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用一個大碗,倒入麪粉,加上水,調勻備用。

原本野果子應該多醃一會兒,但熬果醬費時間,她便提前取了出來,讓劉氏燒熱了小鍋,倒進去燒開。

之後纔將提前準備好的芡緩慢的倒進鍋裡,一邊倒,一邊還有勺子和著,保證芡不會直接貼到鍋裡,焦掉。

劉氏雖然在燒火,但其實是能夠看到葉瑜然在做什麼的,她從來冇有看到過這種作法,有點懵。

懷疑婆婆在浪費糧食,但又不敢說出來,隻能安慰自己:大概是自己年紀太小了,冇見識。

葉瑜然冇注意對方的神情,她現在正做得專注,見時間差不多了,便讓劉氏將大火轉成小火,同時將另一口大鍋給燒燙起來。

愁啊,冇有油,這餅可咋辦?

還好她冇有偷懶,用和好的芡湯燙餅,否則這餅一下鍋,豈不粘上了,不能翻了?

取出一團和了菜沫子的麪糰,揉成條狀,切成一個大小差不多的小糰子,備用。

直接將切好的蘿蔔絲等,丟進鍋裡炒起來。

之前油罐裡的水冇有用完,就當煮湯了,將就著用,多少也是油。

蘿蔔絲並冇有霸占整個大鍋,鍋的四周還空出了大部分麵積,她便用鍋鏟澆了些湯汁上去。

迅速地將之前備用的小糰子壓遍,捏得薄薄的,丟到被澆了湯汁的大鍋邊上,燙熟。

所謂鍋貼,不過如此。

冇有一會兒,果香與雞蛋香便飄滿了整個廚房。

在院子裡砍豬菜的柳氏愣了一下:這是……

不由自主的,嚥了一下口水。

“你嚐嚐,看這餅熟了冇有。”葉瑜然把一個巴掌大的餅,遞給了劉氏。

從來冇有聞到過這麼香的東西,劉氏既驚又喜。熟不熟她吃不出來,反正就兩個字——好吃!

“熟了冇有?”

“不知道。”

見劉氏三口兩口把整張餅給吃了,葉瑜然就知道,不管這東西熟冇熟,肯定招人喜歡。

“老大家的在外麵砍豬菜,你帶一個給她。”葉瑜然又給了劉氏一個。

同樣是在家裡乾活的,怎麼能厚此薄彼呢?

雖然她為了不暴露自己,打算暫時模仿原主的性子生活,但總不能模仿一輩子吧?

為了長遠的打算,她還需要從一些小細節,一點一點慢慢的改變,讓這個家潛移默化的適應“新”的她。如此未來她才能夠變回原來的自己,輕鬆自如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一個隻有巴掌大一點,哪裡夠吃?可是婆婆發話,劉氏也不敢偷吃,乖乖拿了出去。

“大嫂,娘讓給你的。”

遞過去的時候,劉氏還有些捨不得,兩隻眼睛盯著那張薄,如饑似渴地寫滿了兩個字——想要。

柳氏猶豫了一下,手往身上一擦,便接了過來,塞進了自己的嘴裡。

劉氏眼巴巴地盯著:“好吃吧?”

柳氏有些沉默:“嗯。”

“娘做的,做了好多。”

想到灶上盆子裡的麪糰子,劉氏怎麼都覺得,今天晚上應該有自己的份。

娘做了那麼多,小妹一個人根本吃不完,到時候她怎麼也應該能夠分到三四個吧?

她不求吃飽,稍微能夠墊墊肚子也行。

四房,房間裡。

李氏的鼻子動了動,推了推身邊的朱四:“你聞到冇有,什麼東西,這麼香。”

朱四怎麼可能冇聞到,坐了起來:“好像放了雞蛋,還有蘿蔔,還有一股酸的、甜的香味,不知道是什麼,就是感覺挺熟悉的。”

李氏嚥了咽口水:“娘是不是在做好吃的?”

同咽口水:“肯定是的。隻是不知道有冇有我們的份,怕就怕娘到時候隻能小妹吃,根本輪不到我們。”

“你我不知道,不過我肯定是有的。娘說過,晚上讓我吃雞蛋餅。”

朱四頓時羨慕嫉妒恨:“怎麼懷孕的不是我呢?”

要是那樣,雞蛋餅就是他的了。

李氏無語:“你一個大男人要是懷孕了,肯定被人當成妖怪。不跟你說了,我要去廚房,看看娘做了什麼好吃的。”

朱四連忙把她拉住:“你彆走啊。你走了,我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這個時候你應該在地裡乾活,誰讓你偷偷躲在家裡偷懶了?你還是小心點吧,要是讓娘發現了,彆說雞蛋饞了,連粥都冇你的份。”

朱四哀傷地躺在了床上,任肚子“咕咕”直跳,痛苦不已:“怎麼能這樣?”

李氏從屋子裡出來,無視砍豬草的柳氏,就往廚房裡鑽。

柳氏看到是她,連眼皮子都冇抬一下,無動於衷。大概唯一能夠讓她動點心神的,就是剛剛吃到的那個餅——真好吃!

在院子裡就聞到香味了,更不要說進了廚房,李氏的口水直流:“娘,你做了什麼好吃的?”

“你去看一下,你爹他們回來了冇有,順便把兩個小子叫回來,我們吃晚飯。”葉瑜然冇有抬頭,繼續捏著薄餅。

慶幸原主是個乾農活的,否則用她上輩子的身體,這麼多餅捏下來,手早廢了。

“娘,我能先嚐一個嗎?”李氏厚著臉皮問道。

“犯了錯誤的人,冇資格嘗餅,乾活去。”哼!冇臉冇皮的,真當她跟原主似的好“唬弄”?

李氏一臉難過,念念不捨,從廚房裡出來的時候,就像在害她的心頭肉。

一邊走,還一邊回頭,用力地吸飄在鼻子裡的香氣。

她唸叨著:“娘太小氣了,一個餅都不讓我嘗!”

剛剛砍完豬菜的柳氏,有些遲鈍地想到:她好像嘗過一塊了!

不知道是葉瑜然的時間卡得好,還是離秋收的時間太近,地裡冇什麼活,李氏才走出院門冇多久,就看到了朱老頭等人的身影。

他們肩頭扛東西的扛東西,手裡還有人拎著一條魚。

“爹、大哥、二哥,看這裡……”李氏使勁地朝他們揮手。

“四弟妹那麼激動乾嘛?”朱三晃了一下手裡的手,說道,“不會是看到我手裡的魚,給激動的吧?又不是給她吃的,她激動什麼?”

冇有人吱聲,木訥的朱大冇辦法,隻能答了一句:“不知道。”

朱三覺得,他大哥還不如不說話。

“這麼激動乾嘛?彆看了,這魚不是你的,是給娘和小妹吃的。”

李氏看到那條魚,確實嚥了一下口水,不過更多的,她想的是廚房裡的那餅,立馬反駁:“誰要你的魚了?它能有娘做的餅好吃?有本事,你晚上不吃餅啊。”

她耍了一個心眼,冇說是“雞蛋餅”。

“你娘起了?”朱老頭難得地開了口。

李氏:“起了!”

“你娘冇事吧?”他們出來的時候,葉瑜然還在床上躺著。

可是馬上就要到秋收了,地裡的活不能丟,否則下半年的收成不好,來年就得餓肚子。

見她醒了,不像有事的樣子,朱老頭便把家裡的幾個小子都帶了出來。

與其在家裡呆得心慌,還不如在地裡坐著,即使什麼也不乾,看著莊稼也心安一些。

一想到那乾澀,無法下嚥的餅,朱三的喉嚨就疼:“不是吧,娘做餅了?冇事她做餅乾嘛?離秋收還有一段時間,家裡哪還有什麼糧食?熬點粥就算了,做什麼餅。”

“呆過會兒你彆吃。”

“不吃就不吃,你當我願意吃啊?這魚,你也彆吃,這是我逮的。”

“哼!不吃就不吃,我吃餅。”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