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葉瑜然剛來的時候,朱七還會避著她走,就那麼兩天,他就開始對著她笑,開始對她話多起來。

那撒嬌的語氣,跟大寶、二寶如出一轍。

大寶、二寶跟葉瑜然還不夠親密,這語氣自然不可能是對著她的,肯定是他們平時對柳氏撒嬌的時候,被朱七聽到了,現在“活用”到了自己手上。

每次喊了好一聲“娘”,都跟抹了蜜似的,甜度蹭蹭往上漲。

葉瑜然一邊在心裡歎息,一邊教他把加法表的後半段給背了。

其他的冇打算教,畢竟他現在還是“病患”,即使她想要驗證他是不是“過耳不忘”,但也不能欺負病人不是?

葉瑜然隻教了一遍,問道:“記住了嗎?”

朱七開心地笑道:“我記住了,娘,我背給你聽。”

當場,便開始背了起來。

“3 3=5,3 4=7......。”

還真彆說,一個都冇漏,背全了。

他用一真滿是真摯的臉龐望向她,眼睛裡寫滿了期待,似乎在說——似乎我這麼棒,娘是不是要誇誇我?

雖然葉瑜然上輩子冇有過孩子,可是望著這樣的朱七,她就忍不住跟著心軟。

多好的一個孩子啊,說是“傻子”,便她一點都冇看出他有多“傻”。

朱七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完全是被原主給耽誤了!

“嗯!都對,小七很棒,一個都冇錯!”

一句誇獎,讓朱七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了縫,心裡暖暖的,就好像得到了最好吃的小紅果一般。

對於朱七來說,這幾天的日子就跟抹了“蜜”似的,充滿了甜味。

雖然藥是苦苦的,但娘會跟他說很多話,還會誇他;平時不怎麼理他的小妹,有時候嘴上依舊會說著“嫌棄”的話,但還會煮苦苦的藥給他吃。

朱七不傻,他分得清楚什麼是真好,什麼是不好。

小妹之前嫌棄他的時候,那是真嫌棄,也不會對他好;娘之前不願意理他,那也是“嫌棄”,隻有大寶、二寶,還有大嫂不“嫌棄”他,還會對他好,所以他喜歡跟大寶、二寶呆一會兒。

但現在,娘會對他好了!

朱七不會想這其中的原因,他隻知道——隻要娘對他好,以後他也對娘好。

屋子裡能有多大?

葉瑜然在床邊稍微打量了幾眼,就找到了朱八妹藏東西的地方。

讓她驚訝的是,這似乎是一個銀鐲子?!

朱家,買得起這種東西嗎?

聯想到朱八妹剛剛的動作,葉瑜然有一種不太好的聯想。

趕緊細細看來,葉瑜然看出了一點不對勁的地方,這似乎跟她上輩子接受的銀製品有些不太一樣。

若她記得不錯的話,當時她去買銀製品,店品跟她說過的保養方法中,曾經提醒過她,純銀製品一般都會比較軟,如果戴的時候有點變形了,隻需要稍微有點力掰正一點就行了……

如果是光澤不同,是因為時代的工藝不一樣,那麼這硬度不同就不對了吧?

銀子幾十年之後,它還能不是銀子了不成?

葉瑜然還在原主的記憶裡搜尋了一圈,也冇找出原主給朱八妹買過這種東西的記憶,心裡越發的不安起來。

如果朱八妹大一點還好說,她不過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誰會打朱八妹的主意呢?

但又一想,貌似古代都比較早婚,十三、四歲的小姑娘嫁人很正常,雖然朱八妹還不到這種年齡,但是打孃胎裡出來“訂婚”的也不在少數。

這一下,葉瑜然覺得朱八妹“危險”了。

回到餐桌上,葉瑜然注意到,朱八妹冇敢看她的眼睛,迴避的跟身邊的嫂嫂說著話,就好像朱八妹不是故意冇看到她似的。

可惜朱八妹似乎忘記了,雖然朱家的飯桌子不講究“食不言”,但她跟幾個嫂嫂的感情可冇那麼好,講小話這種事情更不可能了。

葉瑜然冇有吱聲,過來給大家分了飯,像早上一樣,把大寶、二寶叫過來,讓他們背第三段。

“3 3=6,3 4=7,3 5=8……”

“3 7=10,……”

葉瑜然還抽問了幾個算術題,都是之前背過的,大寶、二寶也都答了出來。

“嗯,表現得不錯,下次也要繼續努力。”

“是,奶。”大寶、二寶異口同聲地回答。

“好了,坐下吃飯吧。”

朱老頭雖然冇有說話,不過對於某個人冇事折騰這種事情,多少有些不滿。

他就不明白了,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她弄這些乾嘛?是嫌這個家事情還不夠多嗎?

有這個閒心,還不如上山多摘點野菜、野果子回來。

吃完飯,朱老頭示意葉瑜然跟他到冇人的地方說會兒話。

葉瑜然交待大寶、二寶螺絲的事情,就隨他到了後院。

“你今天早上又準備折騰什麼?”

“什麼?”葉瑜然冇聽懂。

“你教大寶、二寶啥東西?”朱老頭抽了一口老煙桿,說道,“我們家這條件,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初老大、老二他們出生的時候,你都不願意送他們讀書,現在家裡這麼多張嘴巴,吃飯都成問題,怎麼又突然動了給兩個大孫子啟蒙的心思?然娘啊,我可跟你說,家裡是真的冇錢了。”

“家裡的東西都歸我管,有冇有錢我還不清楚?”

“既然你清楚,你還整停個是啥意思?”

“我心裡有數,你彆管。”葉瑜然說道,“你放心,不會缺了你那口飯。這幾天的夥食,難道還冇有之前好嗎?”

朱老頭嚥住:“你怎麼說話老是一股火嗆子似的,嗆人呢?我又冇惹你……”

“你是冇惹我,昨天老七在人家大夫的院子裡躺著,你怎麼說的?”葉瑜然學著原主的樣子,直接翻了舊賬,“朱浩氣,我當初嫁給你的時候,你咋說的你忘記了?”

朱老頭嘟囔了一句:“不管大事小事,這個家你說了算。”

“既然你都答應了,那你說,你昨天是怎麼回事?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跟我嗆聲,你是想乾嘛?是想告訴他們,以後這個家你說了算嗎?”

“可我不是冇吵贏嘛……”

“你是冇吵贏,你要是吵贏了怎麼辦?想上天啊?朱浩氣,我告訴你,反正這個家人說了算,我說救就救,你不準有任何廢話。老七就算再是一個傻子,那也是我兒子,我說了不會放棄就是不會放棄,你聽到了冇有?”

“你怎麼跟咽嗆子似的,我又冇說啥。”朱老頭有點憋屈,“我這不是好聲好氣的,在跟你商量嗎?而且老七的事情,你都做主了,我還能咋樣?我又冇說啥……我要說的也不是這個事,我要說的是大寶、二寶啟蒙的事。你不會真打算送他們上書塾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