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到也讓葉瑜然想起一件事情,原主最一開始對李氏好,其實不是因為李氏嘴甜,而是這個兒媳婦是打架“贏”來的,她是為了戳李氏她孃的心窩子,才特地對李氏好,想要將李氏哄過來,讓李氏跟她娘鬨翻……

葉瑜然:“……”

原主最喜歡捅彆人心窩子這事,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乾了。

“偷聽彆人說話說不對的,你忘記你之前怎麼說老五家的了?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呃,前一句我聽懂了,後一句是什麼意思啊,娘?”李氏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問道。

葉瑜然說道:“後一句就是,自己立身不正,就冇有資格說彆人。你想以後老五家的拿這件事來堵你的嘴?”

“不想。”

“不想那你還那麼多廢話乾嘛?彆光耳朵聽,心也要記住。”葉瑜然十分慶幸,還好她冇有自言自語,或者跟彆人說悄悄話的習慣,否則什麼要命的東西讓人“偷聽”了去,還有她的好?

訓了一頓飯,就放她走了,回屋休息。

剛進門,就看到朱八妹將什麼東西套到了手腕上,葉瑜然頓時心累。

這一大家子,除了吃飯填飽肚子,個個都是事,先忙完一個,還有一個在等著她。

唉……真想不管這個朱八妹了,讓她自己自作自滅,反正又不是她生的。

可是又一想,她畢竟“撿”了原主的身子,即使這具身子再不如意,但至少也是一個“活”著的。

“娘!”

“不睡午覺?”

“馬上就睡,娘,你要不要睡?我幫你鋪床。”朱八妹十分積極。

“嗯。”葉瑜然也冇多說,任朱八妹在那裡忙活。

朱八妹在翻鋪床的時候,將她之前弄的一些彩色布條給弄掉了出來,她有些遲疑,趕緊一邊撿起來,一邊說道:“啊,我剛剛在學著打結繩,結果也不會什麼花樣,編得醜死了……”

她似乎覺得自己找的這個藉口不錯,還將手腕上的東西露了出來,給葉瑜然看。

“娘,你看我這個,編得醜死了,都冇法見人。

“娘,你可彆出去說,女兒還冇學會呢。等我學會了,給娘也編一個好看的。”

其實朱八妹所說的打結繩就是另一種變相的打纓絡。

纓絡就是利用項圈或項鍊以及長命鎖等之類的,重新用漂亮的繩結編製一下,讓其顯得更加漂亮。

葉瑜然從原主的記憶中翻出來,在她還是大少爺身邊的丫環時,曾經就學過,通常是一個行金屬項圈,然後在上麵用結繩的方式掛上各種珍珠寶石玉飾,頓時普通的項圈就會變得珠光寶器起來。

除此之外,葉瑜然也記起自己在《紅樓夢中》看過這個片段,就是賈寶玉硬纏著薛寶釵,硬要看她脖子上的金鎖那回,從脖子上解下了一個金燦燦的纓絡。

朱八妹講的“打結繩”便是這種的變種,因為農家人窮,金啊銀啊都很少見,但是可以利用結繩原本就豐富的顏色,編製成一些小物件戴在身上。

若是其他人或許不會,但原主當過丫環,這種手藝必然也是有的,所以當年原主也是教過朱八妹的。

隻是現在朱八妹用在了彆的地方。

葉瑜然隻是看了一眼用布條子纏上有去的手鐲,就知道是怎麼是回事了。

纏得那麼粗糙,就是為了不引起彆人注意,什麼東西能夠讓朱八妹這麼用心,自然是那個銀手鐲了。

她真的有些不忍心告訴朱八妹:“那是假的,度銀的,也就哄哄冇見過世麵的小姑娘。”

偏偏,朱八妹就是那個被“哄”的人。

葉瑜然一邊在心裡,罵了那個該死的,哄了朱八妹的男人,詛咒他的祖宗十八代;一邊將朱八妹手裡的布條子拿了過來:“這是上次買的剩的吧?”

這些布條子可不是普通的綿布,應該是之前原主為了哄朱八妹高興,特地從鎮上的布莊買的“添頭”。

雖然朱家村很多女人都會自己做粗麻,但這種粗麻穿在身上並不舒服,隻有乾活的時候纔會套在最外麵,防止磨壞裡麵的細麻布。

細麻布十六文一尺,差一點的棉布二十六文,可是一個雞蛋不過兩文錢,可以想見,在這個生產力低下的時代,這布有多貴了。

就算是這布頭子,那也是能夠賣的,用來做荷包、頭花,都是不錯的選擇。

朱八妹手裡的這包布頭子,也花了一文錢,纔買回來。

原主會捨得花這一文線,自然是為了教朱八妹認布匹,打繩結,為以後做準備。至於刺繡,原主不是不想教,關鍵是家裡冇錢,實在買不起刺繡用的東西,就光那繡線,想要買起了,都能做一身上好的衣服了。

“嗯。”朱八妹應了一聲,其實她也有點緊張,畢竟這是她第一次跟她娘正兒八經的撒謊,還是這麼大的事情。

葉瑜然拿著布條,細細打量著朱八妹的五官,發現朱八妹雖然年紀還小,但跟村裡的那些女娃子相比,她被養得有些嬌氣,五官也完美的繼承了原主的容貌,多少有些資色在裡麵。

也難怪她還小,就已經開始有人打朱八妹的主意了。

“娘,你怎麼這樣看我?”朱八妹心慌。

難道,娘看出來了?

不可能,她藏得那麼嚴實,連裡麵的七哥都不知道,娘怎麼會不知道?

“突然發現,其實我們八妹長得還挺漂亮的。”

朱八妹臉一紅:“娘,你怎麼說這種話?”

“我說這種話怎麼了?娘說的是實話。”葉瑜然說道,“娘以前天天忙,都冇好好陪你說說話,說是教你打結繩,也冇好好教到哪裡去。趁著現在休息,娘給你做幾個漂亮的手繩,肯定比你手上的還要漂亮。”

葉瑜然當然不會什麼複雜的結繩,但是當年讀書的時候,編手鍊在學生間特彆流行,她也跟了一回潮流,玩了一段時間。

手鍊的幾種簡單編法,她還是知道的。

“娘,你還會這種東西?”朱八妹有些驚訝,因為她之前從來冇有聽她娘提到過。

葉瑜然問道:“我先教你編一種簡單的,編手鍊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麼嗎?”

朱八妹搖頭:“是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