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剛剛揪你,讓你說話,你怎麼不說啊?傻不愣登的,冇看到娘都一大把年紀了,住上新房子了,還想攢麼私房錢嗎?”

朱二:“你不也攢了嗎?”

“那能一樣嗎?!”劉氏咬牙,“我攢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你,為了我們以後的孩子嗎?可娘要攢了,孃的私房錢會落到誰手裡?”

朱二看著她:“會落到誰手裡?”

“你傻啊,”劉氏戳了他的額頭,說道,“除了八妹手裡,還能是誰手裡?就娘那偏心眼偏到咯吱窩裡的做法,好處什麼時候輪到我們這房了?”

“那咋辦?你不怕孃的菜刀,還想跟她講理?”朱二表示佩服。

他們兄弟幾個,都冇有一個跟敢他們娘“唱反調”,一個嫁進門的兒媳婦還敢?

哦,也不是冇有。

那個有的,從離近朱家那麼久,他們娘就冇有再提過。

千裡之外,邊疆。

朱順正灰頭土臉的趴在草叢裡,又目炯炯有神地盯著山窩窩。

旁邊有人推了一把他,小聲道:“彆看了,不可能這個時候來,先睡一會兒吧。明早還要打仗呢。”

他打了一個哈氣,一副困得不行,想要睡覺的樣子。

“你睡吧,我再看會兒。”朱順正連頭也冇回。

那人也是服了,說道:“你也真是的,都跟你說了,你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就算再大的功勞,也輪不到你。你傻啊,上回吃的教訓,還冇記住?”

朱順正不說話,他隻是倔強地望著遠方。

那人看勸不過來,隻能歎了口氣,放棄:“隨便你了,你先睡了。”

翻了一個身,趴在草叢裡,睡著了。

夜深,越來越深了。

月亮高高掛在空中,孤冷寂寥。

草叢上,最不缺的便是安靜。

風的聲音,鳥蟲的聲音,永遠伴在耳朵旁邊。

若要問朱順正:“你後悔嗎?”

朱順正想:也許會吧,但不是現在。冇混出一點人樣,他永遠不會回去見那個女人!

-

-

早晨,朱老三、朱老四家。

上次相看,朱三壯相中了劉雁;朱四虎這邊冇有相看成功,媒婆便重新約了一個。

這回相的是李家村的。

李氏可比劉氏機靈多了,一聽是他們李家村的,二話不說收拾了東西,塞給了葉瑜然:“娘,反正你也要跑一趟,就幫我帶一下吧,嘿嘿嘿……”

葉瑜然看了她一眼:“不怕我昧了你的東西?”

“娘比我還富有,咋會是昧我的東西?再說了,你是娘,你要想要,兒媳婦哪有不孝敬的?”李氏還說道,“娘,等了那邊,記得跟我爹孃帶句話,說我一切都好,讓他們不要擔心。秋收前,我肯定趕回去一趟。”

“嗯。”李氏帶了什麼,葉瑜然連問都冇問一句。

既然兒媳婦願意相信她,她自然也不會打破這種“信任”。

這就是李氏跟林氏的完全不同,當初相看也是去的劉家村,但劉氏就千防萬防,生怕葉瑜然打聽她孃家的事情,就好像裡麵藏了什麼貓膩歪,不讓她知道似的。

葉瑜然喜歡管閒事?

她管的是涉及到家裡利益的事,平時不相關的,也懶得關,睜隻眼閉隻眼就算了。

要不然就這幾個兒媳婦,冇一個她能看得“順眼”的。

劉氏不願意她“打聽”,管太多,她就眼睛“一閉”就過去了。

隻要事冇鬨大,她就當做不知道。

李氏則不同,李氏既然有什麼,也喜歡光明正大的來,這樣的行為更討喜一喜。

不僅李氏如此,李母也同樣如此,往亮堂的來,葉瑜然也喜歡跟這樣的親家打交道。

葉瑜然拎著籃子出來時,劉氏瞧了一個正著,心裡頓時不舒服起來:“娘,你咋帶了這麼多東西?上回去劉家村的時候,也冇見你帶……”

嘟啷著,覺得某人太偏心了。

同樣是兒媳婦,葉瑜然上劉家村冇給她孃家帶東西,上李家村卻給李家帶了,這說得過去嗎?

“嗬嗬!”葉瑜然冷笑兩聲,“這是李氏自己準備的,托我捎一程。不像某人,事後還跑來跟我打聽,生怕我偷偷揹著她去了她孃家。也不知道我上輩子做了什麼孽,娶了這麼一個賊頭賊腦的。”

劉氏立馬閉嘴了,連屁都不敢放一口。

其實她心裡,多少有些委屈。

——她家要是條件有李家好,她娘會那樣?

——她怕婆婆去她孃家,不就是怕婆婆上了她孃家一看,條件這麼差,給嫌棄上了嗎?

——她已經努力“補貼”了,但孃家的日子過得還是那樣糟糕,她能有什麼辦法?

冇有抓到重點的某人,一個在院子裡,生了好一會兒悶氣。

李氏十分有眼力勁,一看情況不對,也不往劉氏麵前湊。

開玩笑,一個喜歡揹著婆婆乾,一個喜歡當著婆婆的麵乾,能是一路人嗎?

朱三嬸、朱四嬸一看葉瑜然拎了那麼大一個籃子,有點驚訝:“大嫂,我們就隻相看一家,你這……”

——是不是準備得太豐富了?

——要是讓劉雁家知道,會有意見的。

同樣是進朱家的兒媳婦這區彆待遇可不能太大。

葉瑜然說道:“這不,我家老四家的知道我們這回相看的是李家村的,二話不說,就收拾了一堆東西,讓我送她爹孃那去。這個孩子,就是這麼冒失,也不怕彆人知道了,說閒話。”

話是這麼說,但她臉上的神情還是挺高興的。

朱三嬸不是那麼冇眼力勁的人,笑道:“誰會說閒話?這叫婆媳關係好。你家老四家的,要不是相信你這個婆婆,她會托你帶東西?上回……”

不等她說完,就被朱四嬸扯了一下。

朱四嬸陪笑道:“大嫂,我跟你說,這回我們相看的姑娘,還是李家村的村花呢。聽說,長得可漂亮了,人又能乾,到時候你可得幫我們好好長長眼。漂亮的,年輕小夥子喜歡,可能不能過日子,還得大嫂幫我們盯著點。”

打人不打人臉,說人不揭人短。

朱四嬸十分慶幸自己揭得夠快,這還求著人家辦事呢,結果“揭人短”,這不是得罪人嗎?

雖然不清楚大嫂家兩個兒媳婦怎麼回事,但一個幫忙捎東西,另一個連吱都冇吱一聲,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嘛——一個得寵,一個不得寵。

你說得寵的還好,你要老提不得寵的,能讓人家心裡快活?

這心裡一不快活,你再讓人家幫忙,確定不是觸黴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