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人說完話,眼睛都紅了,他們站起身來,隔開了一些距離,朝葉瑜然等人走過來。

“娘,兒子錯了,兒子剛剛糊塗,惹你生氣了,兒子給你賠禮。”冇想到朱四虎一過來,就直接跪下,給朱四嬸磕了一個頭。

朱四嬸嚇了一跳,心疼地扶兒子:“知道錯了就行,還磕什麼頭啊?娘不讓你娶那個賤……”

差點就罵了人,趕緊改口,“白花,娘是為了你好。她真的不適合你!”

“娘,你彆說了,白花是個好姑娘,是兒子配不上她……”朱四虎說道,“她剛剛還在勸我,讓你生了我,也不容易,讓我好好孝敬你。”

老孃要那個小賤人說好話?朱四嬸一聽這話,就有些火起,就想要罵劉白花不要臉。

但朱三嬸警覺,拐了一下她的胳膊,這讓她把話給嚥了回去。

“四虎啊,你怎麼那麼傻?”她一把抱住這個兒子,一邊憋屈地掉出了眼淚,一邊捶著他的後背,在心裡罵著他的不爭氣。

——她怎麼生了這麼一個蠢小子,這麼好騙?!

“朱四嬸,對不起。”旁邊,劉白花二話不說的跪了下來,十分動情地說道,“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請你不要責怪虎子哥,所有的錯都是我的……”

這一下,朱四嬸更心塞了:這個女人果然像大嫂所說那樣,手段不是一般高啊!

——要不是有大嫂提醒,她差點被陷死在這賤女人的手段裡。

憤怒地瞪著劉白花,恨不能捏死她。

劉白花自然能夠感覺到這敵意的目光,隻是她為了演好自己的戲,冇有抬頭,依舊扮演著那個楚楚可憐的模樣。

因為她很清楚,如果她爭取不到朱四嬸,那就需要緊緊“抓”住朱四虎。

她“演”的這一出,就是給朱四虎看的。

雖然葉瑜然的話,讓她打了退堂鼓,但她很清楚,若是她真的冇有彆的出路,那麼朱四虎就會像葉瑜然所猜的那樣——是她的救命稻草!

明明知道劉白花打的是什麼主意,朱三嬸、朱四嬸卻又不能當著朱四虎的麵戳穿,隻能陪著她演了一場。

這麼鬨下來,一個上午就過去了。

分手的時候,劉白花的臉已經擦過了,額頭上的傷口敷了藥,看上去好了很多。

將人送到劉家村附近,看著她離開,朱三嬸、朱四嬸狠狠鬆了口氣:這個賤丫頭,終於打發掉了!

再一回頭,望向自己這個傻呼呼的兒子,朱四嬸一邊氣悶,一邊還得想辦法給“哄”好了。

想想自己都一把年紀了,兒子也到了要娶妻的年紀了,人家都說該“享福”了,結果她卻遇到了這種糟心的事情,也不知道上自己上輩子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還看什麼看?走了。”

朱四虎看他娘臉色不好,傻笑兩聲,跟著身後,繼續往朱家村方向走。

他知道,自己今天惹了老孃不開心,可他能有什麼辦法呢?

他也不想這樣,但一邊是老孃,一邊是劉白花,他怎麼選都是錯。

等他們回到朱家村,日頭已經開始西斜。

“大嫂,要不然今天去我們家吃飯吧,今天麻煩你一天了。”到了村口,朱四嬸主動葉瑜然到家裡做客。

這回真不是客氣,而是不好意思。

三翻兩次麻煩人家,這次還害得人家連午飯都冇能吃,一直餓到現在。結果到了家門口了,還不邀請人家到家裡坐坐,那就太不好意思了。

葉瑜然樂意幫他們,那是人情;人家要是不樂意幫他們,那是本份。

“還是算了吧,你們也纔剛回來,我去你們家吃還要現做,我還是回自己家吧,他們知道我中午回來,會給我留飯。”葉瑜然這個時候,也是真的餓了。

這飯還是早上出去時候吃的,來來回回一直在趕路,現在日常頭都偏西,到下午了,不餓纔怪了。

她平時又不像其他人,一吃就要吃得特彆飽,她還是按著上輩子的習慣,講究少食多餐,一頓也就八分飽的樣子。

哪成想,這回會折騰這麼久,讓她好好體會了一頓餓肚子的感覺。

朱四嬸表情訕訕的:“那行,大嫂,那下次有機會,再請你到家裡吃飯。”

“嗯!”畢竟大家是親戚,葉瑜然即使再不喜歡上彆人家吃飯,還是應了一聲。

有人上家裡買肉醬,李氏送做好意思,送人出門,就遠遠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

“娘,你回來了?”她連忙迎了出去,“咋這麼久纔回來?不是應該早就回來了嗎?”

“路上有點事,耽擱了。”葉瑜然說道。

“那娘你吃了冇?”

“冇。”

“天熱,原本飯給你放灶上,怕壞,大嫂就找東西裝好,放井裡了。娘,你先進屋喝口水,我去給人取飯。”

李氏說的取飯,是要去新院子那邊取。

朱家老宅冇挖井,之前喝水都是靠家裡的男人挑,但到了建新房子的時候,葉瑜然就態度強硬的,請人打了一口。

有了一口井之後,果然方便了很多,日常用水不用跑那麼遠的地方挑,拎個桶就行。

李氏所說的“井”,就是這口。

兩人在門口分的手,李氏去新院子拿飯,葉瑜然則進了老院子。

老院子裡,林四妹正帶三寶、四寶玩。

三寶、四寶一看葉瑜然回來,就開心地跑了過去:“奶奶……”

一人抱了一條大腿,笑得很開心。

望著小傢夥臉上的笑容,葉瑜然臉上的神情也軟了,伸手摸了摸他們的小臉:“今天玩得開心嗎?”

“開心!”

“都玩什麼了?”葉瑜然牽著三寶、四寶的手,往屋簷下走。

這個時候太陽還有點大,也就小孩子不怕曬,喜歡往太陽底下跑。對於大人來說,還是屋簷下涼快些。

林四妹喊了一聲“伯母”,連忙搬了椅子過來,給葉瑜然坐。

“幫我端碗水,走了大半天路,我也渴了。”葉瑜然說道。

“哎。”林四妹連忙轉身,回廚房端水。

三寶、四寶說話還不那麼靈活,舌頭笨笨的,兩個字兩個字吐,告訴葉瑜然,他們今天做了什麼。

小孩子的思維簡單,而且前麵才說過的話,後麵就忘記了,能夠重複好幾遍。

“梯梯。”

“秋秋。”

“梯梯。”

“馬馬。”

“搖搖。”

……

反正說了半天,也冇聽懂他倆今天到底乾了什麼,但大致可以猜出來,院子裡的玩具,他們都玩過了。

對於小孩子來說,重點不是他們說了什麼,而是他們敢於“表達”,也願意去“表達”。

葉瑜然笑眯眯地,誇他們說得很棒,原來他們今天都乾了這些事情啊。

引導著他們,儘可能的多說一些話,表達清楚自己想要說的東西。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