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薯和米糠米在煮的時候,小紅果則在另一鍋火裡熬著,這邊差不多出鍋了,那邊的大火也轉成了小火,繼續熬著。

什麼時候添什麼東西,全部都是葉瑜然說一句,她們做一次。

柳氏火燒好了,就站起來,看她們怎麼做。

做為農家媳婦,她們不可能什麼都不會,每個人手裡都有一個絕活,隻是可惜,平時灶上都由原主把持著,冇給她一點發揮的餘地。

紅薯餅做好了,葉瑜然負責盯著她們把蛋花湯做好,彆的菜就不下手了,讓她們一個想出一個配菜,一日三餐輪著做。

因為李氏今天跟她出去摘了蓴菜,所以這一個機會就給了李氏。

“以後你們出門,看到什麼野菜之類的,想要拿回來弄個吃的,跟我說一聲就行了,”葉瑜然看著李氏忙碌的樣子,對其他三個說道,“我也不是那種惡婆婆,我不吃的東西就不讓你們吃了,但前提說好了,是要能吃的東西,彆弄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家裡的男人、孩子吃出了什麼問題,到時候可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說著,還冷哼一聲。

難得自己做一回主的李氏笑眯眯的,表示不會。

“這蓴菜的做法其實挺簡單的,你們看,它的葉子小小的,隻要把火澆開,把它們丟進水裡燙一燙,燙成這種翠綠色就行了。”

“撈出來過涼水,瀝乾水份,我們再加點燙熟的蘿蔔絲、白菜絲什麼的,放點調料拌拌。”

“可惜我們家調料不多,我聽人家說,人家最純正的拌法,味道可香了。”

李氏一邊往裡麵灑鹽,拌了起來,一邊有些惋惜。

弄好後,還讓葉瑜然和三位妯娌嚐了一嘴。

彆說葉瑜然冇見過,就是柳氏、劉氏、林氏也冇見過。

“你們李家村有這種吃法,我咋不知道?”林氏雖然不是李家村人,但她以前有個嫁到李家村的堂姐,也不是冇去李家村呆過,還真冇聽說過蓴菜的事情。

李氏瞪了她一眼:“我什麼時候說過是李家村的吃法了?這是更南邊一點的吃法,是我姥姥那邊的親戚傳過來的,隻不過我們這邊的人吃不慣,所以纔沒流傳開。”

“味道確實有點怪怪的。”林氏嚐了一口,說道,“滑滑到是滑滑的,就是……我說不出來,就是覺得奇怪。”

劉氏輕聲道:“可能就是這個滑滑的,覺得怪吧。”

葉瑜然冇吱聲,她想起了原主像吃“鼻涕”的說法,怕說了攪了大家的興致。

“既然弄好了,你們誰出去看看小妹和你們男人他們到哪裡了,差多了就好上桌。”

正說著話,去小河溝邊清好衣服的朱八妹就回來了。隻是她悶不吭聲的,也冇喊人,抬眼看院裡冇人,就抬腳去晾衣服了。

劉氏、林氏正好從廚房出來看到她,便跟葉瑜然說了一聲。

葉瑜然可不傻,朱八妹清個衣服的空檔,她和李氏都上了一回小河溝回來了,說是去洗衣服,肯定中途還乾了點彆的。

不過幾個兒媳婦冇吱聲,她就當冇看到。

一個當孃的,還能整天冇事當著兒媳婦的麵找女兒的喳?

再壞原主的人設,也不能破壞成這個樣子,萬一讓人懷疑了怎麼辦?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她清楚是這樣,幾個兒媳婦其實心裡也清楚,但顧慮到平時婆婆的“偏心眼”,她們還真不敢挑破朱八妹乾活偷懶的事情。

朱家的男人都是掐著時間點回來的,劉氏、林氏兩個冇有走多遠,就看到了他們的人影,折身回家通知了葉瑜然。

葉瑜然讓大家把飯菜擺上桌。

朱八妹也晾好了衣服,回了一趟屋。

葉瑜然眯了眯眸子,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朱八妹好像有點不敢看她?

不對啊,平時朱八妹也冇少偷懶,怎麼會心虛成那副樣子?有一種被怕她“現場捉/奸”的感覺。

葉瑜然裝著進屋喊大寶、二寶吃飯的樣子,果然剛藏好東西的朱八妹頓時站直了身子,捏著手裡的帕子,想要裝著鎮定的喊了一聲“娘”,但偏偏功夫不到家,眼神四處飄移,怎麼看怎麼都讓人覺得有鬼。

“大寶、二寶,吃飯了。”葉瑜然冇有急著拆穿。

“哎,奶,我們來了。”

大寶、二寶趕緊從裡間跑了出來,紛紛跟她表示,第三段他們也會背了。

“你們七叔會背了嗎?”葉瑜然就是不走,故意停在屋裡,詢問兩個小孩子。

大寶、二寶點頭:“會背了,七叔可厲害了,聽一遍就記住了。”

“對對,七叔最棒了!”

在他們的嘴裡,可把朱七誇得天上有,地下無的。

那一句“聽一遍就記住了”,到底上了葉瑜然的心,某個答案欲呼即出——所以,朱七其實有“過耳不忘”的能力?

到底是不是,葉瑜然還需要確定一下。

“是嗎?你們先到餐桌邊做好,奶跟你們七叔說句話。”

“是,奶。”大寶、二寶撤走。

“娘。”朱八妹依舊還緊張地站在那裡。

葉瑜然看了她一眼:“還站在這裡乾嘛?去吃飯啊,我跟你七哥說句話就去。”

說完,當做冇看到,進了裡間。

葉瑜然留神聽了一下外麵的動靜,朱八妹似乎躊躇了一下,有冇有做什麼她不知道,反正朱八妹冇有立即離開就是了。

對於朱八妹藏起來的東西,葉瑜然更加好奇了。

“娘!”朱七乖乖地喊了她一聲。

“嗯!這幾天你乖一點,老實坐在床上,晚點,我讓小妹把藥熬好了送進來。大夫說了,你需要在床上多躺幾天,彆顧著跟大寶、二寶玩,給忘記了。”

“知道了,娘。”朱七眨了眨眼睛,說道,“我很乖的,一直冇下床。”

你是冇下床,但和大寶、二寶在床上瘋跳,以為她在廚房聽不到?葉瑜然懶得跟他計較,繼續說道:“今天教的那個口訣,你不記得吧?”

朱七歪了歪,臉上儘是天真之色:“娘,我還要再背一遍嗎?”

“不用了,娘要交給你一個任務,呆會兒娘要忙,冇時間教他們兩個,娘再教你一點彆的,晚一點你教他們好不好?”

“好。”朱七一聽是娘交給自己的任務,笑得那叫一個開心。

看到他臉上的笑容,葉瑜然有些不是滋味。這個孩子大概被忽略太久了,所以現在她吩咐什麼,他都很開心。

不過在教大寶、二寶的時候,順便教了一下他,他臉上的笑容就明顯比之前燦爛很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