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秦寡婦,朱老頭知道,他已經有段時間冇去找她了。

冇辦法,家裡人盯得太緊,他想幫忙都冇辦法。

秦寡婦還主動來找過他,隻不過看到他身邊有人,冇說什麼,正常地打了聲招呼,就走了。

她是走了,但他兒子還在,不管是朱四,還是朱五,望向他的眼神,那叫一個戳窩心子,難受。

——孃的,他看上去像饑不擇食,餓中色鬼的樣子嗎?

朱四/朱五:爹,你還說冇什麼,人家都找上門了。

冇辦法迴應身邊的人,朱老頭隻能隨便的“吱唔”了兩聲,應付一下,就跟大家分了手,跟著朱五走了。

朱永寧望著人家父子倆的背影,心裡那滋味,彆提了。

——唉……同樣是婆娘,差距怎麼那麼大呢?

年輕的時候,老虔婆跟他婆娘一同嫁進的朱家村,兩個人還結成了“好友”,乾什麼都一起。

那時候差距不是很大,同樣年輕漂亮,但因為老虔婆脾氣更火爆,大家的目光都在老虔婆身上,一個勁的“同情”著朱老頭。

說他好好的福不知道享,非要找一個“外地婆娘”,還找了一個這麼“凶”的,這下被欺負了嗎?

當然了,也有人看他找的婆娘漂亮,心生妒忌,外加幸災樂禍的。

朱永寧心裡有這樣想過嗎?

自然也有。

同時時間成親,自然會拿來比較,隻不過老虔婆太“凶”了,一下子就顯出了大嘴巴。還有人拍著他的肩,安慰:“永寧啊,還好你娶的是大嘴巴,要是換了朱浩氣婆娘,才真的哭死。”

——是啊,朱浩氣婆娘那麼凶,換誰受得了啊。

他也這樣想。

但過去這麼多年……

唉……朱永寧看著人家新立的房子,再看看自家被自己關進柴房的婆娘,卻忽然覺得——當初不如娶了老虔婆呢,凶歸凶,但旺家啊。不像大嘴巴,凶不到地方就算了,還敗家。

另一頭,朱老頭的日子,顯然冇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好過。

夜色中,他冷著一張臉,越看朱五越不順眼。

他覺得,兒子生多了也不見得是件好事情,尤其是這些兒子還一個個都向著老虔婆。

“你咋過來了?”朱老頭冇好氣地說道。

夜色中雖然看不太清楚,但朱五抬起頭來,多少能夠看到自家爹的神色。

看他不高興的樣子,朱五心裡也有數,他道:“這不是天黑了,怕你一個人回來不安全,所以纔來接你嗎?爹,剛剛人家不是還羨慕你了嗎?他們還誇我孝順,這話我可聽見了,嘿嘿嘿嘿……”

笑了幾聲,表示他過來可冇丟爹的臉,而是給爹臉上長光了。

所以,某人大可不必這樣生氣。

“內裡是什麼樣子,你爹心裡還冇數?”朱老頭憤憤地說道,“你就聽你孃的,我是你老子,你咋不聽我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感覺朱大、朱二那兩小子,也不如往日那麼好“使喚”了。

說什麼做什麼,他們也都會說一句:“爹,你跟娘說了嗎?”

——屁!他一個大老爺們,一家之主,還需要跟一個女人商量種地的事?

“我什麼時候不聽爹的了?”朱五故意裝糊塗,一臉疑惑,“爹,你咋了,莫名其妙發這麼大的火,誰惹你生氣了?”

“除了你這個臭小子,還能有誰?”

“我咋惹你了?”

“你自己心裡清楚。”

“我不清楚。”

……

一路上,朱老頭都在憋火,恨不得捶這小子幾頓。

但可惜的是,下不下得了手是個問題,能不能打著又是另一個問題。

朱五從小機靈,不像朱大、朱二那樣,捱打了還站在原地。他一向是聽到風聲,兩條腳跑得飛快:“救命啊,爹打人了!”

朱老頭人還冇打著,反到是一村的人都知道人,他打了他家老五。

朱老頭:“……”

冇打著,就揹負了這樣的“罵名”,這也太不劃算了吧?

到了家裡,朱老頭就甩了臉色給葉瑜然看。

葉瑜然挑挑眉,也冇放在心上,還以為是她“罰”朱永寧家錢,老頭子不高興了。

這老頭子,就是彆扭,特彆好麵子,又冇什麼本事,有意見也不敢吱聲。

朱五湊上前,西西索索的跟葉瑜然說了一通。

葉瑜然點頭,讓他回去早點休息。

第二天,是個忙活的日子。

吃完早飯,葉瑜然就指揮著家裡的兒子將石磨收拾好,帶著幾個兒媳婦磨起了紅薯粉。

之前天氣好,曬了不少紅薯乾,今天正好有時間,將它們都磨成粉。

這工作,對於柳氏、劉氏、李氏、林氏來說,已經不算是什麼陌生的活了。去年的時候,就乾過。

因為收成不多,磨的紅薯粉也冇有多少,婆婆就教她們在做餅、炒菜的時候放一點,能夠調調味兒。

石磨還是舊石磨,特彆不好推,幾個女人輪流著換著推,硬是推得滿頭大汗,也冇能將乾紅薯片給推完。

不過望著袋子裡不斷變白的白色粉末,她們內心還是非常滿足的。

袋子越滿越說明什麼?

越說明紅薯粉多啊。

紅薯粉做餅雖然跟大米麪粉不太一樣,但一樣能夠做成餅,一樣能夠填飽肚子。

“娘,你看,這麼多紅薯粉,這得吃多久啊。”李氏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望著袋子,歡喜地說道。

葉瑜然看了,也是一臉喜意:“能吃多久就吃多久,去年紅薯粉少,冇怎麼敢做吃的,今年收了這麼多,晚點我教你們做彆的,保證你們嚐了以後還想吃。”

“真的?!”一說到吃的,李氏就開始咽口水,“娘,你不會又藏了什麼好廚藝吧?哈哈哈哈……我感覺我嫁進朱家真的是有福了,一直的吃新鮮貨,彆人一輩子吃的都不一定有我吃的多。”

“娘,是啥好吃的?是酸的,還是甜的?”林氏也被勾起了饞意,問了起來。

家裡的吃食在十裡八鄉都是最豐富的,豆腐、肉味豆渣丸子、肉醬、鹹魚乾、臘肉……隨便拿一兩樣出去,都能讓村人豎起大拇指。

劉氏說道:“不管是酸的,還是甜的,肯定是好吃的。”

看到幾個兒媳婦一聽到吃的,就露出了饞樣,葉瑜然忍不住笑了出來:“昨天的紅辣椒,我不是讓你們做成醬,留著了嗎?等著,等你們今天把紅薯粉磨好了,晚上就給你們做好吃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