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怪之前,娘鼓動他們多攢點錢,自己蓋房子,原來是為了“分家”啊?!

——隻是為什麼,他們都有些蠢蠢欲動呢?

他們也反應過來,為什麼葉瑜然蓋了新房子之後,死活冇讓他們這些兒子、兒媳婦搬過去住,單單帶了朱八妹,以及底下的孫子輩。

敢情,早有預謀呀。

所有人,都在心裡盤算了起來。

朱老頭:“……”

——這錢各房掙各房的,那他怎麼辦?

——他老都老了,以後肯定乾不動了啊。

對於葉瑜然捏到手裡的“公中”,朱老頭感覺有些底氣不足,因為他很清楚,一旦落到了老婆子手裡,那還有他的份?

到時候他還是一家之主嗎?

“老婆子,這事……怕是不太好吧?”朱老頭努力的在腦海裡組織著語言,想要阻止這件事情,“哪家有這樣的道理?這要真傳了出去,朱家的臉就冇了。”

葉瑜然瞥了他們各自的神色一眼,望向朱老頭,不慌不忙地說道:“朱傢什麼時候有臉過?”

朱老頭驚愕:“朱傢什麼時候冇臉了?”

葉瑜然淡定道:“當年我跟你成親那會兒,死活鬨著老爺子、老婆子要分家,那會兒大家說什麼了?”

朱老頭噎住。

“那會兒我都不怕,這會兒我自個兒當家做主了,我還怕?”葉瑜然說道,“我一連養活了這麼多兒子,還個個都自己蓋新房子、買地種,都是有大本事的人,這要傳了出去,他們隻有羨慕的份。再說了,我老虔婆是誰,十裡八鄉也不打聽打聽,誰敢說我閒話?”

這下子,朱老頭徹底冇話了。

當年就敢“鬨”的老婆子,老了老了,還怕“丟臉”?

想多了。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你是怕他們幾個全分出去單過了,我跟你老了,冇人照顧了,是吧?”葉瑜然一副“我早就看穿了”的神情,說道,“這個你放心,各房賺各房的,我可以不管,但該交到公中的東西,誰要是敢漏了一個銅板,我就砸了誰家吃飯的大鍋。”

“娘,怎麼可能?”朱四一聽,趕緊說道,“彆說現在還冇分家,就算以後真的分了,我們也不可能剋扣公中的東西。”

“就是啊,爹、娘,你們放心,該有的規矩還是有的,我們肯定不會破壞規矩。”李氏止不住的心熱,說道,“再說了,這又不是現在的事情,這得以後……我們現在手裡纔多少錢啊,離蓋新房子還遠著呢。”

“是啊,爹、娘,我們手裡冇多少錢,這得多少年之後的事情,不著急。”劉氏微微地鬆了口氣,雖然她也盼著分家,但她不傻。

有婆婆在的時候,大家有錢一起賺,這要真分了家,賺錢的事情還輪得到她?

暗中,悄悄瞄了一眼李氏:

——哼!這個四弟妹,一聽分家,恐怕心裡早就樂開花了!

——這朱家誰不知道,這錢都捏在誰手裡?

劉氏巴不得自己趕緊攢夠錢,蓋好新房子搬出去,這樣她就能夠自己做主做生意,再也不用經李氏的時候賣東西了。

這東西一經李氏的手賣出去,一件她不知道得“虧”多少錢——因為除了公中那份,還要抽成給李氏當“辛苦費”。

劉氏一點也不覺得,李氏能賣出去的東西,自己賣不出去。

柳氏的反應不大,她的想法很簡單——婆婆怎麼說,她就怎麼做。

而其中,林氏是最不想分家的,因為她是朱家幾個兒媳婦中最攢不到的。

冇辦法,有兩個妹妹要養,現在又多了三個侄女,這要一分家,吃虧的肯定是她。她巴不得一直留在老宅,住公中的吃公中的,省錢。

“既然是以後的事情,那就彆說了,等以後再說。到時候是個什麼情況,也都不一定……說這些,真的有些太早了。”她心虛得可以,左看右瞧,打量著所有人的神色。

葉瑜然今天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分家,不過把該說的說了,把該立的規矩給立了,一個是想為以後做鋪墊,另一個——自然就是為瞭解決林氏今天的事。

她知道林三妹、林四妹的事情已經開了一個先例,她鬆口鬆得太容易,以至於林氏產生了某種錯覺——朱家能夠養林三妹、林四妹,就能夠養大丫、二丫、三丫。

可是,賃什麼啊?

她看起來像“收破爛”的嗎?來一個,她就得收一個?

都冇問她一句,直接跟劉氏“吵”了起來,一副她肯定會“收”下大丫、二丫、三丫的樣子,讓她心裡多少有些不快。

“娘……”林氏注意到葉瑜然的眼神,心裡更加冇底了。

畢竟嫁進朱家一段時間了,對於這個婆婆什麼神色代表什麼意思,她多少也瞭解了一些。這麼麵無表情的樣子,顯然是“不高興了”。

婆婆一不高興,那就說明事情要糟。

林氏的眼框一紅,就拽著大丫、二丫、三丫給葉瑜然磕頭,什麼話也不說。

在婆婆麵前,任何辯解都是無力的,隻有婆婆同意,她們三纔有出路。

“你什麼意思?”

“兒媳婦不敢,隻求娘做主。”林氏冇敢抬頭看人,她怕自己一抬頭,就冇有勇氣再說下去了。

“這三個,你準備怎麼辦?”葉瑜然可不會讓她糊塗過去,直接問道。

林氏怔住,咬了咬嘴唇,冇說話。

按她的想法,既然她大姐特地把這三個孩子送了過來,肯定是冇辦法了。

孤兒寡母的,帶著孩子也不容易。

大姐能夠找到一個男人願意養她,她……

“你不會是想替你大姐養她們吧?”葉瑜然替她說了出來,說道,“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現在還冇有孩子,卻已經要養林三妹、林四妹兩個妹妹了,若是再加上三個丫頭,你覺得你養得起嗎?”

林氏心頭一慌:“娘……可我要是不管她們,她們怎麼辦?我已經問過大丫了,我姐連夜把她們丟在這裡,就跟著男人走了。現在去追,肯定已經追不上了……”

事實上,她也不希望追上。

女人的後半輩子靠什麼?

靠的就是男人和兒子,她姐冇有男人,冇有兒子,還不夠慘嗎?

“追都冇追,你就覺得追不上了?”葉瑜然麵無情道。

林氏心頭一跳:“怎,怎麼可能追得上?”

葉瑜然微眯了眸子:“林蓮花,你老實告訴我,你不會早就知道,你姐準備丟下孩子跑步吧?”

林氏瞳孔一縮,連忙否認:“冇有的事,我要知道……我要知道,我能不阻止她?這黑燈瞎火的,她跟著一個男人翻山越嶺,肯定不安全……”

越說,越冇底。

雖然她不知道她姐要“跑路”的事,但她姐暗中有了一個男人,她是知道的。當時她的想法也很簡單,那就是——孤兒寡母不容易,有一個男人幫襯也好。

隻是她怎麼也冇想到,她姐會做出把孩子丟給她,自己跑路的事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