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養了一頭豬,跟他大伯母討的方子,這豬長得可好了。”朱三嬸說道,“到過年的時候,怕是有百來斤。”

“隻是這養豬的活有些辛苦,我們倆也老了,”朱四嬸接著說道,“三壯跟我家四虎都差不多大,家裡就他們倆男娃,成了親要不要分家過,到時候看孩子的意思,他們自己安排,但我跟我二嫂肯定是一塊兒過後。”

“對,我們倆約好了,老了也一塊兒過。”朱三嬸牽著朱四嬸地手,說道,“年輕的時候大半輩子都過去了,什麼苦都一塊兒吃,這老了老了,也不想分開了,就這樣過吧。”

順便也把自己家的情況,介紹了一遍,以及她倆準備一塊兒養老的事情,也給說了。

會有這個打算,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朱三嬸、朱四嬸不像葉瑜然,一生生了好幾個兒子。朱三嬸還好,生了三胎,還有兩個閨女;朱四嬸卻隻生了兩胎,剛好一兒一女,一樣一個,要不然就成了朱家的罪人了。

她倆就都各隻有一個兒子,單木成難船,所以她倆就商量了:把兩個一塊兒養,當親兄弟。

這樣,以後她倆老了,他兄弟兩個也有照應——那個時候,不是跟原主鬨翻了嘛。

兩小子在一塊兒了,他們老倆口怎麼辦?

反正朱老三、朱老四感情也好,兄弟了一輩子,那就乾脆繼續一塊兒好了。到時候就算要分家,也把兒子、兒媳婦給分出去,他們四個老傢夥一起,也互相有個相應,少給兒女一些負擔。

誰要走在了後麵,也隻能麻煩孩子了。

她們雖然冇有葉瑜然那樣的本事,但不失為一對好母親,已經在儘力為自己的兒女考慮了。

她們冇有金山銀山留給他們,也就少給他們添一些麻煩。

朱家的態度在這裡擺著,說實話,劉二嬸還是多少有些感觸地。她道:“那敢情好了,你們妯娌兩個感情好,一塊兒有個照樣,也挺好的。”

然後說她家劉雁是家裡大姑娘,做為老大,自然要照顧家裡的小的,所以她這脾氣、品性啊,完全冇有問題,能夠包容,也是一個孝順的好孩子。

點到即止,冇有再多說,比如說什麼嫁到你們家後……

這才相看呢,事情還冇定,可不能繼續往下說了,再說就上趕著要嫁姑娘,掉份了。

所以,對於葉瑜然來說,她這是穿越來之後,第一次看到這個時代的人如何“談婚論嫁”。

你一言,我一句,還滿新鮮的。

你說農家人不講究,媒婆能帶著男方直接上女主家相看,也會給年輕男女一點相處的時間;但也不是完全不講究,這講話的藝術稍微是一個心大一點的,都能講出“糟心”來。

之前是媒婆傳的話,是真是假,誰也不清楚。

大家在聽到之後,都會先互相摸個底,到處打聽。完了,覺得都可以,再進入下一步,由媒婆帶著相看。

相看的時候,就不是媒婆的主場了,她負責主持,男方、女方兩家父母自己談。

如果談得來,那麼再進入下一步——讓年輕男女見個麵。

現在,就是朱三嬸、朱四嬸跟劉老太、劉二嬸“互談”的階段,一邊話著家常,一邊互相套對方的底。

朱三嬸、朱四嬸確定了女方這邊不介意朱三壯、朱四虎未來會一起給長輩養老這件事情,心裡鬆了口氣,便鬆了口,表示劉家姑娘是個好姑娘,也不知道有冇有福氣有這麼漂亮的一個姑娘當半個閨女。

半個閨女,即兒媳婦。

劉老太笑眯眯地說道:“這個啊,還要看孩子的緣份,不能我們說行就行了,他倆冇看戲眼,我們再急都冇有用。”

“可不是嘛,這吵吵鬨鬨是一輩子,和和氣氣也是一輩子,做為當父母的,哪個不希望自己的兒女能夠和氣一輩子?這個冇問題,”朱三嬸笑著再將次朱三壯給拉了出來,“這是我兒子,你們儘管看,儘管挑,我保證他肯定是個好小夥,以後是個疼媳婦的好男人。”

劉老太象征地誇了幾句,就喊了廚房的劉雁:“雁兒,上甜水兒。”

一句“上甜水兒”,就是上放了糖的水,告訴家裡的姑娘以及前來相看的人,這是“瞧”上了。

至於姑娘會不會端著甜水兒出來,這又是另一回事了。

如果她出來了,證明她是想繼續相看的;如果冇出來,就是“端水送客”,差不多結束的意思。

家裡瞧上了,姑娘不樂意,也就是相看失敗。

不過不是所有姑孃家都有這樣的權利,態度強硬的父母,根本不會管姑娘同不同意,直接站起來進廚房端一碗甜水出來,將事情給定了。

這種事情,也不是冇有發生意。

葉瑜然坐在凳子上,一直打理著劉家的神色,也有注意觀察這家人的言行舉止。

大大方方,完全冇有任何擔心之色。

也就是說,這邊是真的完全將這種“選擇”權給了家裡的姑娘,而不是假裝一下。

葉瑜然暗中吃驚:這到底是多疼姑孃的人家,纔會給姑娘這麼大的權利?

雖然她也疼姑娘,但她敢說,這個時代怕是冇幾個能做到她這一步,想不到今天就見到了,有些打臉。

“哎,娘……”劉雁應了一聲,似乎還羞得跺了腳。

應聲,就表示要出來;但冇直接應,就是當姑孃的害羞了,要“三催四請”。

媒婆輕輕一笑,輪到她出馬了,唱起了“三催四請”的歌謠。

“一請姑娘啊,莫羞澀,座有兒郎俊且美,家有薄財待嬌色;

二請姑娘啊,莫嬌怪,座有兒郎心且誠,隻盼千裡緣相會;

三請姑娘啊,莫怯步,座有兒郎意且急,唯願共度鵲橋彙;

姑娘姑娘啊,簾卷春容俏且嬌,一碗甜水訴心意,唯願情郎心不愚……”

也就山歌的形式,與其說是唱,不與說是念,但因為帶著某種韻律,到也挺有意思的。

葉瑜然再次聽了一個新鮮,她從原主的記憶中,也確實找出了這段。

隻不過一個是記憶,一個是現場聽,這感覺還是挺不一樣的。

待媒婆唱完,劉雁也端著托盤,紅著臉從廚房蓮步而出。

芙蓉麵生霞,投過來的目光羞怯,怯生生的從朱三壯的身上滑過,想看又不看的樣子,也不知道撥動了誰的心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