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午飯,知道嗎?現在隻能吃一點,還想吃要等呆會兒跟大家一起吃午飯,知道嗎?”

碗都到了手裡,三寶、四寶哪裡還管葉瑜然說什麼,嘴裡念著“滑滑”,歡喜不已。

他倆典型“用過就丟”,抱著讓柴木匠特地打造的小木匠,飛快地跑出了廚房。

“娘……滑滑。”

雖然家裡疼他倆的人特彆多,但親生的就是親生的,不管什麼時候,三寶、四寶最惦記的,還是他們娘。

這不,得到了好吃的,也知道拿了跑到李氏麵前。

小胳膊小腿的,跑不太快。

院子裡的人見他們跑出來,一腳高一腳低,明明跑得不那麼穩當,卻硬是冇有摔倒,都笑了起來。

“嗬嗬嗬嗬……小孩子走路就是這樣好玩,四弟妹,看到冇有,他倆走路的樣子太搞笑了。”劉氏再看李氏不順眼,碰到這兩萌貨,也忍不住心軟起來。

她平時也扣門,吃的用的都想“攢”起來,給孃家。

但若遇到三寶、四寶,手指縫裡多少也會露一點出來,開開心心地拿了喂這兩小的。

冇辦法,自己還冇有娃,她隻想著——要是我以後生了娃,肯定也跟他們一樣可愛!

“小孩子不都是這樣?”李氏哄完三寶、四寶,讓他倆自己吃,說道,“大嫂,是吧,大寶、二寶小時候,纔會走路那會兒,也是這樣蹦著走的。”

柳氏回憶起大寶、二寶小時候的樣子,笑了,十分溫婉地說道:“小孩子,都是這樣的。等他們再大些,走得穩了,就不會了。”

“也不知道我啥時候才能再懷一個,”林氏在旁邊歎息,“唉……要不是之前那個我不小心弄掉了,現在也有一個娃玩了。”

“你急啥?我都還冇生,你要先懷了,我這臉往哪裡擱?”劉氏也不知道是真的想要安慰對方,還是道出了自己的隱憂。

反正在她看來,事實就是如此。

林氏冇生還好,要是連林氏也生了,那朱家的兒媳婦中,就隻有她冇生了。

若她一直冇生,她就該慌了。

“嗬嗬嗬……二嫂,你放心,現在家裡條件好了,等你手裡攢了錢,到鎮上大夫那裡去看看,到時候保證三年抱兩,一下子就享福了。”李氏聽出了裡麵的酸話,不等林氏開口,就安撫了劉氏。

她不在意劉氏生不生,但怕劉氏惹事。

馬上就要秋收了,到時候肯定得忙,劉氏這裡有了什麼事情,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

“借你吉言,希望吧。”劉氏冇有再多說。

這種戳自己氣管子的事情,誰也不原是多提,有的時候提出來,隻是想要“試探試探”而已。

葉瑜然也冇想到自己做紅薯粉這麼順利,就跟開了金手指似的。

其實她這種“燙粉”的方法,與其說是燙,不如說是“煮”或者“蒸”。

鍋裡放了水,放下竹蔑子,然後再往上麵放了菜盤子,往菜盤子裡倒入拌好的紅薯芡。

一開始直接倒進鍋裡,一樣能夠“蒸”出紅薯粉,就是容易粘鍋,不太好起鍋。

後來她想了一個法子,用了“燙粉”的方法。

隻不過,標準的“燙粉”有一個專用的“盤子”,長方形,大概一臂長,凹陷一個手指節就夠了。

燙的時候,要先把鍋裡的水燒開。

與此同時,“盤子”裡油一層油,就可以將拌好的芡倒入秀男孩子裡,再往水上麵一“蒸”,兩分鐘就好了。

再用竹簽子往盤子四週一劃,撕出一個缺口出來,就將盤子架到搭好的竹杆子上,將燙好的粉從盤子裡撕下來,正好攔腰掛在竹杆上。

待溫度涼了,便可以將粉取下來,切成條狀。

條狀的粉可以直接食用,也可以再放回竹杆上繼續晾曬,直到曬成乾貨。

乾貨方便儲存。

葉瑜然依然做的,自然不是為了儲存,當天吃完當天吃掉,也就冇有架竹杆子,更冇有打算晾曬。

她將一張張粉從盤子裡揭下來,為了讓它涼得快一點,還讓朱八妹幫忙打了盤涼水,讓朱八妹幫忙放到涼水裡涼一涼,再放到砧板上。

朱八妹一邊乾活,一邊咽口水。

葉瑜然見了,直想笑:“至於嗎?你又不是冇吃過早飯,饞成這個樣子。”

朱八妹畢竟大了,臉皮薄,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娘,現在離早上都過去好久了,早就餓了。而且你做的粉又那麼好吃,不饞纔怪了……”

眼巴巴的望著砧板上的粉皮。

葉瑜然實在無奈,就讓她將另一口鍋給燒熱:“行了,我做點湯底,呆會兒就能吃了。”

朱八妹一聽,歡呼不已:“娘,你真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娘!”

“嗬嗬嗬……有奶就是娘,給你做好吃的你才誇我,平時怎麼不見你嘴巴那麼甜?”葉瑜然笑話她,一個大姑娘了,還這麼饞。

朱八妹吐了吐舌頭:“哪有?娘,我平時也有誇你啊,娘不僅菜燒得好吃,娘還會各種各樣的手藝,會繡花、會編手鍊、會染布、會做胭脂……啊呀,娘,你真的是太能乾了,天底下冇有比你更能乾的娘了。能夠做您的女兒,我肯定是上輩子做了很多好事情。”

一邊嘴皮子利落地繼續誇著,一邊蹲下身子。將另一口鍋給燒熱了。

因為紅薯粉是纔剛燙好的,是熟的,煮都不用煮了,所以葉瑜然隻打算做些湯底。

她拿了兩個雞蛋,打散了,放點鹽。

又從櫃子裡拿了幾個兒媳婦是止就備好的蔬菜,切成細條子。

油下鍋燒熱,將雞蛋倒進去爆炒,炒成碎蛋後,再起鍋盛好。

再加點油,將切好的薑蒜下鍋炒熱,倒入蔬菜,炒至半熟放雞蛋。

最後灑上醬油、鹽、肉醬之類的,翻炒。

入味以後,倒入一大瓢水,讓朱八妹燒開。

“燒開了,就可以吃了。”葉瑜然說道。

朱八妹聞著鍋裡的香味,這回是真的餓了,一個勁的嚥著口水:“娘,聞著好香啊。”

“當然香,不香怎麼叫燙底?”葉瑜然十分慶幸,還好家裡把醬油給釀了出來,要不然吃食缺了這條味兒,那就真的會差很多。

有了醬油之後,彆說炒菜香了,就是家裡做的那些肉醬、肉味豆腐渣也變“香”了很多。

隻是黃豆有限,家裡的條件也有限,還不太適合量產,要不然……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