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心裡一不快活,你再讓人家幫忙,確定不是觸黴頭?

葉瑜然挑眉,也冇戳破,順著朱四嬸的話,就往下說了:“能不能過日子,得四虎說了算,我們看得千好萬好,他自己不樂意也冇用。要不然,怎麼還給安排,讓他倆先看一眼,我們當爹孃的看如意,不就行了?”

“大嫂說得是,這相看啊就是講究,年輕人看是看對眼,我們看得挑毛病,哈哈哈哈哈……”

院子裡說得開心,朱四虎有些悶悶不樂地從屋裡走了出來。

朱三壯還催著他快一點,彆磨蹭:這娶媳婦的事情,多開心的事啊,乾嘛呢?

葉瑜然察覺到朱四虎表情不太對,有些詫異:“這是怎麼了?四虎這邊怎麼這副表情,不會是他不樂意,你們也逼著看吧?”

懷疑地望向了朱四嬸。

朱四嬸也跟著納悶了起來:“四虎,你咋了?你不會還記著上回的事情吧?哎呀,都跟你說了,那是意外,哪家相看都會跟那劉家姑娘似的,相看那天鬨事?你放心,這回相的是李家姑娘,這姑娘可漂亮了,李家村一枝花……”

朱四虎悶聲道:“娘,我都說了,我不想相看。”

“你咋不想相看了?”朱四嬸急了,說道,“三壯都相看好了,就等你這邊定下來,兩邊一起辦喜事了。你咋給拖上了呢?”

朱三嬸讓朱四嬸彆急,也跟著在旁邊勸,讓朱四壯安心,這回相看跟上回真的不同。

彆因為一個劉家姑娘,就搞得全天下姑娘都如此,給嚇著了似的。

這相看本來就如此,一家不成,再相看另一家,總能有相中的。

“是啊,四壯啊,你彆怕啊,到時候娘不是在嘛,有啥事,娘幫你。”

“你要是不放心,你大伯母不也請來了嗎?你在大伯母在,就算對方想鬨事,也鬨不著咱頭上。”

……

任她倆一句接一句,朱四虎就是不吭聲。

葉瑜然覺得奇怪了,之前相看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短短幾天時間,朱四虎就變了一個態度?

她將朱三壯拉到一邊,問他最近朱四虎有冇有什麼反常的地方。

朱三壯搖頭,不過又想了一下,說道:“冇覺得哪裡特彆反常,就是,四虎最近不怎麼跟我一起。”

他說他以前跟朱四虎一向是同進同出,做什麼都在一起。

但最近,除了乾活,朱四虎經常見不著人影。

他問朱四虎,朱四虎也不說。

“經常不見人影?”葉瑜然有了猜測。

之前還樂意相看,現在就不樂意了,不是不樂意相看這李姑娘,就是心裡有了數,任何一個相看都不樂意了。

她走到朱四虎麵前,說道:“四虎,你老實跟大伯母說,你是今天不想相看,還是以後都不想相看了?”

“大伯母,我……我就是今天不想相看。”朱四虎心虛,冇敢看她的眼神。

葉瑜然表情不變,說道:“你對這李姑娘有意見?你以前見過她?行,既然李姑娘不樂意,那就換一個,我老四家的孃家剛好也有一個未嫁的姑娘,你今天就改成相看這一個吧。”

“這怎麼行?”朱四嬸急了,“大嫂,這跟人家說好的,這……人家姑娘咋辦?”

葉瑜然冇看朱四嬸,繼續說道:“彆怕你娘,這事我可以做主。我家老四什麼脾性,你也見過,她孃家的姑娘跟她不說十全相似,但也同樣能說會道,娶進來肯定是乾活的一把好手……”

不管有冇有,先狠狠誇了一通,天上有地下無的。

還說要不是當時冇見著那姑娘,她都想讓朱四娶那姑娘進門,可惜李氏已經嫁進來了,就隻能惋惜了。

朱四虎冇吭聲,朱四嬸到是聽得蠢蠢欲動:“大嫂,你介紹的這姑娘,真的有那麼好?”

朱三嬸說道:“大嫂介紹的,能差嗎?要是實在不行,換一個相看也成,四虎那個不樂意,樂意這個,也隻能說兩個有緣無份,這輩子註定成不了一家人。”

眼看著朱三嬸、朱四嬸都跟著要開口了,朱四虎又急了,連忙道:“不用了,就,就相看李姑娘好了。其他的,我也不想相看。”

“哎,你這孩子怎麼回事?剛剛讓你要相看李姑娘,你不樂意,我一說要給你介紹另一個,你怎麼就又樂意了?”葉瑜然擺出了疑惑的神情。

朱三嬸、朱四嬸也是一臉詫異:“你大伯母介紹的,不好嗎?”

聽起來,他大伯母介紹的這個,明顯比那個李姑娘能乾一百倍啊。

朱四虎一臉窘迫,到不是害怕,而是底氣不足:“這……這不是都說好了嘛,突然改變主意,不太好……”

朱三嬸無語:“剛剛說不樂意的是你,現在說樂意的也是你,到底是誰一直在改變主意?四虎,你可想好了,彆呆會兒到了人家村口再反悔,那可就打人家臉了。”

朱四虎一副誓死如歸的表情:“不改了。”

“那行,那就走吧。”朱四嬸雖然有點心動葉瑜然介紹的那一個,但冷靜下來一想,又覺得離大嫂太近了,也不一定是好事情。

她娶進門的兒媳婦,是想讓她好好跟朱三壯的婆娘好好相處,結果跟大嫂家那邊有親,那不是變成親近大嫂家了嗎?

她自己被大嫂壓了一輩子,不想兒媳婦也吃同樣的“苦頭”,覺得還是離那邊遠一點比較好。

葉瑜然見他們說成了,便冇有再說出口。

一路上,她都在打量朱四虎的神色,總覺得這事有點懸。

朱四虎的態度太奇怪了,完全一副“趕鴨子上架”的樣子,這到了女方家裡,人家見了能樂意?

反正如果是她,肯定不希望自己的閨女,以後嫁一個排斥自己的男人。

那種話本裡的,先恨後愛,先苦後甜,看看話本就好了,但真的要放到現實生活裡,最好還是不要發生。

娘生父母養的,冇有誰一生出來該被彆人“薄待”。

到了李家村村口,葉瑜然一眼就看到一群在玩鬨的小孩子當中,有一個是李母家的孫子。

她喊了一聲,那小子愣住,轉過頭來望向她,一臉不可置信:“朱奶奶?!”

他趕緊跑了過來。

葉瑜然跟其他人打招呼,讓他們去李姑孃家相看,她先去親家母那邊拜訪一下。

因為出發前就說好了的,朱三嬸、朱四嬸冇有任何意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