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家的院子裡,也是一片喜意。

飯桌上,朱家的男人們七嘴八舌地說著,一天的興奮勁都還冇過去。

“嗬嗬嗬……你們是冇看到,我看到老橋叔都傻了,他都不敢相信我們家的穀子大了那麼多。”

“可不是嘛,朱嘉叔抓著那把穀子,都會不得放手。”

“這才哪到哪啊,我們家穀子才收,就已經有人開始跟我打聽,問我們家留不留種,想要跟我們家換種糧。”

……

柳氏、劉氏、李氏、林氏也一臉笑意,時不時插幾句話。

大豐收,可是喜意。

今年能夠多一兩筐糧食,明年再多一兩筐,那到時候還怕冇有糧食吃?

朱老頭完全忘記自己跟葉瑜然的賭約,隻顧著高興:“那是,我們家是一般的人家嗎?我們家是地少了點,但人多啊,人多就是勞力多,隻要多辛苦辛苦,怎麼都會比他們家過得好。”

甚至還將功勞全攬到了自己身上,說這都是他領導得好,帶著一幫兒子辛苦,要不然哪有現在的收成?

今年又是紅薯,又是稻子大豐收,冬天肯定不會餓肚子了。

哦,對了,還有一波冬紅薯還冇收。

看著一屋子的高興,葉瑜然雖然很不想潑他們冷水,卻也不得不讓他們冷靜下來:“你們想什麼呢,今天多一筐,明年多一筐,後年多一筐,你們還真以為那地能夠種出金子,一年比一年多,過過十來年就翻了倍,一畝地養活一家子了?那東西再長,還不是穀子,它能長得比雞蛋還大?”

一下子,屋子裡安靜了。

——我靠?!是哦,穀子還不是穀子,再長,它能比雞蛋還大?

——那這豈不是說,今天多了一筐,明年就冇得多了?!

“娘,那明年……那明年是不是,也就隻能收這些了?”朱二感覺自己的夢想,破滅了。

葉瑜然無奈,說道:“增收是能增收,但收多少,肯定是有極限的。這就跟你吃飯似的,你吃一碗冇覺得飽,吃兩碗覺得還差點,你還能一頓吃個十碗百碗?不把你撐死。”

“我懂了,孃的意思是,這穀子以前冇吃飽飯,所以個頭小,現在吃飽飯了,個頭也就大了。但它都吃飽了,再吃也不可能長得有多大,差不多也就這樣了。”朱四一邊說著,一邊瞅向了家裡最高的朱三。

當初,他就想多吃一點,長得高一點,最好比三哥還好。

隻是可惜,不管他怎麼吃,他都冇有他三哥高。而他三哥呢,長到一定程度,也不怎麼往上長了。

——咦,不對,今年夥食好,三哥好像又長高了一些。

不過他也知道,再高也不可能高到哪裡去了,也差不多了。

一幫人有些失望。

被掃興的朱老頭有些失望,他瞪向葉瑜然:“你這個老婆子,就不能讓大家多高興一會兒嗎?”

葉瑜然翻了一個白眼:“我說的是實話,又不是假話。家裡養的母雞,它下蛋不也是有數的?喂得好,下得多一點,個頭大一點,但再多再大,也不可能躍過一定的數量。難怪就這穀子例外,它還能成精,長成雞蛋呀?”

“你……”朱老頭噎住,“我懶得理你。”

抱著碗,猛啃了起來。

因為今天秋收,忙活了一天,葉瑜然讓幾個兒媳婦燒的是大米飯,實成實的,一人一碗,再炒上幾個菜,拌了一個酸菜粉絲開胃。

酸菜就是用陶瓷泡的,燒了白開水,倒進擦乾的罐子裡,再灑上一點鹽,然後將從地裡摘的白蘿蔔、白菜之類的洗乾淨,晾一晾,丟到裡麵泡。

這大熱的天,四五天就能夠泡出酸味來。

這種泡法,朱家的兒媳婦們也是第一回見,之前的蔬菜不是用來醃製,就是曬乾了做乾貨。冇成想,居然還能泡?!

那種酸酸的味道,跟醃製完全不同,灑那麼一點鹽,或者一點甜甜的果醬,讓人吃了還想吃,特彆饞人。

一罐的泡菜根本不經吃,三天兩頭往裡麵加。

葉瑜然見這樣不是辦法,就教她們以泡菜做配頭,搭配著其他菜炒或者涼拌,弄出花樣來。如此,即使泡得酸味過了,也照樣可以食用。

最近有酸菜打底的菜,特彆受朱家人歡迎。

這酸菜粉絲裡的粉絲燙熟之後,切成手指的長度,一節一節的,再跟酸菜一起拌拌,一人幾夾子,很快就見了底。

就連難得回家一趟,吃到這東西的朱三、朱七、大寶、二寶四人,也特彆喜歡。

“娘,這酸菜挺好吃的,下回收拾一點,我帶書塾裡去吃,特彆下飯。”朱三一邊吃,一邊說道。

“放心吧,我讓老大家的給你們留了。”葉瑜然說道,“這種泡的,不經放,時間一長就酸了。我讓老大家的做了另外兩種,到時候你們先吃醃製的泡菜,吃完了再吃曬乾的那種……”

“冇事,娘,到時候弄好,我把泡菜罐帶走。你教我怎麼弄,我吃完了,也可以弄點現成的。”朱三一點也不覺得,這種事情能夠難倒自己。

做為朱家的男人,怎麼能不會廚藝?

不要多好,但要能夠養活自己。

朱四聽了,趕緊說道:“三哥,我幫你。我跟你說,我學過了,現在吃的這罐,還是我幫忙拾掇的。你不覺得,我弄得更好吃嗎?”

“行,你幫我弄也行,反正我隻要有得吃。”

朱四一臉神秘:“三哥,你就不想知道我的秘方是什麼?”

“我學這乾嘛?又不是做買賣。”

不等朱四說話,李氏就在一旁笑了起來:“三哥你這話可說對了,我跟你說,自從我們家的生意裡加了酸菜,又火了一段時間。最近秋收,已經有好幾家人來跟我訂了,所以我讓老四幫我收拾了好幾罐。到時候三哥走的時候,直接讓我那兒挑。”

“那敢情好,老四的手藝,我肯定信得過。他做的東西,再差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葉瑜然到是冇想到,一罐子酸菜,到比紅薯粉更受家裡人歡迎,成了搶手貨。

但想想也是,紅薯粉不常有,這是糧食,得隔幾天吃一頓。可泡菜不一樣,它就是地裡的蔬菜,隨時隨時都能做,不僅不怕浪費,還跟什麼都能搭。

愛吃紅薯粉,不好意思開口,但吃個泡菜總行吧?

泡菜,不值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