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扯上這個了?”朱老頭越發的覺得有些難堪,“我不是說了嗎,我跟那個秦寡婦真的什麼事情都冇有,我跟她是清白的。”

“你想清白,但人家不一定想清白啊。”葉瑜然神色不變地說道,“我們家又是蓋新房子,又是豐收,她一個寡婦帶著孩子過了那麼多年了,過得那麼艱難,現在都還冇討兒媳婦,會不想走點捷徑?要不然這村裡那麼多男人,她不挑,我老虔婆的名頭那麼壞,她還敢挑上你,為的是什麼?”

“你這話,怎麼說得那麼難聽?我身上,就冇點能夠拿得出手的東西?”

“有啊,”葉瑜然說道,“有房有糧,耳根子又軟,要是跟你成了事,不都什麼都有了?”

“你……”

葉瑜然直接戳破,完全冇給他留麵子:“不是嗎?最近你是冇主動找人家,但人家有主動來找你啊,還知道避開你的幾個兒子,偷偷摸摸的找,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

“你……怎麼知道?”朱老頭明明記得,那幾回,朱四、朱五都不在,怎麼可能會被看見呢?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

“啥意思?”

“就是要想彆人不知道,就彆做,隻要是做了,這個世界上就冇有不漏風的牆。”葉瑜然當然冇聽見有人說,不過是炸這老頭罷了。

冇成想,還真炸出來了。

——唉……人家當寡婦的不死心,她能有什麼辦法?

——隻有千日做賊的,哪有千日防賊的?

葉瑜然早就知道,這事防一天是一天,但要想萬無一失,還是得從朱老頭的身上下功夫。

隻要男人能夠管住身下的二兩肉,任是彆人勾勾搭搭,那也是銅牆鐵壁,無從下手。

但要是男人管不住,嗬嗬,她就是攔得再緊,照樣能夠藕斷絲連,把事給成了。

朱老頭本來隻想說說呂家三個丫頭的事情,冇想到說著說著,就扯到了自己身上,那滋味彆提多難受了。

他不知道老婆子知道了多少,也不敢辯解,反正他隻認了一個死理——他跟秦寡婦冇有身體上的接觸,那就是清白的。

另一頭,林氏聽到林四妹的“建議”,也覺得是個好辦法。

吃過早飯,將手裡的活忙完,就跟葉瑜然請了假,要跑呂家村一趟。

她牽著呂大丫、呂二丫、呂三丫的手,到了人家村口上,還特地收拾了一下,讓自己四個顯得更加“狼狽”一些。

然後,這才哭天喊地地進了村。

“呂狗才,你給老孃出來——”

“我可憐的大姐啊,你死得好慘啊!”

“呂狗才,你個不是人的東西,今天你們要家不給我一個交待,老孃要跟你拚了!”

……

聲音嚷得特彆大,恨不得呂家村的人,全村都能聽見。

她知道這個時候,正是秋收的時間,但因為她來的正是飯點的時候,即使全村的人在忙,回來的也有大半。

也不知道是該說她運氣好,還是不好,呂家村的人到挺多的,偏偏呂狗才家因為冇有勞力,這個時間點基本上都還在地裡。

她這一嗓子,呂狗才家的人冇出現,到是村裡其他看熱鬨的,出現了七七八八。

“咦,找呂狗才家的?”

“不是吧,呂狗才家又乾嘛了?”

“誰知道,他們傢什麼時候安寧過?自從那個馬三娘嫁進了門後,你看他們家哪天不熱鬨?”

“聽說,前幾天,馬三娘纔跟呂狗纔打了一架,抱著新生的娃,就回孃家了。嘖嘖嘖……那一架可真夠熱鬨的,要不是她生的是個兒子,估計才就被狗才他娘給趕出去了。”

“她又不是林大妹那個蠢婆娘,瞧著吧,他們家冇爭出一個輸贏,還能有得鬨。”

……

不過林氏這回上門,說是找呂狗才的,但她也知道自己的本事,冇有直接殺到呂狗才家,而是跑到了呂家村裡正的家門口。

哭天喊娘,為林大妹喊冤。

呂裡正忙了大半天,好不容易回到家裡,能夠喘口氣了,結果這一嗓子過來,冇把他頭疼事。

“這又是哪家?!農忙的時季,不好好秋收,鬨什麼妖蛾子?!”完全不想喊,喊了兒子呂旺才,讓他去。

呂旺才端著飯,也不太樂意,但自家爹吩咐了,也隻能放下。

他囑咐他婆娘,記得看著他的飯,彆少了。

要不是因為秋收,要下死力氣乾活,這碗實打實的乾飯,一年也吃不了幾回。

對於呂旺纔來說,這碗飯還是十分“珍惜”的。

“誰啊?”打開院門,不耐煩地問道。

林氏一眼就認出了,眼前這人是誰,心裡首先就生了一份怯意。但一碰到身邊的三個丫頭,一咬牙,隻能悶著腦袋往前衝了——學著往年林老太撒潑的樣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嚎啕大哭起來:“我可憐的大姐啊,你死得好冤啊——你啥也冇乾,怎麼就讓呂狗才那個狗東西給弄死了?嗚嗚嗚嗚……老天爺不長眼啊,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呂狗才家的?”呂旺才一聽這個名字,更不高興了,他仔細地辨認著眼前的女人,覺得有些眼熟,就是一下子冇想起來是誰。

至於林氏身邊的三個丫頭,彆怪他眼拙,認不出來,實在是他一個大男人,不可能整天冇事盯著人家家裡的小姑娘看。

他隻知道呂狗才家裡有三個被“虐待”的小丫頭,骨瘦如柴,聽說挺慘的,長啥樣,卻不曾注意過。

現在這年頭,哪家都不容易,隻要冇鬨了跟前,他也懶得管彆人家的閒事。

“對,就是呂狗才家那個狗東西,當年他求娶我大姐的時候,那叫一個誠意十足,說好了會好好待我大姐。可是誰知道,他翻臉就不認人,跟一個狐狸精攪合在了一起,還將我姐塞給了狐狸精的前夫做‘賠禮’。”林氏將早有準備好的劇本,給“唱”了出來,嚎道,“這是哪家的理啊,自己做了虧心事,睡了彆人的婆娘,賃什麼讓我姐以身抵債,賠給人家?”

“你大姐是哪個?”呂旺才一時之間有些糊塗,馬三娘不是行三嗎,怎麼變成“大姐”了?

冇辦法,不能怪他一直往馬三娘身上想,實在是最近馬三娘跟呂狗才鬨得厲害。

之前要死要活,拋夫棄子的非要跟人家呂狗才過,還給人家生了一個兒子。

不料這兒子才生冇多久,就有些後悔了,嫌棄人家呂狗纔沒本事,家裡條件不好。

這事簡直了!

呂狗才家的那一筆爛事,現在一提,他腦袋就炸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