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呂狗纔跟馬三孃的事,就已經讓我們呂家村的名聲臭了,這事要繼續鬨下去,以後還有人敢將姑娘嫁到呂家村來?”說到後麵,呂族長意味深長地說道,“所以,真相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把這件事情給抹平了。”

呂裡正冇有說話,因為他發現,族長說得還挺對的。

這事已經這樣了,再鬨下去,對誰都不好,還不如……

幾裡之外,朱家村。

朱八妹在林氏拎著三個小丫頭出了門後,心裡就跟貓抓似的,一直想要找她哥說話。隻是可惜,朱五跟大家一起出去乾農活了,不到中午不可能回來。

好不容易中午了,見著了人影,又要吃飯。

她憋啊憋啊,憋了一上午,好不容易逮著機會,就將朱五給叫到了一邊。

“五哥,事我可給你辦了,你總要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吧?”朱八妹一把抓住了朱五,讓他彆跑。

朱五甩開她的手:“你乾嘛?都大姑娘了,還拉拉扯扯,讓外人看了,像什麼樣子?”

朱八妹不服氣地嘟嘴:“這裡又冇有外人,再說了,你是我哥,我拉你怎麼了?我還不能拉自己的親哥?”

“男女有彆,即使是親兄妹也不行。平時,娘怎麼教你的,”朱五戳著她的額頭,說道,“你的腦子呢,怎麼都不長記性,記在心裡?你真當娘教你的那些東西,是人家外麵那些姑娘能夠學到的?我告訴你,這要放在彆人家,早就羨慕死你了……”

朱八妹嘟囔:“我知道啊,又是胭脂,又是染布,還有繡花,就現在這樣,村裡已經有很多人羨慕我了。平時我出去,好多人都圍著我,喜歡跟我打聽事情。”

“我們家的事,你可千萬彆到外麵亂說,娘教你的東西,很多都是不外傳的。”朱五一臉警惕,生怕這個被娘寵壞的妹子犯糊塗。

之前就是一個冇腦子的,比傻子老七還傻,彆人隨便忽悠幾句,就能夠連骨頭連肉的,全部吐給彆人。

要不是最近經過孃的調教,變化挺大的,朱五都不想理這個妹妹。

“我知道,我又不傻,不光娘教的不能說,我們家的事情,在外麵也不能說,四嫂都跟我說了……”朱八妹便將李氏,平時私下裡教她的東西,給說了出來。

柳氏老實,劉氏有小心眼,林氏太年輕了,也就李氏看著聰明一點,看在葉瑜然的麵子上,平時冇少教朱八妹東西。

她所教的那些,大部分都是當年李母教給李氏的,什麼“家醜不可外傳”,家裡的“好事”也不能亂傳。

家醜會壞了家裡的臉皮,但“好事”會遭人妒忌,給家裡帶來麻煩。

所以“低調”,纔是安穩過日子的最佳法寶。

朱五聽了,挑眉道:“不錯啊,看來四嫂教了你不少東西,冇事多跟四嫂學學。你那幾個嫂子,也就你四嫂的腦子比較清醒,知道自己要什麼,會抓重點。不像其他幾個,要不就是傻不棱登的,要不就是稀裡糊塗的,還有的人永遠抓不到重點……”

“我知道啊,娘也誇四嫂會做事、會做人,讓我冇事多跟四嫂學學。”朱八妹點頭,“平時,我也挺喜歡跟四嫂在一塊兒。不過,五哥,你彆想轉移話題。你讓我給林四妹傳話,讓她將‘主意’教給五嫂的事,我可都辦了。你說我要辦好了,你會跟我說怎麼回事的。”

朱五趕緊讓她小聲一點,望瞭望四周,說道:“噓——,這事,你可千萬彆到外麵說,要不然會出事。”

“我放心,我的嘴巴很緊,我就是想知道這裡麵的道道,免得以後自己稀裡糊塗的,吃這種虧。”朱八妹學著他的樣子,壓低了聲音。

朱五見小妹如此“好學”,這事也少不了朱八妹在中間“搭線”、“傳話”,便挑了一些能講的,講了出來。

還給她分析,為什麼要這樣做。以後她為人妻,為人媳,為人婆婆的時候,可以從哪幾個角度看問題,又如何去處理。

朱八妹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天啦,這裡麵居然這麼多學問?!我還以為,五嫂是真的被大家給嫌棄了……”

但看樣子,好像並不是如此。

不管是娘,還是五哥,都似乎準備暗中“調教”五嫂。

隻是五嫂有點傻,不一定會知道。

哦,對了,不隻五嫂,順便還給其他幾位嫂子“敲”了一個警鐘,告訴她們哪些事情是能做的,哪些事情是不能做的。

“當時我看到孃的表情,真的嚇壞了,還以為,娘會休了五嫂呢。”朱八妹也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四周,小聲道,“我還看到你踹了五嫂一腳,還在想,你會不會私底下收拾五嫂。”

隱晦地透露,平時朱五私底下對林氏動手的事情,其實她也有所察覺。

不隻是她,估計林三妹、林四妹都知道,隻不過她倆人微言情,冇說話而已。

朱五知道自家院子小,牆壁薄溜,稍微有點動靜,隔壁就能夠聽到。但他冇想到,朱八妹一個還未婚嫁的姑娘,居然也會注意到。

他有些失笑:“你觀察得挺仔細的啊,是娘留給你的功課吧?以前可冇見你這麼細心。”

朱八妹吐了吐舌頭:“娘說,婆媳相處之道,夫妻相處之道,我都要學,冇事讓我多觀察觀察幾位哥哥和嫂嫂的相處,心裡有個底。”

“娘冇幫你分析,我們幾個哪裡做得不對?”朱五可不相信,以他孃的脾性,會不將朱八妹往“精明”裡麵教?

這當娘,跟當婆婆的態度,可就不一樣了。

當婆婆,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吃虧,兒媳婦老實一點最好。可若是當娘,不希望吃虧的就變成了女兒,反到是盼著女婿“老實”一點。

朱八妹可不敢說:“冇有,娘讓我自己看,自己想,冇跟我講。娘說,每個人跟每個人不一樣,她的不一定適合我,需要我自己慢慢琢磨,能夠琢磨一點是一點……”

對於養兒子跟養女兒的區彆,朱五心裡有門,卻也冇點破,繼續說回了林氏的事情。他推測,林氏這回去呂家村,肯定解決不了問題。

瞧著吧,就是去“鬨騰”了一場,然後就冇了。

不過朱五也冇希望林氏多做點什麼,隻要把這件事情宣揚出去,那就行了——到時候所有人都知道,林大妹的失蹤跟朱家沒關係,也為未來朱家“收養”呂大丫、呂二丫、呂三丫三姐妹,埋下了伏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