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老頭一開始也不明白,為什麼打短工會賺不到錢了,畢竟主家發的錢肯定比他們種地賣糧食賺的多。

但等到他自己真正去了才知道,一切都是他想當然了。

首先,主人會發多少錢,主家說了算。

其次,短工這種事情不是次次都有,得看運氣。

再次,也不是所有主人都會包吃包住,遇到那種不包吃包住的,你還得自己花錢找住的地方,弄吃的。

一年也就那麼兩三個月有短工可以打,像他們這種不會手藝活的,能夠選擇的也不多,不是下死力氣當“苦工”,搬運搬運東西,就是春耕秋種的幫主人乾地裡的活。

“我剛剛不是說了嗎,讓大寶、二寶認字,到時候讓他們去鎮上當學徒也是一條出路。”葉瑜然說道。

朱老頭搖頭:“恐怕不行,學徒冇你想的那麼容易,一個任打任罵都是師傅的,送進去了死活都不歸我們管;再一個,若真想要拜一個好一點的師傅,都得有點關係。我們家在鎮上冇有親戚,這條路走不通。那些有手藝活的師傅眼睛都長在頭頂上,要傳也隻會傳給自己的兒子或者侄子,輪不到外人。”

“冇有做過,你怎麼知道不行?”葉瑜然問道,“我問你,飯店招跑堂的,一個識字的跟一個不識字的,人家掌櫃會招哪一個?”

“識字的。”

“那不就行了?”葉瑜然做出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我就不信了,我把幾個孫子全部教了出來,就冇有一個抓到機會了。反正他們現在年紀小,冇彆的事情做,給他們一點事情做也好。等他們大了,能抓住機會的就抓住機會的,實在不行,再回來跟你種地,也不算晚。”

聽到她這麼一說,朱老頭似乎能夠接受了一些:“你也不早點說清楚,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真準備送他們上書塾。上書塾得多少錢啊了,一年的束脩都能買幾畝地了……”

葉瑜然嘴抽,冇聽他唸叨下去。

反正聽他的意思,就是讀幾年書塾的錢,都能夠給家裡攢十幾畝裡,讓幾個兒子都有地種了。

可是他有冇有想過,若是其中一個孫子考中了秀才、舉子乾什麼的,家裡不僅能夠免徭役,若再進一步,那就是進士,能夠當官了。

除開這些,有了功名再出去做事,也是一個名頭,外麵的人也不敢隨便欺負他和他的幾個兄弟,可以說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雖然葉瑜然不太清楚這個時代的進程,但曆史大體都是相似的,隻要有科舉,那麼裡麵的套路都是一樣的。

她上輩子上了那麼多曆史課,哪朝哪代不是當皇帝當官的說了算?

對於他們這種小人物來說,也不需要當太大的官,隨便一個秀才、舉子就夠用了。鄉下地方嘛,哪家出了一個有功名的讀書總是不一樣的。

當然了,這一些葉瑜然冇打算跟朱老頭講得太透徹,她也算是看出來了,這就是一個“封建家長”,腦袋一根筋。

他負責悶頭乾活就好,這個家她說了算。

李氏聽到這裡,有些淡淡的失落,她也說不出來是為什麼。

——原來,婆婆冇打算送幾個孫子上書塾啊!

——想想也是,家裡那麼窮,也冇錢送。

——不過能夠讀書識字,就能夠到鎮上的飯店裡當跑堂嗎?

李氏有些忍不住期待了起來。

她看不到更遠的地方,但她知道,這是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在心裡默默的期待著:孩子,你等著,娘就算是拚了命了,也會給我爭到這個機會。

想到其他的幾個妯娌,隻有她和大嫂有了生養,李氏就更加信心十足。

彆的先不說,現在她的孩子隻要打敗大寶、二寶兩個,他就有機會了。

她甚至在心裡決定,她一定要讓娘給她也把小灶開起來,這樣她就可以等孩子一出生,就教給孩子了。

她的兒子從出生時就開始學,怎麼可能比不過這麼大了纔開始學的大寶、二寶呢?

“嗬嗬嗬……”她想得有些出神,開心得笑出了聲來。

“你在這裡乾嘛?”聲音雖然有點小,但不好意思,葉瑜然跟朱老頭的談話已經結束,李氏的聲音再低,她也聽見了。

“娘?”李氏嚇了一跳,趕緊想跟葉瑜然解釋,她是來抓包的。

可惜,她找了一圈,冇找到林氏的人影。

林氏可冇跟她似的走神,所以她一見公公、婆婆談完了,趕緊提前偷溜。

當她看到不遠處的李氏時,心頭一跳,隻是李氏當時不知道在想什麼,一副美得不行的樣子,她來不及多想,聽到公公離開的腳步聲,連忙腳不停的離開。

葉瑜然:“說吧,你在這裡乾嘛?”

“娘,如果我跟你說,其實我是來抓偷聽的人的,你信嗎?”李氏乾巴巴地說道。

“嗬!那你說,你來抓誰的?”

“林氏。”為了自證清白,李氏指著一個地方就說,“剛剛她就站在那裡,真的,娘,她剛剛就站在那裡,我是跟著她過來的。”

“嗯哼!那她現在人呢?”

“我也不知道呀,剛剛我還看到她站在那裡,我本來想提醒孃的,結果一走她他就不見了。”

“你冇事走什麼神呀?聽到了什麼事情,讓你這麼美滋滋的,這種關鍵時刻還走神?”

“冇,冇有,我什麼都冇有聽見。”李氏自然不敢承認,能看到孃的神情,她又不敢完全否認,連忙解釋了幾句,“也不是了,就是聽到……娘說要給家裡的小孩子啟蒙。我一想到我肚裡的孩子,以後孃也會幫著啟蒙,所以我就開心。”

說到後麵,還不忘記誇葉瑜然,說要不是娘好,有娘幫著啟蒙,他們也占不到這種巧。

能夠嫁給娘做兒媳婦,簡直就是她上輩子燒了高香,人家家裡想要認個字什麼的,得去書塾交錢,也隻有他們娘厲害,自己就會認字。

難怪當年她娘聽到她要嫁進朱家,高興得要死……

葉瑜然對於李氏這麼胡扯的話,感覺到好笑。在原主的記憶裡,當初李氏要嫁過來的時候,李氏她娘還以為是朱四耍了手段,占了她女兒便宜,李氏纔會要死要活嫁進來,要找朱四算賬呢。

原主也不是一個好“欺負”的,直接扛著傢夥就出去,跟李氏她娘打了一架。

不過就算是這樣,當孃的熬不過女兒,還是讓李氏成功嫁進來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