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呀,你也真是的,每次來都客氣,下次我都不知道要不要讓你來了。”岑大娘拉著葉瑜然的說,又氣又好笑,“我知道你忙,難得盼你來一回,你一來就帶東西,以後要再這樣,那你還是彆來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盼著你的東西呢。”

葉瑜然笑道:“那哪成呢?你平時這麼照顧我家那幾個小的,我難得上一回門,不帶點好東西,以示謝意,我哪好意思上門?我這不是客氣,是禮節,是必須的。”

“什麼必須的?不年不節的,哪來的禮節?你家交的束脩費白交的?你那幾個小的,在我們家,吃的又不是我們家的東西?他們來的時候,哪回冇帶口糧?你啊,就是瞎客氣。”

“瞎客氣也是禮貌,大不了,我下回少帶點。”

……

兩個老婆子,手拉著手,在院子裡說了好一會兒。

岑先生主要負責的是教學,能說的自然也就是朱七的學習情況。可岑大娘不一樣,家裡家外一把抓,這學生的生活狀況,冇有人比她更瞭解了。

葉瑜然跟她聊天,也能知道不少學生的動向。

她怕幾個孩子報喜不報憂,有什麼事情都瞞著她,偷偷摸摸給解決了。雖然高興孩子長大了,但也希望多知道一些他們的情況。

岑大娘還好,有什麼情況,也會跟人家家長說。

比如她會心疼朱家的那兩個大孫子太懂事,小小年紀成天學習,除了學習還是學習。即使是玩,他們也會很節製,生怕浪費了現在的機會。

彆人家大一點的孩子,還知道到處跑,到處玩,他倆到好,即使是出去,也是帶著學習任務的。

“帶了什麼學習任務?”葉瑜然一臉好奇,也想知道這兩個傢夥,會有什麼“餿主意”。

“這我也不知道,”岑大娘說道,“反正就是有一回,我兒子給學生們留了一個題目,是關於市價的。當時有學生居然不知道雞蛋是兩文錢一枚,這可把我兒子氣著了,罵他不何不食肉糜……”

這事卻讓大寶、二寶上了心,他倆決定將安九鎮的物價全部摸了一個遍。

他們帶著朱七、岑光濟一起,還真寫出了一些個東西,雖然不是特彆完美,但也讓岑先生“驚喜”,把他們都誇了一通。

“那些大道理,我也不懂,反正我兒子的意思,做為讀書人,上至天文地理,下至一個雞蛋多少錢,這種事情都應該關注。上要對天,下要對地,要腳踏實地,才能夠做好事情。”

葉瑜然在旁邊點頭:“先生果然不愧是先生,說得太對了,這書生啊以後可是要當官的,要是他連一個雞蛋多少錢都不知道,以後當了官,還能治理好自己轄區的百姓?”

聽到兒子被誇,岑大娘十分開心,說得也就多了起來。

這麼一呆,一上午就過去了。

岑大娘還熱情的邀請葉瑜然留下來吃午飯,這個時候趕回朱家村,肯定錯過飯點了,還不如留在岑家吃了飯再說。

她來岑家那麼多回,也難得吃一回飯。

順便,也嚐嚐岑家人的手藝。

待葉瑜然離開安九鎮,回到朱家村,已經夕陽西下。她坐著牛車,給家裡帶了一些米麪之類的,順便再給兒媳婦和姑娘們帶了一些針線活。

“這個月底,老七他們就回來了,到時候你們收拾一下屋子,該準備的準備一下。”葉瑜然忙不迭的,給大家分配了任務。

天,越來越熱了。

隨著朱七、大寶、二寶、朱三的返家,一年一度的秋收也開始了。

做為書生,每天朱七帶著大寶、二寶唸完當年的書,就得戴著鬥笠,拎著籃子,和他們一起下地乾活。

一行三人自然幫不了什麼忙,但撿撿地頭遺落的穀子,還是可以的。

葉瑜然還給他們佈置了一個任務:“我聽岑大娘說,你們平時在書塾的時候,先生也經常給你們佈置一些任務,那我也給你們佈置一個。”

“奶,請說。”

“這段秋收時間,你們要算清楚,我們這種了多少畝地,收了多少糧食,還要搞清楚這一年到頭,這糧食到底是如何種出來的,又是如何變成大米飯,填飽大家肚子的。”

大寶、二寶:“……”

——這個問題,是不是有點太難了?

求救地望向朱七,卻發現自家七叔眼睛發亮地盯著正在割穀子,打穀子的幾位叔叔,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娘,娘,我能試嗎?我想試那個……”朱七望著幾位兄長,抓著穀子往方鬥裡那麼一摔,穀子就一粒粒落了下來,驚奇不已。

以前也看到過,隻是那時他是家裡的邊外人員,不允許參與這種活動。

朱七也不敢提,但現在不一樣,他在書塾呆了這麼久,先生經常“鼓勵”他的“主動性”,讓他的膽子多少大了一些。

他老早就想試了,自然也就問了出來。

葉瑜然看到他的樣子,有些失笑,喊了朱三,讓他帶朱七去打穀子:“既然他喜歡弄,你就讓他試試,盯著點,彆讓他搗亂,浪費糧食就行了。”

朱三一臉的喜意,應道:“好勒,娘。”

他的心情特彆好,因為他發現,即使他一年到頭不怎麼著家,家裡的收成似乎也很不錯。

尤其是原本,他娘負責的那畝水田,一排排整齊的穀子,明顯比旁邊地裡高了一個頭,結的穀粒也飽滿、豐富很多。

朱嘉也戴著鬥笠,出現在了朱家的地頭上,他望著被從穀粒壓彎了頭的稻子,羨慕不已:“朱老頭,你們家這畝地收拾得好啊,你看看,這一兜一兜的,可比旁邊的長得好多了。”

朱老頭同樣臉上有光,謙虛地笑道:“也冇好多少,就是看著長得高一些,其實我們種得稀,收得還不一定有人家的多。”

“那可不一定,”朱嘉看了看朱老頭家的地,又看了看彆人家的,即使不用數,賃著經驗,他就能夠感覺出來,“以前的老方法看似稻子挺多的,但每棵稻子上結的穀子少,還小,跟你們家的冇比。而且你們這一年到頭怎麼種的,我也看到了,這畝地不用天天澆水,隔幾天放一次水,盯著就行,可比我們輕鬆多了……”

不隻朱嘉跑過來看,不少聽到朱家開始收稻子的人家,都跑過來湊熱鬨了。

他們都想知道,今年朱家換新方法種的稻子,是不是收成真的會比以前要好。要是那樣的話,他們明年也跟著一起種。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