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氏若有所思:“四嬸又不是娘,我覺得這事難講。她要真嫁給四虎,四嬸不一定是她的對手。”

“最大的問題,不在你四嬸身上,是在四虎身上。”葉瑜然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地說道,“一個家庭能不能過好,不是看這個家的婆婆有多厲害,也不是看這個家的女主人有多聰明,更不是看這個家的男主人有多能乾,要看這個家的每個人,懂嗎?夫妻間的事情,隻能夫妻間來解決,要麼棋逢對手,要麼你強我弱,但你要強對地方。”

李氏問號臉,總覺得婆婆話裡有話。

“就像你跟老四,你會做生意,老四能夠掌握大的方向,你們倆有什麼事情有商有量的,互相包容,互相理解,你們才能夠安安穩穩過一輩子。就算你再會賺錢,要是老四不理解你,還整天在後麵抱怨你冇他冇麵子,你們倆能過下去?”

“呃……”李氏想像了一下,覺得夠懸。

就像公公、婆婆,兩個人老了老了,不是還鬨得分房睡了嗎?

雖然不知道中間出了什麼問題,但她不傻,公公進門出門,都有人跟著,明顯是出了什麼事情。

偶爾,她還會看到朱四、朱五兩個揹著大家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商量什麼。

公公每每看到他倆中的一個人跟著時,那表情也跟吃了屎似的,那叫一個難堪。

但李氏聰明就是聰明在這裡,知道公婆、母子、父子之間的事情,不是她這個“兒媳婦”能夠參與的。

葉瑜然吃完飯,李氏便道:“娘,你放在這兒,我去洗。”

拿了盆盛好,抓了一把草木灰,就拿著絲瓜瓤去洗了。

葉瑜然到後院轉了轉,露麵跟大家打了聲招呼,回屋躺了一會兒。

這大半天下來,她纔不得不服老:這身體啊,年紀大了就是年紀大了,體力跟年輕時候完全冇辦法比。

想當年她年輕那會兒,就算熬夜,第二天照樣能夠起來上班乾活。可現在就不一樣了,體力稍微大了一點,就會覺得疲憊,需要休息。

不過葉瑜然也知道,這不僅是年紀大了的原因,以原主家的家庭條件,這具身體年輕的時候生了那麼多孩子,又要操持一家老小,身子骨冇有她想像中的那麼好,也不意外。

本來隻是想小歇一會兒,結果再睜開時,已是傍晚。

晚飯的事情,不用她操心,自有兒媳婦忙碌。

飯桌上,葉瑜然宣佈了她認了一個乾女兒的事情,理由很簡單——看著很順眼,就認了。

一桌子的人,除了知道真相的李氏,以及還懵懂無知的三寶、四寶:“……”

大家反應到不是很大,認乾親什麼的,到也不是什麼大事。

晚飯後,葉瑜然撇開朱老頭,將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四個人,叫到了一邊說話。

她好好給他們上了一堂,什麼叫“家庭的責任”,生怕他們腦子犯軸,犯下跟朱四虎一樣的糊塗事。

“做為一個男人,上要對得起天,下要對得起地,中間要對得起自己的媳婦。她是你們自己娶進門的,是要跟你們過一輩子的人,你們自己不疼媳婦,誰替你們疼?”

“真要有人替你們疼了,你們就得急了。”

“我跟你們爹,年紀也大了,也不知道能夠陪你們多少年。大寶、二寶、三寶、四寶,慢慢他們也大了,你們也不可能陪他們一輩子。說到底,能夠陪你們一輩子,從頭到尾一直陪著你們,甚至入了祖墳還躺在身邊的,也就你們娶的媳婦。”

“你們想想,這樣的女人都不疼,你們還指望誰能陪你們一輩子?”

……

說到後麵,還把朱四虎當成“例子”,拿出來批鬥了一翻。

直到此,朱家的幾個兒子們,才突然明白,為什麼自家老孃會突然說這種事情。

他們就說嘛,他們都娶妻的人了,也冇什麼花花腸子,怎麼娘冇事講這種話呢?難怪,他們兄弟幾箇中,有人有了外心?

朱四、朱五:“……”娘,你確定說的不是我們爹?

都有說什麼樣的爹,就會有什麼樣的兒子,說實話,娘會突然說這樣的話,他倆也不奇怪。

——唉……有這樣一個丟臉的爹,他們能怎麼辦?

“娘,我們又不是四虎,我們早就成親了,誰冇事折騰這種事情?”朱大鐵憨憨地說道,“我要有那個精力,還不如多種幾畝地。”

“就是啊,娘。”朱二在旁邊點頭,“我們家這種情況,連一個婆娘都養不活,哪有條件養第二人?娘,你想多了。”

朱四、朱五:不,娘冇想多,爹已經給我們找了一個小娘,隻是還冇發展。

他倆望著對此一無所知的兩位兄長,有些同情。

——這大概就是他們娘說的,不知道事情真相,冇有發言權吧?

——看他們哥,這話說得,也不知道日後知道了爹乾的事情,臉會不會疼。

第二天,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幾個人下地乾活的時候,把隔壁房的朱三壯、朱四虎兩個人一起給帶上了。

一邊乾活,一邊在那裡“嘮嗑”。

朱大不是很能說,但做為朱家的“嫡長子”,他的話語權還是很大的。即使當年兩家曾經鬨翻過,現在他要說什麼,朱三壯、朱四虎都得老實站好了聽。

在古代,長兄如父這句話,不是白說的。

隔壁房的堂兄,那也是“兄”。

“做為男人,要有男人樣。男人樣是什麼,就是一個唾沫一個釘,說話算話。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得一步一個腳步,知道自己在乾什麼……”

朱大拿自己舉例,說他當年跟柳氏,那也是經過媒人介紹的,正兒八經相看過的。

他娶婆娘,除了他自己要看中,另一個就是他娘也要看中,為什麼啊,不就是為了家庭和睦嗎?

當他在外麵種地,忙了一天累得要死,誰不希望回去有口熱飯吃?

這要婆媳兩個整天對著乾,他乾了一天回去,還要麵對兩張臭臉,他還有心情乾活?

朱家的男人們,一個一個輪著上,給朱三壯、朱四虎“洗腦”,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才能夠當好一個有擔當的男人。

朱三壯是聽得雲裡來霧裡去,完全不知道幾位堂兄唱得是哪出。偏偏,不管知不知道,他做為“堂弟”,還必須得聽。

唯一知道“真相”的朱四虎,既心虛,又難堪。

昨天大伯母的反應,就已經讓他知道自己做了什麼“錯事”,冇想到今天,還要被其他堂兄弟“說教”。

——原來,他做的事情錯得這麼離譜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