“哎,來了。”朱三壯從屋裡出來,穿著一套過年才能穿的新衣服,到也像那麼回事。

葉瑜然看了一眼,有些不太滿意:“這衣服是不是太豔了點?當時染布的時候,我就說了,三壯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染什麼紅的,你非要弄個紅的。一個年輕小夥子,又是去相看的,穿一身降紅色,喜氣是喜氣了,就是太紮眼了。”

“喜氣不好嗎?”朱三嬸弱弱地說道,“我覺得挺好的,精神。”

“不行,換一套。”葉瑜然問朱三壯,還有冇有彆的衣服。

朱三壯說:“有,大伯母,不過那些衣服有補丁,都是破的。”

葉瑜然一聽就皺了眉頭:“先拿出來我看看。”

結果一看,冇有一件滿意的。

冇辦法,隻能讓他們先等著,說她找老四、老五的衣服看看,能不能先弄一件合適的穿上。

“四虎是一起吧?四虎你那衣服也彆穿了,你們倆都是紅的,不合適。”葉瑜然完全不給麵子,直接吐槽了朱三嬸、朱四嬸的審美。

又不是三四歲的小娃子,不管是深降紅,還是淺降紅,過年過節穿冇問題,但一到了相看這種場合,肯定不行。

葉家相看穿帶紅的?

而且還是年輕小夥子。

彆人一看,哪個不知道你家急著成親?你越急,女方就越喜歡抬高自己的身份,到時候越麻煩。

男人嘛,就應該穿得得全大方一些。

朱三壯、朱四虎站在那裡,窘迫地低著頭,完全不敢吱聲。

而被嫌棄了的朱三嬸、朱四嬸雖然不服氣,卻也不敢嗆聲。畢竟要出門了,呆會兒還要靠人家呢。

這個時候,朱四、朱五已經下了地,不在家。葉瑜然就跟李氏、林氏說了一聲。

婆婆要東西,豈有不給的理?

她倆二話不說,就將自家男人的新衣服給翻了出來。

葉瑜然卷好,讓她們看好家,重新回到了朱老三家。

這次朱三壯、朱四虎換上,果然效果就不一樣了。雖然布是幾個兒媳婦染的,但穿的是葉瑜然的幾個兒子,她為了不太丟臉,硬是插手了這件事,冇讓她們染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出來。

朱四虎年紀小一些,一身亮眼一些的靛藍;朱三壯年紀大一些,一身暗色係的靛藍。

都是藍,卻硬是讓他倆穿出了不同風格。

葉瑜然不滿他們的髮型,讓他倆會下,還親自上手給他倆盤了一個頭髮。

古代的男人髮型就那麼幾種,但農家冇那麼講究,隨便盤盤就行了。可到了葉瑜然手裡硬是不同,費了一些小心思,將頭髮盤得更精緻了一些。

不僅如此,還找了一根顏色差不多的破布條子當髮帶繫上。

“找把鋒利的剪刀過來。”

朱三嬸不知道她要乾活,不過還是照做了。

當她們看到葉瑜然拿著剪刀往朱三壯、朱四虎的臉上使,嚇了一跳:“大嫂,你這是要乾嘛?”

“彆動!眉毛太亂了,理理。”葉瑜然將臉上多餘的毛髮,該修整的修整,冇有一會兒就弄好了。

冇有給他們化妝,但用麵脂修了一下容,將零亂的亂髮固定一下,完全冇問題。

好了以後,葉瑜然讓他倆把手伸了出來。

這一伸,葉瑜然再次皺了眉:“怎麼指甲也不剪一下?那麼大的人了,指甲黑漆漆的,哪個姑娘看了喜歡?剪指甲。”

完了,她還讓他倆站起來,走出步給她看看。

朱三壯、朱四虎在葉瑜然麵前,哪裡抬得起頭,那種含胸駝背的姿態,讓葉瑜然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她二話不說,指了一根小棍子,就敲了他倆的背和胸口:“站好了!一個大男人,低什麼頭,含什麼胸,你又不是女人。”

“男人要氣魄,要有風度,知道嗎?”

“後背挺直一點,下巴抬高一點。”

“記住了,這個位置。”

……

還教他們怎麼走路。

明明是去“相看”的,結果忙完了好一會兒,都冇能邁出朱老三家的門。

可憐的朱三壯、朱四虎差點淚汪汪,直想喊:“我不去了,行嗎?”

“魁梧大漢,大氣一步,邁的步子大一步,快一點。”

“三壯,下巴下巴,我讓你抬下巴,你冇記住啊?”

“四虎,你喊三壯,你抬什麼?再抬彆人就隻能看你鼻孔了,你當你自己鼻孔很好看啊?”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