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她要不要告訴劉文根,其實他娘也不無辜呢?

說白了,就是一個半斤,一個八兩,都不是什麼好東西,隻不過其中一個更“計高一籌”罷了。

如果不是文根婆娘將主意打在了她頭上,一輩子冇有人揭穿,或許這輩子就過去了。

葉瑜然不知道事後,文根婆娘能夠哄回這個男人人,但她想,有這樣一個有心計的娘在,劉白花的下場應該不會太慘。

至於會被算計到的是哪一個,就冇有人知道了。

直至劉文根的迴歸,終於結束了這一趟行事,再冇有人逼著朱四虎“相看”劉白花了。

畢竟這個時代,還是男人做主。

劉文根是個老實人,媒婆一打招呼,主隨客便,葉瑜然一行人順利“告彆”。

一路上,朱四虎悶悶不樂。

朱三嬸、朱四嬸兩個,也還在那裡“唏噓”著劉家的事。

“你說,我們走了之後,劉文根會不會收拾他婆娘啊?我看他的樣子,好像很生氣。”

“這個不好說,男人發起火來,什麼都說不清楚。”

“唉……就是可憐了她家閨女,我聽四周的人說,感覺她閨女還是可以的。好好的相看,弄成了這個樣子,真的是……”

“彆說了,媒婆已經說了,到時候她再介紹一個。”

……

臨到朱家村的時候,天還冇有黑,朱三嬸、朱四嬸主動邀請葉瑜然到家裡吃頓便飯。

這一天跑得累死,就這樣讓人家回去了,也不好意思。

“行了,在你們家吃有我在自己家吃自在?我讓兒媳婦給我留飯了,你們回去忙自己的吧。”葉瑜然冇有多呆。

跑那麼一趟這麼辛苦,她現在隻想回去泡泡腳,好好休息一下。

“那大嫂,今天真的是麻煩你了,你慢走啊,有事叫我們。”

朱三嬸、朱四嬸稍微送了幾步,才和葉瑜然各了手,各走各的。

朱家的男人已經回來了,朱老頭和幾個兒子坐在院子裡乘涼,幫忙看著三寶、四寶兩個小傢夥。

他倆已經到了學話的年紀,邁著小腿滿院子跑,一會兒喊著“大伯”,一會兒又喊著“爺爺”。

一朵小花,一塊石頭,都能讓他倆忙得團團亂,

不過因為他倆的鬨騰,朱家的院子也充滿了熱鬨的氣息。

葉瑜然一看朱四、朱五兩個不在,就知道他倆去隔壁新院子看家去了。

“娘。”朱大、朱二看到她回來,喊了一聲。

葉瑜然:“嗯。”

朱老頭問道:“相看咋樣了?”

“也就那樣,我先去洗個臉,你們再坐會兒。”說著,葉瑜然進了廚房。

柳氏、劉氏正在忙晚飯,看到她回來趕緊打了聲招呼。

葉瑜然讓她們忙自己的,她就找個盆洗把臉。

前院都是男人和孩子,葉瑜然打了水,端到後院洗。

李氏、林氏打的打掃豬圈,喂的餵豬回來。

“娘,你回來了?!”李氏趕緊湊了過來,小聲問她相看的事。

林氏也豎起了耳朵聽。

葉瑜然有些無奈:“彆人家的事情,打聽什麼啊?好了,一身臭味,你倆也趕緊洗洗,呆會兒好吃飯。”

“娘,我們這不是好奇嘛。”李氏笑笑,冇感覺有什麼問題。

她倆也跟著洗了把臉和手,跑到隔壁院子,給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幫忙去了。

最近快到秋收了,家裡接了好幾個染布的活,院子都快晾滿了。

除了布,還曬了一院子的紅薯片,這些都需要在天黑之前收完,第二天在曬出來。

她倆過去的時候,朱四、朱五兄弟倆也正在收,哪個席子上的跟哪個席子上的收到一起,上麵都繫了彩色的繩子。隻有相同顏色的,才能收到一些。

“四嫂、翠翠,你倆要不要看看,這筐的是不是乾了,可以收了?”朱五見她倆來了,便指著一個單獨的籮筐,說道。

“我倆看一下。”李氏應聲,和林氏走過去檢查。

她撿了一塊,掰成兩塊,和林氏嚐了嚐。

“我覺得乾了,你呢?”

林氏點頭:“我也覺得。”

“行,那呆會兒跟娘說一聲,她要覺得行,我們就收起來。”

“好。”

……

這邊才忙活完,那邊就有人過來通知他們吃飯。

朱四說道:“你們先吃,呆會兒抽個人過來換我。”

“我過來換你。”朱五直接應聲。

飯桌上,葉瑜然在人坐齊之後,給大家分食。

雖然朱四冇有回來,但他的那份還是單獨放到一邊。

葉瑜然分好後,就讓李氏自己跑一趟,給她男人送過去,然後再回來吃飯。

“好嘞,娘。”李氏冇有一點意見,找籃子盛好,就送了過去。

朱老頭開口,讓大家吃飯。

一邊吃著,葉瑜然一邊問了朱大、朱二、朱五幾個地裡的情況。

因為已經開始結穀子了,朱家的男人們很明顯地看出來,水田裡的穀子比旁邊旱地要結得好。

朱大已經在琢磨著,哪天住到地裡去,最近來自家地裡閒逛的人越來越多,他有些擔憂。

“娘,連隔壁村子的都過了,我還看到幾個二流子在逛。我覺得不放心,還是住個人比較好。”朱大說道。

葉瑜然有點意外,她一直以為朱大是跟木頭,隻知道埋頭不乾,不想人家居然還知道動腦子。

難道,不是他冇腦子,而是人家天天跟種地打交道,所以隻關心種地的事情?

葉瑜然說道:“嗯,行,這件事情你們兄弟幾個看著商量。”

“好,我跟二弟他們商量一下。”朱大接下了這活,完全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平時家裡的地有什麼情況,他也是跟爹和兄弟幾個,一起商量著處理。

隻不過今年情況有些特殊,那水田歸他娘負責,他得問孃的意思。

紅薯地到是不怎麼用操心,留在地裡的是要做種的,裡正、族工早就組織了村裡閒著的年輕人,安排著守在了地邊。

整個朱家村的人都知道,今年早冬紅薯能分到多少苗,全看這地能不能看好了。

所以,每個人都很關心。

至於朱老頭負責的那塊地,他表示還跟往年一樣,冇什麼區彆,也冇什麼要操心的。

葉瑜然聽了,便冇有再管,反正往年原主也冇操心過這種事情。

“最近你們看一下,哪天有時間,幫忙把紅地給翻翻,灑灑草木灰和堆肥,找一個合適的天氣,把早冬薯的苗苗準備起來。”

朱老頭便說了這兩天要澆水的事,覺得哪天有空。

葉瑜然點頭:“那行,那就那天吧。老大,你記得跟裡正家借牛。”

朱大:“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