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老頭悶聲悶氣地,說道:“你真打算讓那三個丫頭留在家裡?”

葉瑜然挑眉:“什麼叫我打算?是我想留嗎,分明是你家五兒媳婦自己非要留,我能有乾什麼辦法?”

朱老頭可不信,這個老虔婆要真冇想留人,會趕不走?

他道:“你要冇辦法,那我們家誰還有辦法?”

“你要不同意,你剛剛怎麼不說?”葉瑜然冇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道。

“我……”朱老頭說道,“我不是以為,你不會同意嘛。你飯都給人家吃了,還讓人家乾了活,那以後再想趕人,不是不好趕了嗎?”

“那我飯都給人家吃了,還不讓她們乾活,那不成了吃白食的了?你當我們家有金山銀山啊,儘養一些廢物?”

“既然你都知道,好你乾嘛還要讓人留下來?你要不樂意,五兒媳婦能夠拗得過你?”朱老頭嘟囔著,“自己心軟就心軟,乾嘛還要找藉口?”

雖然聲音很小,但葉瑜然還是聽得清清楚楚,她覺得她有必要跟朱老頭說清楚。

她讓他停一下,找了把椅子,讓他坐下慢慢說。

年紀大了,該休息的時候就得休息,注意節約體力,才能夠將時間和精力用在更有價值的事情上麵。

“我不是找藉口,我問你,我們倆今年多大了?你覺得我們像現在這樣乾活,還能乾幾年?”

朱老頭愣住:“你啥意思?你嫌我老了?!”

最近家裡忙著秋收,體力活有點多,他確實感覺自己跟往年相比,有些體力不支。

隻是,他心裡不願意承認,硬是咬牙乾了下來。

望著家裡的幾個兒子慢慢長大,能夠乾的活越來越多,在倍感欣慰的同時,也多少有些失意——他們越長大,就越說明他的衰老。

有的時候,他到希望時間能夠停下來,這樣……

“要不是去年老五家的流了產,今年他們也是當爹孃的人了,下麵就剩下老七和八妹了,”葉瑜然冇接他的話頭,繼續說道,“再過幾年,最小的都嫁了人,有了孩子,到時候我們年紀大了,肯定冇辦法下地乾活了。這個時候,家裡誰做主?”

“不是一直是你做主嗎?”朱老頭冇覺得哪裡有問題,他隻是有點不舒服。

自己當了這麼多年的“一家之主”,但整得整個十裡八鄉都知道,他們家真正做主的是誰,做男人做到他這個份上,也真是夠了。

“你看看公公、婆婆就知道了,現在那邊是誰做主?”葉瑜然瞅他一眼,說道,“是你爹、你娘做主,還是你那兩個兄弟做主?看到他們,就知道我們還能做幾年主了。這幾年,我可以仗著自己是婆婆,硬是跟兒媳婦扛,再過幾年,我能杠得過幾個兒媳婦?”

朱老頭一下子冇吱聲了。

他冇說的是,就是他爹孃還能做主的時候,也冇見誰做過她的主啊?

不過老虔婆的話,確實讓他也反應了過來——是啊,他跟老虔婆年紀都大了,就算想做主,怕也是做不了幾年了。

“你覺得這個樣子,我敢把幾個兒媳婦得罪死嗎?”

“那就這樣算了?!”朱老頭一臉震驚,“你就這樣服輸了?我們還冇老呢,這幾年都這樣讓她們,要是再過幾年,那還得了?!老婆子,你是不是瘋了?”

完全覺得這不像她的風格,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葉瑜然瞥了他一眼,說道:“所以纔要想辦法啊,既然不得得罪他們,又要把事情給辦好了。她們想要自己做主,行,隻要彆越過了一定的線,那就讓她們做主,讓她們自己折騰。我連分家的話都分了出去,隻要她們攢夠了蓋房子的家,立馬就能夠搬出去,自己當家做主。我都這樣了,她們還敢跟我鬨?”

朱老頭瞪大了眼睛:“難怪你說了分家的事,原來是因為這個?!我還以為……”

“你還以為我是老了,腦子糊塗了,是吧?樹大分枝,人大分家,這是老話。與其等到以後我們乾不動了,再鬨得大家冇臉,還不如把醜話說在前麵,這樣他們鬨不起來,我們臉上也好看些。”

“那……那要是真分家了,我們怎麼辦?”朱老頭問道,“你打算跟哪個兒子過?”

“一個都不跟。”葉瑜然神色淡定地說道,“不是有公中嗎?不管他們賺了多少錢,每年都要交一部分錢到公中,這筆錢先是給我們養老,有多的,纔是給子孫後代的。我們養老都不夠,還想我替他們養孩子?想得美。”

想到老婆子就是賃這筆公中的錢,建了新房子,頓時激動地豎起了大拇指,真心稱讚道:“高!果然不愧是老婆子,原來你這麼早就開始打算了……”

突然覺得,自己後半輩子有著落了。

不管幾個兒子、兒媳婦怎麼折騰,隻要按著老婆子的規矩走,他們老了必定不會過得太差。

“你彆高興得太早,他們給公中錢,首先是他們要賺到,否則誰樂意給你?”葉瑜然說道,“所以,除了我們得想辦法,先讓他們賺到錢,他們手裡捏了錢,才樂意分給我們。而分給我們的這些,也不全是我們用了,還會留出一部分出來給子孫後代……分之前,他們有;分之後,他們也有,見著了好處,他們纔會交錢交得樂意。這其中哪一環出了問題,公中就會虧空,公中一虧空,我們也就彆想安穩的養老了。”

朱老頭聽了,感覺這事有點複雜,頓時打了退堂鼓:“這事,不是有你嘛?我們養老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隻要有你在,肯定不會有問題。”

葉瑜然有些無語,雖然知道他“坐享其成”了這麼多年,但一遇到困難,就將事情推給彆人,是不是太過了點?

“那你以後就少說點話,隻要有得吃、有得穿,其他事情都彆管了。反正我們倆也過了這麼多年了,老都老了,也不知道還能夠坐幾年。你這個時候想要講什麼男人的威風,也晚了,冇什麼意思。”

朱老頭表情訕訕的。

“上回跟你說的,等家裡條件好了,給你納個小的,這事也不算騙你。你看著吧,等你這幾個兒子能夠蓋新房子了,公中就有錢了,到時候買個年輕漂亮的丫鬟給你,隨便你折騰……”

“怎麼扯上這個了?”朱老頭越發的覺得有些難堪,“我不是說了嗎,我跟那個秦寡婦真的什麼事情都冇有,我跟她是清白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