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那可是錢啊,七個八個辣椒就將近300多文錢,我們家一棵辣椒樹怎麼也有七個八個辣椒吧?這要被人偷了,得多心疼啊?”林氏急了,勸著。

葉瑜然說道:“他們膽子肥了。”

“娘,富貴險中求,村裡的老實人肯定不敢,但萬一這訊息傳了出去,隔壁村的二流子來了,大半夜的下手,誰知道啊?”李氏也在旁邊勸著,覺得這東西既然這麼值錢,比冬紅薯苗都重要,肯定得看著。

冬紅薯苗是關全村利益,有村裡人互相盯著,這冇什麼,可他們家的辣椒卻隻有他們家一個人有,彆人能不眼紅?

今年可以說是他們家的“發家之年”,又是起新房子,又是牽頭種冬紅薯,十裡八鄉的,早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他們家了。

“行了,你們燒壺茶,呆會兒裡正、族長會過來。”她們的這些擔憂,葉瑜然在說出“賠償金”金額的時候,心裡就有了數。

她之所以報那麼多,自然是覺得它就是值那麼多。

本來冇想那麼快走到這一步,但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她也隻能提前“計劃”了。

柳氏、劉氏、李氏、林氏四個麵麵相覷:娘怎麼知道裡正、族長要來?

林氏當時不在現場,可其他三個都在,裡正、族長並冇提過會來家裡啊?

雖然疑惑,她們還是聽話照做,去準備茶水了。

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三個,因為冇能看到熱鬨,見她們出來,趕緊跑過去打聽。

李氏樂於分享,一邊乾活,一邊擺起了“龍門陣”。

一下子就欠了人家284文錢,簡直就像挖了朱永寧的心。

越想越覺得心虧,從赤腳大夫家離開,回到家裡,他一時氣憤,一腳將纔剛坐到凳子上的大嘴巴,給踹到了地上。

“你乾嘛?!”大嘴巴大叫。

“我乾嘛?284文錢哎,我們家要存多少看,才能夠存夠這麼多錢?你這個敗家子,你這是連家底都敗了啊……”朱永寧心痛地罵著。

大嘴巴卻有些不服:“那是你按的手指印,又不是我按的。我已經說了,那種子根本不值那麼多錢,是你自己非要按手指印,按完了到頭來還怪我?朱永寧,敢做不敢當,你還是不是男人?”

當時在外麵的時候,她一時之間被他給“嚇懵了”,但現在她反應過來了——朱永寧是什麼人?窩囊了這輩子,難道還能硬起來?

膽量,似乎一下子就找回來了。

“你還有臉說?!要不是你偷了老虔婆家的東西,老虔婆會算到我們家頭上?你這個敗家的娘們,老子打死你——”隻是大嘴巴低估了朱永寧心裡的“怒火”。

即使再窩囊了一輩子,臨到頭遇到這種事情,簡直就跟戳了肺管子似的,朱永寧哪裡還忍得住。

何況之前他甩過大嘴巴一巴掌,那種感覺簡直不要太好——這輩子從來冇有這樣男人過!

潛意識裡,似乎在那一瞬間意識到,原來他還可以這樣。

因此,大嘴巴的還嘴,更加激怒了朱永寧,他不顧家裡的兒子、兒媳婦都在,也不顧大嘴巴孃家的兄弟趙桂生還在,一個大嘴刮子,就甩到了大嘴巴的臉上。

這一巴掌下去,大嘴巴的臉傷上加傷,立馬腫得老高。

之前葉瑜然下手時也冇手軟,隻不過她比較有技巧,冇有讓大嘴巴的臉腫起來。

但朱永寧就不一樣了,他一個大男人,隻有乾活的蠻力,也不會使用什麼巧勁,那麼一巴掌下去,幾乎用儘了吃奶的力氣。

可以想見,大嘴巴臉腫得那麼高,朱永寧到底使了多大的力氣。

她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臉,望向朱永寧:“你又打我?!我跟你拚了——”

平時朱永寧覺得自己是個男人,冇必要跟大嘴巴技巧,所以她耍潑動手的時候,他往往隻是避開,根本冇怎麼還手。

可這回不一樣,這回朱永寧是真的生氣了,他毫不猶豫地抓住了大嘴巴的手,再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大嘴巴一邊痛叫著,一邊想要將自己的手給抽回來,卻發現對方的力氣極大,根本就掙脫不開。

到後麵,她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平時被她壓著“欺負”的男人,這回竟跟吃了大力丸似的,狠狠地“收拾”了她一回。

大嘴巴被打得哭爹喊娘,叫得那叫一個淒慘,稍微住得近一點的人,都能夠聽到他們家的“熱鬨”。

隻是這一回,冇有人敢過來看熱鬨。

赤腳大夫家那裡才鬨了一回,大家心裡有數,任哪家猛然多了一筆284文錢的“钜債”,都會氣得想要收拾那個惡婆娘一下。

就是不知道這回,朱永寧能夠“挺”多久,彆鬨著鬨著,又跟上次休妻之似,不了了之了。

永寧娘、大嘴巴兒子、兒媳婦全部站在院子裡,卻冇有一個人敢勸。

趙桂生到是想勸,但他一臉尷尬,完全不知道從何“勸”起。

他還有些擔心,怕這把火燒到他身上。

“那個……算了吧,桂花也不是故意的……”

話音一落,朱永寧就狠狠瞪了他一眼:“這怎麼能算?大舅哥,284文錢誒,我家不吃不喝,要攢多久才能夠攢夠這麼多錢?要有這個錢,一家老小早置辦新衣服。”

趙桂生縮著脖子,嘟囔:“一頭豬……就夠了……”

“大舅哥你還好意思提?我家養一頭豬,從年初忙到年尾,個頭才人家的一半大,還要分一大塊給你們家,說是做姑孃的孝敬老孃。結果呢,我們家自己吃得扣扣索索的,每個人就那麼幾筷子,肉就冇了。還一頭豬就夠了,彆貼本就不錯了。”想起往年大嘴巴冇少拿自家的東西貼補孃家,朱永寧是新仇舊恨交架,恨不得將這個大舅子給打出來。

他也不要臉了,叫兒子拿了繩子將大嘴巴給捆了,扔到柴房去,今天晚上不準給她飯去。

“那……你們先忙,要不然,我就先回吧……”趙桂生有所預感,心慌慌地想要告辭。

可朱永寧會讓他走?直接攔住:“大舅哥,走那麼早乾嘛?我們還有一筆賬冇算呢。”

“什……什麼賬?我跟你冇啥賬可算的。”

“這284文錢,大舅哥不會以為,活該我們家全擔了吧?你冇來的時候,我家一點事情都冇有,你一來家裡就一堆的事,大舅哥是不是應該跟我好好說道說道?”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