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話一出,劉文根家的院子,一片安靜,靜得掉根針都能夠聽見。

屋裡,劉白花驚慌地瞪大了眼睛:什麼?!這是我孃的算計?!

雖然不想相信,可老虔婆的威名在那裡擺著,又說得如此“義正言辭”,據理力爭,讓人完全找不到可以反駁的東西。

劉白花冇有想清楚是怎麼回事,她就知道了一件事情——這回相看,她是真的冇希望了。

“嗚嗚嗚……”她蹲下身子,哭了起來,還不敢哭出聲來,怕被外麵的人聽見。

院子裡,文根娘目瞪口呆:“啥?!我被算計了?!”

氣不打一出拿,重新撿來了地上的掃把,就想抽向文根婆娘。

“你個殺千刀的,我就說嘛,賃白無故的,我名聲怎麼那麼差,整村人都罵我是惡婆婆,原來是你這個東西作的妖。”

“我打死你!”

“你個殺千刀的,氣死老孃了!”

……

村民本來不想拉,可看到文根娘氣勢洶洶的樣子,生怕劉文根還冇回來,就鬨出人命,隻能攔住。

另一頭,劉老根的婆娘完全被嚇住了,心中暗驚:我的天?!

——白花娘套路這麼深,我平時得罪她得罪得那麼狠,她不會也算計我了吧?

——難道我嫁給劉老根後,名聲莫名其妙就變差了,不會也是她使的壞吧?

——還有,前麵那個留下的種那麼恨我,不會也是……

整個後背發涼,深覺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

要不是被那個老虔婆給“揭穿”了,劉老根婆娘都忍不住懷疑,是不是這輩子她到死,都不會知道這一點?

文根婆娘根本冇有想到,有一天會有人揭破她的心機,整個人慌得不行。

——怎麼會?!

——這個女人,怎麼會知道她的謀劃?!

她嫁給劉文根這麼多年,仗著自己的心機,將劉文根捏得死死的,連婆婆也在她彆有用心的安排下,成了彆人眼中的“惡婆婆”。

稍微有一點動靜,彆人不會想她不好,隻會以為她又被婆婆給“欺負”了。

為此,劉文根雖然不敢為了她反抗婆婆,但也站在她這邊,她說什麼就是什麼。

然而她怎麼也冇有想到,有一天,居然有人會直接“拆穿”她?!

“不是的,我冇有,我……”

文根婆娘想要解釋,卻發現自己的語言十分蒼白,根本說不過葉瑜然這個老虔婆。

她第一次後悔,不應該仗著這麼多年的“成功”,就小看了傳遍了十裡八鄉的“老虔婆”,以為人家隻賃蠻力,冇有腦子。

是的,她就是這樣認為的。

她覺得老虔婆很蠢,要是聰明的話,誰會破壞自己的名聲,傳出那樣的“凶名”?

老虔婆應該學學她,不僅占到了裡子,連表上也好看,這纔是真正的“名利雙收”。

“爹,你站在這裡乾嘛?”劉海生年紀小一些,跑得要慢一些,因此他比劉文根晚一點趕到家門口。

當他看到自家老爹站在門口,還有些奇怪。

隻是他這一嗓子,同時也讓院內的人聽見了。

——什麼?!劉文根回來了?!

文根婆娘還在想著挽救的法子,慶幸著冇有被劉文根“聽見”,等老虔婆一走,大不了她說是老虔婆“汙衊”她的。

反正老虔婆的名聲那麼壞,劉文根被她“忽悠”了那麼多年,肯定聽她的。

可兒子的聲音,打破了她的妄想。

“冇什麼!”劉文根應了兒子一聲,推開了自家的大門。

他穿著一身補丁的舊衣服,腿上還沾著泥和乾草,額頭上的汗跡,也說明他是一種小跑回來的。

可以想見,在回來的路上,他是多麼心急,多麼擔憂家裡會出事。

就是這樣一個老實人,他望向了依舊跪在地上的婆娘,難過的問道:“她說的是真的嗎?”

“你說誰?”文根婆孃的嘴角,努力扯出一個笑容,她想辯解,“孩他爹,你要相信,我嫁給你這麼多年,冇有功勞也有苦芝,我為你生兒育女,我……”

巴拉著,她就想說自己為了這個家做了多少貢獻。

雖然當年她嫁給劉文根的時候,冇有帶多少嫁妝,但她也是真心實意想要跟他過日子。

這麼多年,兒女都大了,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了,他不能因為外人的一些話,就懷疑自己的枕邊人。

文根婆娘在說,她婆婆見到了劉文根,也在那裡說:“文根啊,你彆聽她胡說,她就是一個毒婦。你聽孃的,剛剛老虔婆彆騙你,她說的都是真的,她……”

就跟葉瑜然所說的那樣,若真要論實力,其實文根娘根本不是這個兒媳婦的對手。

同樣是在說,文根娘就是說不過兒媳婦,幾次開口不是被搶了話,打斷了,就是聲音被蓋住了,冇說出自己想說的。

可文根婆娘不一樣,這個女人看著柔柔弱弱的,聲音也很好聽,可說話的聲音更加煽情,還每一次都剛好蓋住了文根孃的聲音。

這就導致了,劉文根明明在聽兩個人說話,卻每次都被他婆娘吸引了注意力,根本未能聽清楚他娘在說什麼。

現場的論證,讓左右的村民驚呼不已:厲害呀!難怪我們平時會被這個女人給“騙”了,連劉文根自己都被騙了,更不要說他們了。

“你說完了嗎?你要說完了,我想聽我娘說。”劉文根老實歸老實,但顯然冇有蠢到冇邊。

他的這話句,直接讓他婆娘說不下去了,“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這次是真哭,哭得既絕望又傷心,連聲音也變得尖銳起來,不同以往:“劉文根,你居然不信我?!”

劉家村的人,趕緊捂住了耳朵:我的娘呀,原來她的聲音也這麼刺耳啊!

在她的聲音中,劉文根直接跪到了他娘麵前,後悔地說道:“娘,我對不住你。”

“兒啊……”文根娘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抱著自己兒子的頭,痛哭了起來,“這個殺千刀的,欺負你娘啊。這麼多年來,你娘被欺負慘了,嗚嗚嗚嗚……我的兒啊,娘好心痛,娘隻要一想到你被這個殺千刀的給騙了,孃的心窩子就痛啊。娘早就跟你說了,你這個婆娘不是什麼好東西,你怎麼就是不聽孃的啊。”

“娘,兒子知道錯了。”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